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6日

【流亡德國】離鄉別井淪異國政治難民:緊抱港人身份堅持下去

何家達德國柏林傳真(蘋果日報)
建立時間 (HKT): 0606 00:01

流亡,這個概念對衣食無憂的港人來說非常遙遠,但隨着中共魔爪越伸越入,香港這國際之都也有年輕人被迫遠走他方,淪為異國難民。被稱為本港首批政治難民的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和李東昇,在柏林接受《蘋果》專訪。二人說,在難民營等待難民申請批核時,飽受精神折磨,黃一度萌輕生念頭。他們形容,流亡是場賭注,至今未有贏輸,但縱使前路茫茫,仍會抱緊香港人這身份堅持下去。

相關新聞:【採訪手記】異鄉的人 「太耐冇講咁多廣東話⋯」

黃台仰和李東昇獲德國政府批出難民庇護逾1年,近日才公開難民身份。二人在在柏林接受《蘋果》專訪時透露流亡經過。黃台仰說,前年11月抵達德國先委託律師,約3至4日後正式向德國政府申請難民庇護,翌日即收到火車票,自行前往難民營。首個落腳的難民營由柏林轉數次火車至一個小鎮,再徒步1小時才抵達。

黃台仰說,到埗時感到十分震撼,難民營由鐵絲網圍守,只得一個出入口,周圍更有不少軍人駐守,氣氛緊張。他與李被分配至一間4人房,與一名阿富汗難民同住,營內最高峰有過千人,臭氣薰天。李東昇指,營內所提供的是很基本的簡單食物,如方包、芝士和以假肉製成的火腿等,限時分發及需憑卡領取,「冬天最難捱,下午4點至6點就派餐」。

相關新聞:【獨家專訪】仍然勇武?唔撐港獨? 黃台仰:由攻變守抗惡法

及至被分派到第三個難民營,衛生環境更差劣,要與600人共用2個男廁,排泄物滿地,「就連沖涼房道牆都有排泄物」。該營前身是倉庫,沒有天花,夜晚他人的交談聲、嬰兒哭喊聲不絕於耳。黃台仰說,難民通常轉至第三個營時會收到申請是否成功的通知,時間寧舍難過。

在難民營內要忍耐皮肉之苦,也要承受無比的精神折磨。黃說,所有難民都為申請庇護一事憂心,「大家都好多負能量,變咗自己都好負面」,加上環境惡劣,故不時失眠,甚至想過輕生,「唔係喊,係啲眼淚會一路流,轉身時就會發現枕頭濕咗一笪,成晚都係咁樣。成日會諗自己點解會搞到咁?我做錯啲咩⋯⋯如果被人送返香港點呢?留到喺德國又點呢,自己好似好廢無乜用⋯⋯精神折磨係好大。嗰陣覺得有太多問題自己承受唔到,覺得完咗佢(輕生)會簡單啲」,最終要靠閱讀、打坐,以減少胡思亂想。

李東昇說,營內設有告示板,「每日都去睇下有無信收」,曾見過部份難民會因申請不獲批而即時被遣返祖國。李東昇指,去年5月初黃收到申請庇護成功的通知,但自己音訊全無,「嗰陣係極度抑鬱,非常脆弱,精神狀態好差,會喊,係靠同其他難民分享先捱過」,幸同月底自己也接獲好消息。

被問到有無為流亡一事準備Plan B,黃說如申請不成功會提出上訴,「再遠我都Plan唔到」。李說,流亡不是普通移民和留學,是充滿未知之數,由一開始就是場賭注;黃指,「場game未完,無得話輸定贏」。

為逃離政權被迫離開香港至今已1年多,他們異口同聲表示非常掛念香港。黃說,「香港係我哋土生土長嘅地方,出到嚟更覺得香港嘅特別。我覺得自己係香港人⋯⋯好多諗法原來係只有香港人先會明,而你同香港人溝通時,先會覺得原來有人明你,呢樣對我嚟講好重要」。流亡路茫茫,二人說唯有香港人這身份,令他們堅持下去。

記者 李詠希德國柏林報道

民陣6.9反惡法遊行

日期:6月9日(日)
集合地點:維園草地
時間:下午2時30分集合,3時正起步
遊行路線:維園草地遊行至金鐘添美道立法會
(資料來源:民陣)

-----------------------------
新聞有價 你肯為《蘋果動新聞》付幾多錢?
https://hk.adai.ly/QDTT6y5mgX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