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6日

【瀆職案】判詞分析:終院指原審法官給予陪審團指引不足 「有意」不等於「明知故犯」

曾蔭權早前出獄,離開瑪麗醫院羈留病房,會見傳媒。(資料圖片)
建立時間 (HKT): 0626 11:03

前特首曾蔭權未有申報租住數碼廣播有限公司股東黃楚標的深圳大屋,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判囚一年。曾蔭權已經服刑完畢,終審法院今頒下判詞,裁定他上訴得直。判詞指出,終極上訴關鍵在於原審法官陳慶偉在如何處理「明知故犯」及「嚴重性」這兩項罪行元素時,有否正確地指引陪審團。終院認為,陳官就此兩項控罪元素的指引並不足夠,陪審團亦不可僅基於不接納曾蔭權在電台節目就事件的解釋,而裁定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故裁定曾蔭權終極上訴得直。

相關新聞:【瀆職案】險成第二名被「搣柴」問責官員 曾蔭權上訴得直保住勳章

判詞指,既然曾蔭權所面對「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的指控獲判無罪,即貪污指控不成立。因此在「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中,爭議點在於他是否「明知故犯」地不披露他與黃楚標之前的租務關係、以及行為的「嚴重性」是否構成刑責。

陳官於審訊時向陪審團指出,「明知故犯」可以理解爲「有意」,即並非意外、無意或疏忽;至於「嚴重性」,陳官則指必須是「嚴重而非瑣碎的」,而陪審團就此評估時,應考慮曾的職責、官職、以及他偏離該職責的程度。

相關新聞:【瀆職案】曾蔭權開腔回應:市民支持及信任係我多年抗辯的動力

終院法官直言,陳官就「明知故犯」這控罪元素的指引並不足夠。判詞指出,當一名決策者作出相關決策時,如已考慮須否披露自己在當中的利益,但最終決定毋須披露,此決定或可稱為「有意」;但若決策者只是不知道或不認為他有責任披露,而並非忽視披露的責任,則不構成「明知故犯」。

判詞續指,即使有意識地作出不披露的決定、而同時該決定屬錯誤的,此舉亦不等同「明知故犯」或隱瞞。在首項貪污控罪不成立的基礎下,「明知故犯」這控罪元素富有爭議性;但陳官在指引陪審團時,並未給予以足夠解釋。陪審團不可基於不接納曾蔭權在電台節目就事件的解釋,而裁定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

至於「嚴重性」,終院認為陳官給予的指引同樣不足。判詞指出,若陪審團裁定曾蔭權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名成立,則順理成章可以確立曾蔭權隱瞞與黃楚標之間關係,而且曾的動機就是「貪污」,「嚴重性」這個控罪元素便毋須多作解釋。

不過,由於原審時的貪污指控不成立,因此陪審團在評估曾蔭權偏離其職責的性質、程度、以及可能導致的後果的嚴重性時,必須考慮他有甚麼必須披露、他不申報的動機、以及他不披露的後果。但陳官在指引陪審團過程中,並沒有妥當地分析上述因素。

【案件編號:FACC29/18】
記者楊思雅

-----------------------------
7月4日起 《蘋果動新聞》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繼續撐蘋果!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