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0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死亡預約5之5】老人及精神病患可安樂死 荷蘭教授拒再做把關人

最後更新: 1106 20:13 / 建立時間 (HKT): 1106 05:00

【荷蘭直擊】擁有1700萬人口的荷蘭,每年安樂死總人數近6000人,「有些人本應可以多活數年以至數十年,例如失智症病人和精神病人。令我困擾的是,我們永不能確定這些病人是否康復無望,你死了,就回不了頭。」荷蘭新教神學大學倫理學教授Theo Boer,本來是安樂死的把關人,但近年開始調轉槍頭,對「荷蘭模式」表示疑惑。究竟是甚麼改變了他?荷蘭安樂死合法化的「後遺症」,是否已到了不能逆轉的地步?

相關新聞:【死亡預約5之2】13年間幫800人自殺 瑞士醫生剖白內心恐懼

叫家人壓低病人打毒針 醫生被紀律處分

根據荷蘭安樂死區域審查委員會的數字,2016年共有6091人安樂死,佔全國總死亡人數的4%。當中除了83%為長期病患及絕症(癌症、運動神經元疾病、心臟病及肺病),失智症,老年病,以及精神病患者也佔了7%。有人叫這個做滑坡效應。究竟荷蘭的安樂死法例是不是過於寬鬆?擁有4萬名醫生會員的荷蘭皇家醫學協會,1997年已訂立安樂死執行指引,會長René Héman認為,現時國家相關法例及審查制度行之有效;但也指出,面對高踞不下的安樂死申請,醫生壓力比以往更甚。「針對安樂死,我們從來未有過刑事案例;現在有一宗紀律制裁的案件。」他所指的紀律制裁案件發生於2016年,一名失智症老婦要求安樂死,但於執行時拒絕喝下鎮靜劑,醫生叫家人壓著病人,好讓他注射致命藥物,最後醫生被紀律處分。

三人委員會 審查醫生有否失德

荷蘭的安樂死個案必須通過「安樂死區域審查委員會」(Regional Euthanasia Review Committees)的評估,證明醫生在為安樂死開綠燈時,有給予病人適當的照顧(Due Care Criteria),包括要鑑定病人痛苦是難以承受,以及清晰地與病人討論安樂死以外選擇等等。倫理學教授Theo,本來是委員會其中一員,四年前決定退出。「當時我每月要批閱40宗安樂死個案,工作頗繁重。一開始我對案樂死的發展很熱中,我們也算嚴格,但大約在2009至2010年,我開始對一些個案有保留。」委員會由一名律師,一名醫生及一名倫理學家組成,三名委員要全數反對,才會將個案交予執法部門,「我在任的時候,如果對個案有懷疑,委員會多數會邀請醫生到來,給予更詳盡的解釋,但這情況並不常見。」

相關新聞:【死亡預約5之3】瑞士死亡旅行團一次花廿萬 遺屬:一開始都阻撓他

荷蘭在2002年生效的「依請求結束生命與輔助自殺法案」(Termination of Life on Request and Assisted Suicide Act),病人可於神智清醒時訂立預設醫療指示(又稱advance directive或living will),並提出安樂死要求。不過這法案套用於失智病人或精神病人身上,則有極大爭議。失智病人或會忘記自己曾提出死亡要求,在最後階段反抗;精神病人安樂死則令人懷疑他求死的意願是病徵,多於病痛的解決方法。不過安樂死並非病人的權利,醫生有權拒絕。定立法案目的為確立一個審查程序,釋除醫生因幫病人自殺或安樂死而面對刑責的疑慮。至於非由醫生提供的安樂死,在荷蘭仍是犯法行為,最多可監禁12年,而協助或教唆自殺則最多可監禁3年。

「有一位醫生跟我說,我一生執行過34宗安樂死,我已受夠了失眠的晚上,受夠了要為更多病人執行安樂死。我同意自主權很重要,但這不代表你有資格叫他人幫你了結生命。」Theo說。荷蘭安樂死合法化16年,醫生專業和病人自主權,兩者衝突會看似日益擴大。Theo希望其他國家若打算合法化安樂死或輔助自殺,要以荷蘭及比利時為借鑑,在定立條件和審查制度上要更嚴謹。

記者:程詩敏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