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2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法政巴絲】Don’t Know Write What

筆者今期談法庭上的中英繙譯。
建立時間 (HKT): 1124 07:00

讀者們沒看錯,筆者本期的確「Don’t know write what」,即直譯中文「唔知寫乜」(利申:非正式英文,切勿仿傚!)。原因很簡單,忙。

既然用了英文繙譯作標題,本期一於談談與法律有關的繙譯吧!

香港的中西文化混合多年,尤其本港的法制是由英國而來,因此,中國收回香港前的法律及法庭聆訊一直沿用英文。直到1974年,香港訂立《法定語文條例》,令中文亦成為法定語文。其後開展了大規模的繙譯工作,令所有在本港實行的法例均有中英雙語版本。而在聆訊中使用中文的案件是1995年12月4日的孫爾媃 訴 盧靜 [1995-2000] HKCLRT 1,其判案書為高等法院首份以中文頒下的判辭。上訴庭首次以中文處理的刑事案件則是1997年2月13日的女皇 訴 黃志輝 CACC452/1996及 女皇 訴 徐加彪 CACC 470/1996。

其實,現在除了終審法院外,其餘法庭都有一定數量的中文審訊。但若果主審法官、任何一方或其法律代表不懂中文,那麼審訊便須以英文進行。這時,法庭的即時繙譯便大派用場。

一直以來,法庭繙譯都是要求極高的工作,要即時把一字一句、其意思,甚至語氣繙譯過來。1997年以前曾經有一個裁判法院的傳譯員在繙譯洋人法官的一句話後私自加了一句,原來該洋人法官懂中文,即時跟傳譯員說「我好像沒有說那一句!」

還有一些會使沉悶的審訊生趣的例子。最近在一宗高等法院的英文審訊中,一些屬中國國粹 — 麻雀的用語便考起了在場的律師和傳譯員。簡單又傳神的「碰」變成「One could only win by making 3 combination of the same tiles」。「只可以碰不可以上」,怎譯?結果便變成冗長的「It can win in combination of same pattern or number, cannot win in consecutive pattern or number」。

當然無傷大雅的,懂中文的法官仍可在午休時幽默地跟陪審團說「大家可以去食飯,唔使打麻雀。」然而,誤譯會導致被告得不到公平審訊,甚至可能會令一個無辜的人身陷囹圄。

在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陳家俊 (2018) 21 HKCFAR 284 一案中,上訴人的錄影會面謄本中出現三個錯譯之處,不懂廣東話的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誤以為上訴人在會面中的回答不一致及時序有問題。結果,要由終審法院裁定上訴得直,發還重審,理由是上訴人遭到實質及嚴重不公平的對待。

可能有人會說,全部法院改為中文審訊豈非就能解決問題?不錯,但是不要忘記,普通法是英國的法律,本地法律學院一直以英文授課。而且終審法院是需要有海外法官的。但曾經有大律師預備上訴至終審法院時,為方便法庭而在申請上訴證明書 (Certificate) 聆訊中選擇用英語,卻被不諳英語的法官刁難。

因此,除了我們的傳譯員外,同業們亦應好好裝備自己。現在,各法律學院及司法機構均會提供法律中文課程,讓我們在面對中英文文件及審訊時不會「Don’t know do what」。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九西補選●明天投票
http://bit.ly/appledaily1125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