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7日

【東北抗爭者】「社運小辣椒」嚴敏華化身保險經紀 走進人生新一頁

最後更新: 0907 17:46 / 建立時間 (HKT): 0907 12:37

【新增影片】
軒尼詩道,是遊行必經之路,與嚴敏華的新辦公室只一街之隔,但身份不同,心情也不同。昔日寫上政治口號的T恤,換上套裝皮鞋,馬尾束在腦後,就像城市內你我熟悉的上班族,勤懇進取,口若懸河。「我叫人買保險,一定會講呢句:你唔係仲信呢個政府吓嘛?全民退休保障,爭取咗10年都遙遙無期,除自求多福仲可以點?」在東北案終審判決前兩個月,嚴敏華考了保險代理牌照,走進人生下半場。「預咗維持原判,入去坐埋嗰幾個月,最擔心係跟唔到單又跑唔到數。」26歲的她說。

相關新聞:【東北抗爭者】港式父子情深 黃浩銘的建制爸爸以子為榮

記者 呂麗嬋

曾幾何時,嚴敏華有「社運小辣椒」之稱,指天椒級數。2011年,《金融時報》亞洲版頭版,刊登了她聲援艾未未的被捕相片;2012年七一遊行,她因咬傷女警長被裁定襲警罪成,時年20的她還押更生中心;2014年,反東北示威衝擊立法會,她被判入獄13個月。還有反高鐵、佔領匯豐銀行,傘運,她無一缺席。要衝,她總在前頭,公民抗命如呼吸般理所當然。只是人大了,她說心態有點不同。10年間兩度入獄,如今遇到不公義,她仍然感到憤怒,也希望為弱勢發聲,但不違言,步履沉重了,顧慮也較以前多。

相關新聞:【東北抗爭者】爬蟲用品店打工學做生意 劉國樑:要賺錢支援戰友

「我從無後悔過公民抗命,但如果知會坐監,坦白講可能會考慮多啲。我有家人,始終要為佢哋諗,抗爭成本太高,受咗兩次,唔想再坐第3第4次監」。出身基層家庭,母親是推拿師,父親是退休司機,四年前衝擊立法會時,嚴敏華還是單身,前年和來自非洲多哥的丈夫註冊結婚,兩口子住在大角咀劏房,「個天對我叫做唔錯,未坐監時,佢(丈夫)工作嘅文件剛好批咗出嚟,依家做工程,有收入,生活好好多」。

17歲投身社運,今年26歲,這個在示威區總是情緒高漲的烈女,坦言走得有點累。「我最記得嗰時仲讀緊中六,參與維園行動。一班人喺涼亭傾五區公投,當中仲有黃浩銘(東北案另一被告)」。2003年50萬人上街,時年11的她跟在媽媽衫尾的大遊行,是人生首次政治參與。真正的政治啟蒙,要數6年後的反高鐵運動:「真係有實際接觸,識到好多大學教授,社民連星期六又有吹水會,好多討論。」

17歲前的嚴敏華,還不是大衆認識的小辣椒。套用她的說法:是乖,但面目模糊。在保守的主流學校讀書,她直言格格不入,就如坐監。「細個父母管教好嚴,我壓抑自己扮到人哋期望好乖嗰種,校服裙係同學之中最長嗰個,短頭髮,交功課準時,永遠不過不失,只係唔知點解,年年老師嘅評語仍然係特立獨行」。她大笑。同學在說愛情煩惱,為某某男生流淚,她要不懶搭腔,要不一開口就是:世界上仲有好多嘢值得關注。換來的,自然是同儕間一陣沉默。

「最初參與社運,同學都唔理解,覺得你做呢啲嘢係為出風頭,無光環,反而會排擠你」。我行我素的她自然不在乎,在社運圈,她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心中的理想。「到大個咗,諗番啲同學,反而會企喺對方位置諗,對於一個小朋友嚟講,一粒糖就係最緊要,你同佢講非洲好多人捱餓,根本多餘」。與同學格格不入,她努力走出去,為弱勢發聲,愈走愈前。「細個睇包青天,見到夾手指,我喊到收唔到聲,阿媽話呢個壞人嚟,罪有應得,我心裡仍然好難受。」

她說性格似媽媽,大情大性,又理想主義,總不忍看到別人受苦。後來加入社民連,但小妮子自言很早已知不適合從政。「太過直腸直肚,不過我無後悔呢幾年做過嘅,睇到好多、經歷過好多。」只是人生下半場,她說希望站後一點,重新開始。「保釋後等上庭,無嘢做就喺會展做散工,捧吓餐咁,當時嘅上司,見我手腳勤快態度好,問我有無興趣做保險,佢係嗰種典型沉默大多數,好少睇新聞,當然唔認得我」。

以前社運圈人人理念相近,走出同溫層,在沒有前設的環境,她說看似不同陣營的人,反而罕有的「有偈傾」。「佢問得我,我一定要坦白,就同佢講我因為社運坐過兩次監,咁佢當然即時O咗咀,我有同佢解釋,我追求嘅唔係好虛嘅政治論述,係希望為弱勢發聲,係出於義憤」。夏蟲語冰,原本打定輸數,嚴說她的上司竟細心聽完,並說不介意,還多謝她讓自己理解更多。「可能佢好奇怪,覺得我唔似佢想像嘅推欄廢青吧?」她自嘲似的說。

