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05日

無良僱主「擠牙膏」支薪 外傭被拖糧10多年 來港追爛賬

Sasikala哭訴欠薪令她無法匯錢供養父母,但當時人在異鄉無法反抗。黃耀興攝
建立時間 (HKT): 1205 00:02

虐打印傭Erwiana罪成被判囚6年的僱主羅允彤,被揭只服刑3年便提早獲釋,拖欠Erwiana的81萬元賠償,更分毫未付。外傭遭無良僱主「走數」不是個別事件,有個案欠薪更被拖足十多年。43歲外傭Sasikala 2001年受聘來港,工作4年期間僱主以「擠牙膏」方式支薪,其後看準外傭工作簽證到期離港,提出簽欠單了事,但結果依舊沒支付欠薪。12年過去,事主最近攜帶欠單,重臨舊地,準備追討逾6萬元「爛賬」,始知錯過6年民事追索限期,機會渺茫,她以過來人身份提醒打工仔,遇剝削應即時求助。

相關新聞:工會指欠薪1個月可當合約失效 惟外傭追薪代價大

記者 梁銘恩

來自斯里蘭卡的43歲女傭Sasikala,2001年首次來港工作,經中介公司受聘於黃姓女子。Sasikala說開工不久已被拖糧,僱主不定期支薪,「逐少逐少拿現金給你,有時500或200元」,當年外傭最低工資月薪為3,670元,直至24個月合約期結束,Sasikala被拖欠近一半薪金,即42,000元。

「憑良心講,僱主待我不薄,轉季會買衫給我,外出到酒樓吃飯亦會帶埋我,好像一家人般生活」,基於信任和感情,Sasikala簽下第二張合約,冀續約延長留港時間,待僱主還清欠薪。但情況變本加厲,48個月過去,欠薪已累積達88,000元,Sasikala等於白做兩年,不論如何追問,僱主只一味拖延,並向Sasikala灌輸「只要繼續替她工作,就會收到錢」。

4年合約完結後,僱主因收入太低,入境處禁止對方與Sasikala續約。據入境事務處條例,聘請外傭申請人的家庭總收入,必須符合下限,以防入息不足者,無力支付薪金。Sasikala哭訴,欠薪令她無法匯錢供養父母,由於僱主從不讓她持單位鎖匙,Sasikala來港4年,從未試過單獨外出,無錢、無朋友、無私人電話,令她求助無援。

續約不成,意味Sasikala即將要離港,僱主遂改變策略,主動帶她到勞工處,2005年12月雙方議定欠薪金額並和解,文件顯示,黃女士同意盡快支付78,480元欠薪,限期為2006年2月15日,Sasikala獲入境處批准,延長留港至4月。

但直至2006年3月,Sasikala稱黃只支付了3,000元,當下感到無比絕望,「我既討不回工資,又無錢回鄉,會否一輩子都被困這裡?」當時Sasikala仍居於僱主家,衝動之下,她爬出窗戶企圖自殺,終驚動僱主。結果,黃提出先還款30,000元,並替她買機票回斯里蘭卡,聲言願意簽下欠單,承諾餘額會於兩個半月內還清,但條件是到達機場後,才可交收現金。

由於已糾纏逾4年,Sasikala感身心俱疲,不虞有詐答允安排,惟僱主再反口覆舌,4月離港時,Sasikala僅獲支付10,000元現金,其後再無匯錢到其戶口,並失去聯絡。換言之,僱主至今仍欠她65,000元。

Sasikala向記者展示多張手寫欠單和勞工處文件,她說12年來一直保存證據,心存盼望如有天再來港,可討回應得工資。直至今年,她終獲新僱主聘用,並於7月來港,通過手機與黃聯絡,惟對方拒絕與她會面,更封鎖其電話。她始知已錯過6年民事追溯期限,希望公開事件,警惕其他同工。

《蘋果》記者致電黃查詢,她初時拒認有欠薪,質問之下又否認自己為黃女士,訛稱自己只是黃的同事,已失去她的聯絡方法,記者其後再致電黃,接通後,她高呼「cut佢線啦」,便再無回應。

大律師陸偉雄不諱言,事主成功追討欠薪機會渺茫,因《時效條例》規定,民事訴訟入稟法院或勞資審裁處追討欠款的期限,為訴訟期計起前6年。除非事主有充份理據,證明當年受限於經濟能力或被僱主誤導,以致無法追討欠薪,則可透過宣誓方式,打破6年追溯期限,由法官決定是否接納。但陸偉雄指,即使法庭接納訴訟,因個案距今已達12年,事主即使持有欠單,如缺乏有力證人指證僱主未有還款,「就變咗口同鼻拗」,評估形勢對事主不利。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