›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1日

【7.1遊行】歷來最多!55萬人上街促查6.12警暴

最後更新: 0701 22:59 / 建立時間 (HKT): 0701 00:30

【新增動新聞】
因為惡法,有人流汗、流淚、流血甚至犧牲。7月1日,港人無懼34°C暴曬高溫再上街。民陣在遊行開始前,宣佈以遮打道為終點。《蘋果》不論風雨,一直同路,繼續與港人齊站最前線,直擊全程;除沿道報道遊行隊伍,更首度在銅鑼灣波斯富街軒尼詩大廈擺設《蘋果》直播站,並邀請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任嘉賓,還有走上街頭的你,現場目睹港人再創奇蹟,並分享見解。

相關新聞:【7.1上街】遊行者逼爆銅鑼灣有商場關門 良心老闆讓員工提早下班撐遊行

2232

由前港大學者鍾庭耀領導的香港民意研究所表示,經過銅鑼灣波斯富街與軒尼詩道交界行人天橋底的人數為104,920人(由下午2時55分至晚上7時15分,由「荃灣聖芳濟中學研究隊」負責);經過灣仔軒尼詩道與軍器廠街交界行人天橋底的人數為233,848人(由下午3時50分至晚上8時54分,由「一群熱心的老師及學生研究隊」負責)。

2219

警方稱,高峯時有19萬人參與遊行;香港發展中心科大原經濟系主任雷鼎鳴及其團隊「科學估算」遊行有21.5萬人;有線電視、《明報》和理大學者葉兆輝合作,估算有26.5萬人參與。

相關新聞:【7.1上街】小巴的士生意雖大受影響 司機站長仍為示威者加油

2128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宣佈遊行結束,指共有55萬人參與,是歷來人數最多的7.1遊行,批評政府至今未有回應巿民5大訴求,要求政府盡快回應,林鄭不要再「神隱」。民陣指,因3名召集人有急事需立即處理,故未能回應記者提問,會稍後回應。

2125

政府發稿回應,稱修例草案「會在現屆立法會會期於明年7月結束時自動失效」,又謂政府「從沒為6月12日的衝突事件『定性』」,重申無論任何人就此事如何「定性」,均不影響律政司的刑事檢控。

2117

中環遮打道遊行終點只剩下極少量遊行人士。遊行龍尾到達金鐘太古廣場外後便消失,部份人行往立會,部份人散去。現時已無遊行人士行至遮打道。

2054

遊行龍尾到達金鐘太古廣場外。

2049

有的士突然誤闖已封閉的中環德輔道中民陣遊行終點,司機將車退後,再從隊頭貨車後方的德輔道中離開,其間有警員協助。他離開前,向示威者高叫「香港人加油、黑警死全家!」

2036

遊行起步5.5小時,龍尾到達灣仔修頓球場,他們亮起手機燈,形成燈海。有年輕人自發執垃圾。

2001

香港民意研究所和港大團隊都在波斯富街和軍器廠街點人數,不少遊行人士不再選擇在維園出發,改為入夜後在波斯富街前的銅鑼灣崇光一帶插隊。有市民直斥「個政府傻㗎」,所做的令香港市民很不安,走出來是為下一代。

1950

遊行龍尾抵達灣仔鵝頸橋。

1946

入夜後,不少遊行人士到太古廣場外,獻花予早前墮樓身亡的示威者梁先生,亦有人將梁先生標誌的黃色雨衣,掛在欄杆上悼念。

1940

遊行人潮集中在灣仔軒尼詩道,駱克道已恢復行車。

1928

民陣在中環遮打道遊行終點,呼籲巿民離開,但有巿民高舉「行完留低 不撤不散」的標語,呼籲巿民留下,阻塞中環要道,向政府施壓,指巿民若不想去金鐘聲援,留下亦是一個較溫和的選擇。他已高舉標語逾1小時,但現場所見,留守人士不算多,只有少量遊行人士,坐在行人路旁休息。

入夜後,到達終點的遊行人士越來越多,民陣感謝市民參與遊行,與示威者一同大叫香港加油。

1925

入夜後,不少市民仍在銅鑼灣SOGO插隊加入,龍尾近波斯富街天橋。

1910

軒尼詩道東行線逐步由清潔工人帶頭清理及解封,現時遊行隊伍集中於西行線前進。

1855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在灣仔消防局對出,為遊行人士打氣,指若大家不希望行禮如儀,可自行選擇遊行目的地,提及有抗爭者衝入立法會,「我好擔心,亦都好理解;佢哋討論過話唔怕拉、唔拍子彈,我哋惟有尊重,錯嘅係香港政府,係林鄭月娥!」

