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13日

【瑜伽波殺妻女案】控方:動物實驗和殺老鼠全是殺人煙幕

被告許金山(資料圖片)
建立時間 (HKT): 0913 16:10

控方陳詞時指出,許金山所說的動物實驗或聲稱要用一氧化碳殺鼠,全是煙幕,目的是避免取得一氧化碳時招懷疑;正如辯方專家也形容,用瑜伽波做運載容器乃瘋狂做法,但注重安全的許明知一氧化碳危險,卻聲稱將充了毒氣的瑜伽波放在家而沒告知所有家人;事後警方在他的辦公室找到一個氣塞,促陪審團考慮這會否就是涉案瑜伽波上失蹤的氣塞。

相關新聞:【瑜伽波殺妻女案】控方:依環境證供舉證 兇手只有許金山

被告許金山在案發後一年,即2016年被捕後向警方稱,他用瑜伽波注入一氧化碳而為了用毒氣來殺家中老鼠,而一氧化碳則原先是用來為一項研究做實驗。但控方提出質疑:

一氧化碳買來做實驗?控方:一早已自行問價

●許金山於2014年12月下旬,發電郵向實驗助手周昊翹徵詢對實驗的意見,並請周幫手購入一氧化碳做實驗,但其實許早於同年10月已自行向供應商問價;可推論許是先對一氧化碳產生興趣,再圍繞一氧化碳設計實驗,目的是製造掩飾和煙幕掩藏重大罪行,避免取得一氧化碳時招致懷疑。

●不僅控方專家認為許的實驗沒有價值,連辯方傳召的澳洲臨床藥理學教授Nicholas Buckley,都用禮貌口吻質疑實驗近乎無用。雖然最後一名辯方專家黃志超教授認為實驗有原創意念,計劃周全,但控方直指毫無說服力。

●許金山的確是出色的學者,不是緊張地交功課的大學生,完全有能力深思熟慮設計出良好實驗。可是,除了控方專家批評許的實驗計劃書不合格,Buckley也稱如果他任職實驗倫理委員會,他不會批准此實驗。對於辯方指,有時研究人員會故意不透露一些資訊,以保護自己的研究意念,控方反駁沒證據指許想這樣做。

用瑜伽波運一氧化碳回家殺鼠?控方:瘋狂

●許自稱將一氧化碳注入兩個瑜伽波,用於殺家中的老鼠,打算在花盤或堆肥盒附近放毒氣。控方指首先許家有沒有鼠患,證人說法不一;用常識已想到,一氧化碳不懂選擇或吸引目標,如何確保家中其他人的安全?這不過是許另一個藉口,用以掩藏其真正目的,就是殺害妻子。

●一氧化碳十分危險,據辯方專家Buckley指,用瑜伽波做運載容器乃「瘋狂」做法,即使在法庭般大的空間發生洩漏,也可致命。許作為醫生,亦知一氧化碳可致命,故在實驗室和運載毒氣波的私家車上,都擺放了一氧化碳監測器以策安全,而當他一度發現毒氣波漏氣,他馬上放走波內所有毒氣保障安全。控方還舉例,許曾向周昊翹打趣道,會買多些探測器保障自己能活命。

●雖然證據顯示許十分注重安全,但據他聲稱,他將波帶回家後擺在家人會做運動的地方,他知道子女平時會坐在瑜伽波上,也提過寵物貓試過刮破瑜伽波,卻沒有告知所有家人帶回了危險品,警方在他家中也找不到一氧化碳監測器。

●警方在案發一年後,在許的房間內一個抽屜中,找到一個瑜伽波氣塞,控方請陪審團考慮,這會否就是涉嫌兇器的瑜伽波上失蹤的氣塞。

控方引述政府化驗師的實驗結果,指mini cooper車上的一氧化碳濃度,5分鐘內已超出致命水平。雖然控辯雙方的專家對於車上可容納的瑜伽波體積意見不一,但兩者的數字,實際都足以在車上製造致命濃度的毒氣,並維持一段時間。至於辯方專家指車會每分鐘洩漏50公升氣體,控方專家亦已承認,這只是在車內加壓的情況,而非日常情況。

被告許金山被控於2015年5月22日在西沙路西澳巴士站謀殺妻子黃秀芬(47歲)及次女許儷玲(16歲)。聆訊明續,將由辯方結案陳詞。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