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8日

【引渡惡法】盧偉聰狡辯!留守市民怒斥:拉5個人用150枚催淚彈?

最後更新: 0618 00:39 / 建立時間 (HKT): 0617 22:31

【新增動新聞】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就6.12警方鎮壓示威者見記者,其澄清未有把當日事件定性為「暴動」,辯稱當時只是指部份示威者「涉嫌干犯暴動罪」,對於會否就言論引致市民誤會致歉,盧未有正面回應。而在特首辦門外,示威者在記者會後隨即向在場警員高叫多句口號,包括「罷工」、「警察加油」等,希望在場警員放棄執法人員身份。

相關新聞:【引渡惡法】盧偉聰堅持「暴動」罪名 議員轟不負責任手法卑劣

其中鄺先生認為盧的言論是試圖為事件降溫,「佢咁樣回應都係因為噚日多人上街,先至盡量去撲火,如果唔係咁多香港人出嚟行,你估佢會唔會咁樣講?」,鄺先生認為此舉是想淡化當日的衝突。他又指警方無法大量檢控當日的參與者,「如果個個都要告,會花好多程序同時間,又會加重工作量,加上依家無乜人撐佢,個個都係諗住要自保」。

大學生吳小姐則認為盧偉聰現時的言論是在分化6月12日的參與者,「個日大家係整體,唔通你話有啲人暴力啲,有啲人無咁暴力,就會令到我哋唔理被人告暴動罪嘅人咩?」她認為盧偉聰是在政府官員都意圖將責任推卸到警方身上,才不得已要發表這樣的言論,「但咁樣只會令人更加嬲」。

李先生則認為盧的說法不合邏輯,對暴動定義亦模糊,「係咪幾個人打交就係暴動?覺得佢講法好矛盾,建議佢思考下先講。」

卓先生則認為盧偉聰稱只有部份人士暴動的說法不能解釋警方的暴力清場,「好多影片都證明警方先係使用武力嗰一方……其實如果你要用150枚催淚彈先驅趕、拉到5個人,咁你都好唔專業喎。」對於盧籲人向監警會投訴,卓直言監警會不可信,「官官相衛,你都可以入醫管局拎資料,我仲點信你政府(警察)呢?」

陳同學亦批評,盧的說法不能解釋警方的暴力清場,「如果5人暴動需唔需要扔150個催淚彈?你射示威者嘅眼,向瞓喺地嗰位爸爸開槍,佢哋又係咪暴動之一?」他又認為向監警會投訴有困難,「有警員都冇委任證喺身,隱藏真實身份,係咪真係處理到投訴係成疑。」

對於一哥在記者會上提到,警隊有系統讓市民投訴,現場示威者即邀請警員加入,一同參與遊行,又高呼「一哥割席,罷工有理」。有示威者表示,一哥叫市民投訴,認為隨時也會「推你哋去死」,呼籲警員加入抗議,並重申學生非暴徒,要求在面對和平示威時,警方必須保持克制。

許先生表示就盧偉聰最新的回應去審視警方的武力清場,所使用的武力不成正比,「佢無理由為咗5個佢聲稱嘅暴徒,就釋放150枚催淚彈,點解要為咗佢口中咁少量嘅人去用上咁多武力同警力?」許先生認為要繼續監察及追究警方當日的責任,「要追究當日到底發生咗咩事,今日佢哋口吻明顯係放軟,但呢啲兜圈或者狡辯嘅做法係咪大家都認同呢?」

民間人權陣線警權組晚上發聲明,重申6.12當日的示威者中,沒有一個是暴徒,所有示威者都是愛香港的人。而示威者的反抗,完全是無能及傲慢的政府官逼民反,政府須負上最大責任。聲明批評盧偉聰意圖將示威者分化為「暴動的5人」及「其他示威者」,此舉絕對不能接受。民陣又指,盧最新的說法仍然沒有撤回6.12集會為暴動的定性,完全無回應市民的訴求,盧偉聰必須問責辭職。

民陣對於盧偉聰今日沒有回應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包括對民陣示威區使用催淚彈、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橡膠子彈、毆打和平示威者、攻擊媒體以及急救站、殺人佈陣等,感到憤怒,也呼籲署長要交代,重申5大訴求,包括不要檢控示威者、反對定性暴動、追究開槍責任、撤回送中惡法以及特首林鄭下台。