1850

遊行起步近4小時,民陣指,龍尾仍在銅鑼灣崇光等待出發,又呼籲遊行人士通知朋友,終點已改在中環遮打道。

1847

金鐘太古廣場因曾在6.12及6.16開放予遊行人士暫歇及逗留,而被不少網民稱讚,更有網民發起「盡量幫襯PP」行動,感謝太古廣場並無趕走遊行人士,商戶亦對遊行人士多加體諒。今日天氣炎熱,下午5時起,不少遊行人士到太古廣場「唞暑」,去洗手間亦大排長龍。洗手間內的清潔人員向排隊人士提供廣場內不同洗手間的位置,「唔使排咁耐」。

太古廣場內亦有不少保安駐守,他們穿上反光衣,部份保安亦在反光衣外扣上名牌識別。不少遊行人士席地而坐,未有人干涉。廣場內的餐廳全為黑衣人。

1845

遊行龍尾在希慎廣場外。

1838

曾於4月尾於店內玻璃窗貼出「反對修訂引渡條例」標語的灣仔日本拉麵店「麵匠風龍」,今日雖沒有在玻璃窗貼上標語,但店員將大風扇搬到店門前,為路經的遊行市民降降溫。

1833

在駱克道盡頭是警察總部,數百遊行人士停在警總門外,不時高叫「克警可恥」;有人大叫「城管罷工」。「可恥」之聲此起彼落,不少人高舉「獨立調查 警察鎮壓」的標語。

1822

《大公報》大樓成為遊行市民「噓爆」景點,當有人叫「大公報」,現場市民紛紛以「食屎」、「收皮」來回應。

1815

維園的遊行人士雖然在下午約5時已全數起步,但在高士威道現場所見,至下午6時仍有市民由天后方向行入高士威道。警方則開始開通馬路,要求在高士威道市民上行人路。

此外,《蘋果》多個部門的記者接連遭不明來電滋擾,包括港聞文字記者、攝影記者、即時新聞編輯及娛樂記者等,有已離職的記者亦受滋擾。有在外採訪的記者在半小時內,收到近20個不明來電,有記者更平均每分鐘收到1個不明來電,手機電量和採訪工作均受影響。《蘋果》記者上次在6月22日凌晨時,亦受不明來電密集式滋擾,有記者一晚內接獲137次不明來電。在數年前佔領運動時,記者亦受不明來電密集滋擾。

1745

遊行人士陸續到達中環終點後,部份人自行散去,亦有人在德輔道中或右轉遮打道席地休息。

1738

灣仔富德樓有人掛出巨型直幡,上面寫上「我們都在發同一個夢」,還有多項訴求包括「永久撤回送中惡法」、「釋放義士」、「還我將來」、「民主運動非暴動」、「還我東大嶼 橫洲 中環海濱」。

1735

怡和街現場人數眾多,眾志等團體呼籲參與遊行市民轉入東角道前行,並指毋須擔心沒有經過波斯富街的天橋,而不被計入遊行人數,因東角道、駱克道已有人點算。

1726

多名《蘋果》記者在數分鐘內收到至少10次沒有來電顯示的來電,疑似遭受惡意滋擾,阻礙採訪。

1730

遊行起步2.5小時,軒尼詩道仍十分擠擁,遊行人士步速緩慢,有人轉入駱克道「快線」繼續前進。

1720

遊行市民由駱克道轉入軍器廠街時途經警總,不少人停留警總外,不斷高叫「黑警可恥」、「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現場有約30多名警員在軍器廠街戒備。

1719

高等法院外數十人舉起「支持學生 行多一步」、「香港人 學生需要你」等紙牌,呼籲遊行人士轉入夏慤道,聲援於夏慤道、公民廣場外的示威者。

1713

一批持盾牌警員,從警總後門(夏慤花園)步出,轉上天橋時,遊行人士高呼「戴冧巴呀!」警員即時大叫「除口罩呀全部!」有警員更語帶挑釁地說:「淆底呀?過嚟呀!」遊行人士繼續高呼「毅進仔」、「無冧巴」、「克警」,但由於該批警員疑似見到有人拍片,沒有再出言回應。

