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2月22日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7,451
筆者指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他索取免費法律意見,但有時令他頗為激氣。(互聯網)
建立時間 (HKT): 1222 07:00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首先,雖然我有法律學位,亦是執業律師,但由於專業的範疇頗為狹窄,平日工作時不會接觸到親朋戚友比較生活化的法律問題(例如:樓上單位漏水到自己單位、駕駛時遇上交通意外被索償)。因此遇到親朋戚友向我索取法律意見時,我向他們簡單了解問題的因由後,通常都會向他們介紹有相關專門知識及經驗的律師朋友。原因是第一,我不熟悉該範疇;第二,向該親朋戚友了解問題因由的過程一般都較為精簡,因此親朋戚友很有可能會遺漏了一些重要的事實,我亦未必有機會閱讀到相關的文件,有機會令我作出錯誤判斷或給予錯誤法律意見,後果會很嚴重,包括我有可能要負上法律責任;第三,大多數法律問題都不如表面般簡單,而且律師是不會知道所有法律問題的答案,他們要作出詳細法律分析,因此大多律師都不會願意在沒有報酬的情況下花大量時間做法律諮詢。

但是,在介紹對相關法律範疇有經驗的律師給親朋戚友的過程也會令我頗為激氣。以下是其中一個例子(裏面的名字全是假名):

有一天晚上11點幾,我快要睡覺的時候,瑜伽班的同學Cindy(只見過兩三次面)突然打電話畀我話有好急嘅事。Cindy話事件「好簡單」,她的表叔開了一間餐廳,其中一個已經離職的侍應向表叔的公司展開工傷索償。表叔收到侍應幾次寄來的文件,但都沒有理會。最近一次收到文件,發現案件已經排期於下個月有聆訊。Cindy說:「我同表叔唔識其他律師,你幫下我啦!」首先,我完全不知道Cindy所講的文件是甚麼文件,那個聆訊又是甚麼聆訊。問了Cindy幾個問題之後,我認為案件不如Cindy所講「簡單」,因為表叔公司購買的勞工保險好像過了期。我向Cindy說:「我對工傷索償程序不太熟悉,但既然已經有法庭聆訊日子,我相信找律師代表對你表叔是最為有利的,我明天早上把有處理相關案件經驗的律師電話給你,你叫你表叔快點打給律師吧。」Cindy又說:「我可唔可以聽日把文件副本 WhatsApp 畀你,你畀啲意見啦!」我說:「我盡量幫你睇啦,但我都建議你表叔立即找有經驗的律師代表。」

由於我替Cindy表叔感到緊張,我第二天一早便打電話給我PCLL的同學James(亦是一間中型律師行的合夥人),向他講述Cindy表叔的問題,確定他的律師行的律師有相關經驗、能給予中文法律意見(因為表叔不諳英文)、以及收費合理。之後,我打電話給Cindy,她說:「哎呀!我仲未有時間Scan啲文件畀你啊!」我說:「不要緊,你請表叔現在馬上打電話給James律師,他會幫到你表叔的。」

兩個星期後,我在PCLL同學的飯局中遇見James,順便向他打聽Cindy表叔有否聯絡他,James說沒有。我不知道表叔後來怎樣解決問題,我記得Cindy告訴我她和表叔都不認識其他律師的。我對當日在電話上花了James的時間感到抱歉,他對我說:「這些事情時有發生,佢哋可能同一時間搵緊唔同律師,想聽下唔同法律意見,又有可能想搵免費法律意見啫。」

我想講,法律問題千絲萬縷,要作出準確的法律分析及給予最有利的法律意見,必定要考慮案件中所有因素,包括不同的法律原則、法例、案例、雙方簽署過的文件、事件發生時的情況以及任何相關對話內容等等。因此要律師朋友就案件考慮所有因素(如有)而給予「簡單」的法律意見,其實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及腦力的。如果給予法律意見時不能考慮所有因素,對律師本身專業和向他發問的人士也是不負責任。在此情況下不隨便向親友提供免費法律意見並不一定是自私的行為,反為是以親友的最佳利益行事。


Nessie Woo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