就盧偉聰指「沒說整個事件是暴動」,大部份示威者是和平示威,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指,「警方應避免使用武力,使用武器要保持克制及合乎比例,減少傷亡。盧偉聰未有交代為何要使用超過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及20發布袋彈,驅散示威者」。該組織要求港府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調查過程必須包括受害人及目擊證人的參與,並正積極透過聯合國機制跟進事件。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市民上街其中一個訴求是政府撤回6.12集會是暴動的定性,但盧偉聰最新說法明顯是語言偽術,「佢係用『暴動』呢個字眼,咪惟有講唔係成件事,呢啲真係語言偽術,但最可恥係仍然堅持用暴動罪告5個人」。她又透露,盧偉聰晚上才會見記者,「我理解係政府推佢出來降溫」,又指上周三警員執法時凶神惡煞,「好似想置你於死地嗰個樣,全世界都睇到,完全係暴戾嘅畫面,我係講警察。但噚日(遊行)好多地方一個警員都無,好似180度轉變……香港人有示威集會自由,要講清楚你有冇準則,幾時我犯法?幾時你係勸喻?」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的說法自相矛盾,因為他陷入一個兩難局面,「如果係少數人暴動,點解會開150發催淚彈?如果係暴動,係咪幾萬人都係暴動?」他表示,警方原只是定性騷亂,後來特首說是暴動,便要改口說是暴動,現時特首「一身蟻」,希望降溫,警方只好再改口,於是出現了這個自相矛盾的說法。他又表示,暴動的定義具有牽連性,只要有人作暴動行動,同場的其他人亦可能受到誅連。他指,盧偉聰希望降溫,解說其他和平示威者不會有罪,但邏輯上難以自圓其說。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批評,盧偉聰的說法是「死雞撐飯蓋」,「你有暴動先會有暴動行為,如果唔係就只係告襲警」,他質疑,盧偉聰僅改口指後方示威者非暴動,未有撤回整場運動是暴動的定性,「咁我要問,點解警方要使用咁大強度嘅武力,無差異打擊和平示威,用大量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胡椒噴劑,你係清晒和平示威,行人路又清,成件事講唔通。」林續指,整場示威不是暴動,是人所共知的常識,「你(行會成員)林正財都咁講(示威者非暴徒),如果係暴動,100米之內,仲有冇可能唱緊聖詩?」他又認為,盧偉聰及政府必須收回暴動的說法,「係咪暴動係有影響,暴動嘅話,馬路上嘅人係咪都參與咗?都係違法行為來」。

對於盧偉聰指使用武力的程度由現場指揮官判斷,林卓廷稱,使用甚麼武力的確是由現場指揮官判斷,但盧一定有參與部署策略,並評估形勢,「幾時打就前線決定,但用啲咩就係你(警方高層)畀佢,布袋彈、橡膠彈,佢(前線)平時冇㗎嘛」,他指警方高層不可能撇開責任。

他又狠批盧偉聰呼籲認為警方濫用武力的市民投訴,指警方根本沒有展示警員編號,市民投訴無門,「蒙晒面,冇得認,點認,認聲啊?佢特登唔擺冧碼出來,追究無從,盧偉聰係要負責,變相鼓勵濫權」。他又指,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都是自己人把持,對警方濫權毫無制衡,認為政府要以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長遠委任獨立人士在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是否檢控、檢控甚麼罪名由律證司檢視所有證據後決定,加上現時尚未完成搜證,即使盧偉聰稱除了5名犯下暴動行為的人以外不會被控暴動罪,亦不能作準。「除非佢保證係佢話事,但制度又唔係咁」。他指,盧所陳述的只能理解作其立場,「但佢有咁嘅態度,都欣喜嘅」。

律師文浩正表示,檢控何罪由律政司視乎證據決定,是否以暴動罪入罪亦非由盧偉聰或林鄭月娥決定,而集會是否暴動有嚴謹定義,經由法庭、法官和陪審團判斷,目前談是否暴動是言之尚早,法庭亦不會理會其他人之言論。 他認為,警方有拘捕權,如果警方認為某些人沒有犯罪,就不會作出拘捕,「佢唔拉人,第一關都過唔到,咁律政司亦畀唔到意見」。不過他認為,雖然盧偉聰有言論自由,但如給出不準確的法律意見,或會導致人誤墮法網,而警方作為執法部門,只需解釋以何罪名拘捕多少名涉事者等基本資料已經足夠。

昔日新聞:電視辯論互叫熄咪 曾:你係撕裂2.0 林鄭:會順應民意辭職


【引渡惡法●懶人包】大律師公會逐點K.O.政府修例理由
【引渡惡法●懶人包】一文睇晒立會法律顧問7點質疑修例


-----------------------------
你撐蘋果 我捐$1
支援反送中抗爭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