1715

軒尼詩道鵝頸橋位置繼續逼爆。

1658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隊頭帶領遊行隊伍,亦行畢全程。他指感覺今次遊行人數較以往少,批評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拒作任何承諾,認為惡法一定要撤回,撤回與否並非字眼問題,而是原則問題。至於林鄭應否下台,他擔心「林鄭落嚟,咪又係共產黨揀一個」,故核心問題要爭取真普選,才能港人治港。他又估計,金鐘衝突或有機會影響遊行人數。

1656

在金鐘太古廣場對出,數十人揮手呼籲遊行人士前往政總:「我哋好需要你」、「我哋唔夠人呀」、「為年輕人係行呢邊呀」。呼籲者除年輕人亦有長者,不少遊行人士響應,長者、中年人、年輕男女,甚至有家長協助小朋友,利用花槽,跨過鐵馬,轉入政總方向。

1655

在軒尼詩道488至490號一幢大廈,有住戶接連從高處向遊行人士投擲物件,包括鮮奶、鉛筆、原子筆等,險擊中在街站嗌咪的劉小麗。現場市民大叫「暴徒」。

1650

遊行人士已全部離開維園。

1644

有原留守在夏慤道的示威者,在金鐘道高等法院下,呼籲遊行人士到夏慤道支援:「香港人,我哋需要你,一個都不能少」。不少遊行人士轉入夏慤道。

1641

遊行終點設在中環德輔道中與畢打街交界,民陣在該處以遊行隊頭貨車為台,呼籲巿民可離去,又指若要去其他地方,請小心自己安全及身邊人。他們又指,龍尾仍在維園未出發。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該處遭警方警告,警員指現時集會未經批准,指他有機會遭檢控,岑即場表示反對,指他們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又指警方建議他以修頓為終點,他反建議在遮打道作終點,故不認為是非法集結。不少市民在遮打道及德輔道中聚集。

1638

維園草地大部分市民已步出,但陸續有少量市民,由天后方向進入維園草地。

1629

SOGO百貨對開的軒尼詩道大擠塞,大批遊行人士現時經東角道轉入駱克道遊行,並佔滿駱克道東西行線。而希慎廣場外長期塞死,遊行人士大叫開路,人潮更倒灌入希慎廣場。

1613

遊行隊頭到達中環遮打道便停下,民陣指遊行到此處完結,召集人岑子杰呼籲巿民,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身邊人,指遊行人士可自行離開。部份人繼續聚集,高叫林鄭下台、撤回惡法等口號。

1610

陽光暴曬下多名市民不適,要由紅十字會急救人員照料,現場亦有市民為不適者撥涼。

1606

遊行隊頭到達長江中心對出,並轉入德輔道中,民陣指會走到舊立法會外繼續直行。

1605

經過民陣及市民多次呼籲,警方終開放維園慶委會內範圍、皇后女皇銅像的通道。

1601

有留守金鐘的人向遊行隊伍大叫:「夏慤道唔夠人呀!立法會唔夠人呀!入嚟啦!好多中學生喺入面呀!如果少人佢哋好危險㗎!求下你哋吖!」

1600

民陣宣佈,接到警方通知,除維園15至17號的閘口,警方另外開放1號閘口,但指仍不足夠,直指警方應開放「空無一人」、慶委會所租用的足球場,讓市民可經該處通道離開,以疏導維園內人潮。

民陣續說,由於起步前就遊行路線與警方周旋,再加上避免市民站立暴曬,故已取消為3位因反送中而逝世的同路人默哀儀式,但指有市民今晚7時至凌晨12時於連儂牆舉行悼念活動,市民可自行參與。

1558

有遊行人士爬過金鐘馬路的欄杆,前往政總方向聲援,遊行主隊伍則繼續前往中環方向。

1556

遊行隊頭到達金鐘太古廣場,民陣指中環「係個大地鐵站,可以四通八達,歡迎市民中途離隊,去大家想去嘅地方」。

1552

有人在警總外掛上「沒有暴政、哪有暴民」的標語。警總前一段軒尼詩道未封,示威人士按警方指示,走入主隊伍的行車線。

1546

銅鑼灣F出口及渣甸坊一帶均有大批插隊市民,令SOGO對出路口擠塞,市民高呼開路,其間有參加者感不適。民陣表示,一直反對「不反對通知書」制度,反問「人民示威,需唔需要警方批准?」民陣續說,6.12龍匯道的集會即使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但也遭受到催淚彈攻擊,故高呼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查警方清場行動。