6月考獲保險代理牌照,正式開展新事業。訪問當天重回維園、站在鐵欄前的她,穿的不再是寫上口號的文化T,而是套裝皮鞋,她笑說對這2.0造型已很適應。「以前sell政治理念,依家sell套餐,其實叫人投票,同叫人買衫或者叫人畀錢買保險,分別唔係咁大」。小辣椒其實無變,還是一貫直腸直肚。「結婚後我小產過一次,喺公立醫院感受好深,講真,好有錢嗰啲人係唔需要保險,不過我唔係」。就如她的口頭禪:「你唔係仲信呢個政府吓嘛?」沉澱後的結論,是有點無奈,但除了自求多福,她反問:「仲可以點?」

6月考獲保險代理牌照,正式開展新事業,重回維園,站在鐵欄前的小辣椒嚴敏華,穿的不再是寫上口號的文化T,而是套裝皮鞋,儘管為理想負上代價,嚴敏華說無悔公民抗命。謝榮耀攝 6月考獲保險代理牌照,正式開展新事業,重回維園,站在鐵欄前的小辣椒嚴敏華,穿的不再是寫上口號的文化T,而是套裝皮鞋,儘管為理想負上代價,嚴敏華說無悔公民抗命。謝榮耀攝 軒尼詩道,是遊行必經之路,與嚴敏華的新辦公室只一街之隔,但身份不同,心情也不同。在終審開庭前,她說預了再入獄「找埋條數」,但無礙她走進人生下半場。謝榮耀攝 軒尼詩道,是遊行必經之路,與嚴敏華的新辦公室只一街之隔,但身份不同,心情也不同。在終審開庭前,她說預了再入獄「找埋條數」,但無礙她走進人生下半場。謝榮耀攝 以前社運圈人人理念相近,走出同溫層,在沒有前設的環境,反而「有偈傾」,嚴敏華直言,新工作的上司,正是她以前口中的「沉默大多數」。謝榮耀攝 以前社運圈人人理念相近,走出同溫層,在沒有前設的環境,反而「有偈傾」,嚴敏華直言,新工作的上司,正是她以前口中的「沉默大多數」。謝榮耀攝
2011年,《金融時報》亞洲版頭版,刊登了她聲援艾未未的被捕相片,嚴敏華一夜間成為國際新聞人物。當年的她,不是典型「社運女神」,短髮戴眼鏡一臉稚氣,想到就做。被訪者提供相片 2011年,《金融時報》亞洲版頭版,刊登了她聲援艾未未的被捕相片,嚴敏華一夜間成為國際新聞人物。當年的她,不是典型「社運女神」,短髮戴眼鏡一臉稚氣,想到就做。被訪者提供相片 在保守的主流學校讀書,嚴直言格格不入,在社運圈,她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心中的理想,全情投入。被訪者提供相片 在保守的主流學校讀書,嚴直言格格不入,在社運圈,她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心中的理想,全情投入。被訪者提供相片 如果說2003年50萬人上街,是時年11歲的嚴敏華人生首次政治參與,真正的政治啟蒙,要數6年後的反高鐵運動,還有中六時參與維園行動。那些年,在涼亭討論五區公投,世界充滿可能性。被訪者提供相片 如果說2003年50萬人上街,是時年11歲的嚴敏華人生首次政治參與,真正的政治啟蒙,要數6年後的反高鐵運動,還有中六時參與維園行動。那些年,在涼亭討論五區公投,世界充滿可能性。被訪者提供相片
嚴敏華說自己的性格就似媽媽,大情大性,不忍看到別人受苦。加入社民連,全情投入社運,但小妮子自言很早已知不適合從政。被訪者提供相片 嚴敏華說自己的性格就似媽媽,大情大性,不忍看到別人受苦。加入社民連,全情投入社運,但小妮子自言很早已知不適合從政。被訪者提供相片 那些年的維園行動,關心社會的年輕人在涼亭聚集討論五區公投,當中還有和嚴敏華(持扇者)一同在反東北發展中被判囚的黃浩銘(持咪者)。被訪者提供相片 那些年的維園行動,關心社會的年輕人在涼亭聚集討論五區公投,當中還有和嚴敏華(持扇者)一同在反東北發展中被判囚的黃浩銘(持咪者)。被訪者提供相片 曾幾何時,要衝,嚴敏華總在前頭,公民抗命,在她眼中,如呼吸般理所當然。那些年,政治現實遠不如現在殘酷。被訪者提供相片 曾幾何時,要衝,嚴敏華總在前頭,公民抗命,在她眼中,如呼吸般理所當然。那些年,政治現實遠不如現在殘酷。被訪者提供相片
出身基層家庭,四年前衝擊立法會時,嚴敏華還是單身,前年和來自非洲多哥的丈夫(右一)註冊結婚,「由細劏房搬咗去間大劏房。」她說。被訪者提供相片 出身基層家庭,四年前衝擊立法會時,嚴敏華還是單身,前年和來自非洲多哥的丈夫(右一)註冊結婚,「由細劏房搬咗去間大劏房。」她說。被訪者提供相片 性格樂天,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囚車上拍到的相片的嚴敏華,總是笑容滿面,有時還不忘舉起勝利手勢。 性格樂天,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囚車上拍到的相片的嚴敏華,總是笑容滿面,有時還不忘舉起勝利手勢。 9年間兩度入獄,除反新界東北發展,2012年七一遊行,她因咬傷女警長被裁定襲警罪成,時年20的她即時還押更生中心。 9年間兩度入獄,除反新界東北發展,2012年七一遊行,她因咬傷女警長被裁定襲警罪成,時年20的她即時還押更生中心。
終院今判嚴敏華等13人上訴得直。馬泉崇攝 終院今判嚴敏華等13人上訴得直。馬泉崇攝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