1544

遊行隊頭經過灣仔修頓,即警方要求的終點,但繼續前行。現場完全沒有警員阻止,整條軒尼詩道6線全開,沿途亦鮮有見到警員維持秩序。不少黑衣人在波斯富街橋位,等候插隊。

1536

遊行隊頭行到近灣仔天橋位置,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指,剛被警方警告,指他要接受警方指示,但他仍堅持行到遮打道,他指若有何後果,他身為遊行申請人會承擔。

1535

民陣宣佈,警方「施捨」維園17號閘,讓市民出發,但一共只開放15至17號3道閘。民陣批評警方刻意阻撓市民使用維園足球場,並只開放少量出口,疏導在維園的市民,令大批市民在烈日下暴曬,不斷有市民需要急救服務,其中一個救護站便有約十名市民不適,在內休息。

1530

民陣再次表示,遊行終點雖改為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但由於民陣與警方就遊行終點有分歧,灣仔修頓球場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一帶未有不反對通知書,故請在場市民記下被捕支援熱線。民陣又指,警方已開放維園17號閘,但強調3個閘不足以供遊行隊伍使用,再次高呼「開路」。

1526

當遊行隊頭經過中聯辦喉舌《大公報》門外,示威人士報以噓聲,《大公報》屏幕未有展示特別廣告。

1522

大台要求,警方開路並開放維園16號閘,直指維園草地已有多人暈到不適,批評工聯會、慶委會強霸足球場,令遊行市民暴曬。現場市民不斷大叫「開路」下,警方終開放維園16號閘。其間有市民在維園出口不適暈到,在場市民不斷舉傘,高呼「急救」、「急救」,呼喚急救員到場。

1520

軒尼詩道全部行車線瞬間企滿遊行人士;銅鑼灣利園山道亦企滿遊行人士。

1516

因遊行人士太多,整條軒尼詩道全封。遊行隊頭橫額經過銅鑼灣崇光百貨外。

1511

有在維園草地出發的市民,途經位於維園足球場的慶委會嘉年華旁,看到內裡接近空無一人,即向其大噓,「都冇人嘅?靈堂呀?」有長者則指,「你睇醜唔醜,真係搵個人都冇」。

1509

現時怡和街東西行線都已封閉。仍有市民堅持從近柏寧酒店的入口進入維園草坪。

1507

遊行隊頭剛進入銅鑼灣怡和街,大量巿民在旁等候欲加入,民陣呼籲巿民等隊頭橫額經過才加入。

1505

銅鑼灣希慎廣場外,有大批市民聚集。軒尼詩道鵝頸橋位置只有數名警員駐守,東行線馬路不見有封鎖線,有巿民已站出行人路。西行線及電車路陸續有巿民到達,等候遊行隊伍經過。

1500

隨着民陣遊行已從維園、沿高士威道開始遊行,監警會部份委員和職員亦由警方帶領,開始現場視察遊行和警方佈防安排。

1448

遊行隊頭即將出發,高叫撤回惡法、反送中、撤銷暴動定性,重啟政改、林鄭下台等口號。警方指,經風險評估後,認為金鐘及灣仔一帶仍然存在重大風險,建議市民,特別是一些扶老攜幼的人士,慎重考慮是否仍然參加民陣的遊行,如仍選擇參加,務必小心自身安全。

1443

民陣與警方無法達成共識,決定繼續遊行,以遮打道為終點。由於修頓球場至遮打道一段道路或不受不反對通知書保障,民陣請遊行人士保障自身安全,按照自己需要離開。若遊行市民有遊行以外的活動,亦請務必注意安全。

1439

民陣要求警方面對群眾,並在大台開咪解釋最新安排。警方指鑑於金鐘立法會道有衝擊,建議民陣將遊行終點改在修頓球場、將遊行改期或在維園集會,被遊行人士報以噓聲。民陣要求以遮打道行為終點,警方仍強烈建議以修頓作為終點。民陣批評是否只能三揀一,其後警方在民陣義工協助下離場。民陣稱仍要再作商議。

1434

維園草地目測接近爆滿,仍不斷有市民進入維園草坪。另有大批市民躲在樹蔭、帳篷、維園通道等候出發。同時,維園足球場舉行建制派社團「創科流行音樂嘉年華」,警員用鐵馬分隔兩個活動場地。在維園銅鑼灣入口,數名身穿反光衣的警員在內告士打道行人過路處指揮交通,民陣糾察則指引市民走入維園草坪。另有約20名警員在近建制派嘉年華的鐵馬內戒備,數名警員在嘉年華入口把守,佈防不算嚴密。

1432

警方代表指,立法會道情況危險,基於公眾安全及秩序,建議遊行至灣仔修頓球場後解散,民陣則改建議以遮打道為遊行終點,惟警方不建議。

1416

民陣指,鑑於金鐘發生衝突,警方建議民陣取消遊行、改期或更改終點,民陣拒絕,正與警方商討,呼籲巿民「畀多少少時間」,遊行出發時間或有影響,並宣佈改於維園籃球場出發。

1406

遊行下午2時半起在維園草坪集合,不少市民已到達,站滿約3分1個草地。因烈日當空,不少人躲在樹蔭下休息,仍有大量巿民走入草坪。

1400

被問到立法會正被示威者衝擊,民陣如何保障遊行人士安全,以及會否取消遊行,民陣召集人岑子杰稱,糾察會留意該處,又指不同參與者都尊重民陣集會,現階段看不到示威者會在遊行期間惹起混亂,但民陣會以參與者安全作為非常高的考慮。被問到會否擔心示威者會受撐警人士衝擊,他指對參與者有信心,不同意見人士都不應受到傷害。

岑又指,今日7.1遊行的訴求是要求林鄭下台、撤回惡法,他批評政府至今完全沒有回應人民的訴求,只見她道歉,卻沒有改正,聲稱聆聽各界聲音,但又只聽建制派意見。他認為市民民怨日深,林鄭只用「神隱」來回應巿民訴求,並不可行,預計今日遊行人數仍會多。

1352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指,由於立法會被示威者衝擊,基於公眾安全,不贊成民陣仍然以立法會為遊行終點。

1326

本身是溫拿樂隊成員的歌手譚詠麟和鍾鎮濤,昨為撐警集會站台。有遊行人士在維園起步前,即場撕爛譚詠麟及溫拿的黑膠碟,獲在場人士歡呼,亦有人加入踩爛黑膠碟行列,「你下世投胎去做共產黨啦」、「出賣香港人」;亦有人指,「嘩呢隻真係經典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戰未完。6月9日開始,103萬港人首度走上街頭,為香港發聲、向惡法說不。6月12日,反惡法示威者轉戰立法會示威區,卻遭警方用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鉛彈及多發橡膠子彈,暴力清場。一石激起千重浪,6月16日,200萬零一人再走上街頭,對抗政府一意孤行。多次示威施壓於政府,令當權者稍延腳步,惟兩度「致歉」仍無意撤回修例草案。

-----------------------------
七一遊行2019
主題:撤回惡法 林鄭下台
副題/口號:重啟政改 釋放所有政治犯 撤銷暴動定性 徹查6.12鎮壓
日期:2019年7月1日
集合時間:下午2時30分
遊行路線:銅鑼灣維園中央草坪至金鐘政府總部
主辦團體:民間人權陣線
-----------------------------
【登記做選民 7月2日截止】

網上登記:
。方法1(登入此網站 ,按步驟3分鐘完成)
。方法2(可用手機登入,在選舉事務處網頁打開REO-1表格,使用免費手機應用程式Adobe Fill & Sign打開表格,再按指示填寫資料,按儲存文件並以點擊分享,再電郵至 form@reo.gov.hk)

詳情可參閱選舉事務處網頁:
https://www.reo.gov.hk/ch/voter/gcnr.htm
-----------------------------
7月4日起 《蘋果動新聞》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繼續撐蘋果!

遊行起步6小時後,龍尾才抵達金鐘太古廣場。馬泉崇攝 遊行起步6小時後,龍尾才抵達金鐘太古廣場。馬泉崇攝 民陣在遊行開始前,宣佈改以中環遮打道為終點。何柏佳攝 民陣在遊行開始前,宣佈改以中環遮打道為終點。何柏佳攝 因為惡法,有人流汗、流淚、流血甚至犧牲。7月1日,港人再上街。 因為惡法,有人流汗、流淚、流血甚至犧牲。7月1日,港人再上街。
希慎廣場外長期塞死多小時,遊行人士大叫開路,人潮更一度倒灌入希慎廣場。何家達攝 希慎廣場外長期塞死多小時,遊行人士大叫開路,人潮更一度倒灌入希慎廣場。何家達攝 張志華攝 張志華攝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宣佈遊行結束,指共有55萬人參與,是歷來人數最多的7.1遊行。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宣佈遊行結束,指共有55萬人參與,是歷來人數最多的7.1遊行。
王心義攝 王心義攝 何柏佳攝 何柏佳攝 民陣批評政府至今未有回應巿民5大訴求。 民陣批評政府至今未有回應巿民5大訴求。
袁筱儀攝 袁筱儀攝 政府發稿回應,稱修例草案「會在現屆立法會會期於明年7月結束時自動失效」,又謂政府「從沒為6月12日的衝突事件『定性』」,重申無論任何人就此事如何「定性」,均不影響律政司的刑事檢控。 政府發稿回應,稱修例草案「會在現屆立法會會期於明年7月結束時自動失效」,又謂政府「從沒為6月12日的衝突事件『定性』」,重申無論任何人就此事如何「定性」,均不影響律政司的刑事檢控。 袁筱儀攝 袁筱儀攝
何柏佳攝 何柏佳攝 SOGO百貨對開的軒尼詩道大擠塞多小時,大批遊行人士一度經東角道轉入駱克道遊行,並佔滿駱克道東西行線。黃翠儀攝 SOGO百貨對開的軒尼詩道大擠塞多小時,大批遊行人士一度經東角道轉入駱克道遊行,並佔滿駱克道東西行線。黃翠儀攝 民陣批評警方刻意阻撓市民使用維園足球場,並只開放少量出口,疏導在維園草地的市民,令大批市民在烈日下暴曬,不斷有市民要急救,有市民為不適者撥涼。鄧力行攝 民陣批評警方刻意阻撓市民使用維園足球場,並只開放少量出口,疏導在維園草地的市民,令大批市民在烈日下暴曬,不斷有市民要急救,有市民為不適者撥涼。鄧力行攝
有遊行人士爬過金鐘馬路的欄杆,前往政總方向聲援,遊行主隊伍則繼續前往中環方向。鍾雅宜攝 有遊行人士爬過金鐘馬路的欄杆,前往政總方向聲援,遊行主隊伍則繼續前往中環方向。鍾雅宜攝 本身是溫拿樂隊成員的歌手譚詠麟和鍾鎮濤,昨為撐警集會站台。有遊行人士在維園起步前,即場撕爛譚詠麟及溫拿的黑膠碟,獲在場人士歡呼。伍雅謙攝 本身是溫拿樂隊成員的歌手譚詠麟和鍾鎮濤,昨為撐警集會站台。有遊行人士在維園起步前,即場撕爛譚詠麟及溫拿的黑膠碟,獲在場人士歡呼。伍雅謙攝 一班剛畢業的兆基創意書院舊生,花兩日時間,以竹、鐵線、報紙和白紙等環保物料,手造2米高、重5公斤、名為「抗爭者」的人偶,走進遊行行列。她們都是千禧後,構想這個大型道具的女同學表示,為免家人擔心,不願透露姓名,只説「抗爭者」代表每一個人,「2014年雨傘運動時,我哋都係中四同學,跟隨學校參與,今次係自發出嚟,希望出一分力」。袁筱儀攝 一班剛畢業的兆基創意書院舊生,花兩日時間,以竹、鐵線、報紙和白紙等環保物料,手造2米高、重5公斤、名為「抗爭者」的人偶,走進遊行行列。她們都是千禧後,構想這個大型道具的女同學表示,為免家人擔心,不願透露姓名,只説「抗爭者」代表每一個人,「2014年雨傘運動時,我哋都係中四同學,跟隨學校參與,今次係自發出嚟,希望出一分力」。袁筱儀攝
何家達攝 何家達攝 今年7.1遊行的日與夜。袁筱儀攝 今年7.1遊行的日與夜。袁筱儀攝 今年7.1遊行的日與夜。馬泉崇攝 今年7.1遊行的日與夜。馬泉崇攝
入夜後,不少遊行人士到太古廣場外,獻花予早前墮樓身亡的示威者梁先生,亦有人將梁先生標誌的黃色雨衣,掛在欄杆上悼念。何家達攝 入夜後,不少遊行人士到太古廣場外,獻花予早前墮樓身亡的示威者梁先生,亦有人將梁先生標誌的黃色雨衣,掛在欄杆上悼念。何家達攝 遊行人士亮起手機燈,形成燈海。馬泉崇攝 遊行人士亮起手機燈,形成燈海。馬泉崇攝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