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03日

【六四29】掛「耶穌是主」燈牌 牧師憶屠城:上帝去了哪裡?

最後更新: 0603 13:51 / 建立時間 (HKT): 0603 00:31

從維園六四集會人群中,抬頭望天,就會看見球場對面「耶穌是主」的巨型燈牌。無論是否信徒,很多人腦海都曾經閃過這問題:一直望着這地方,耶穌怎麼想?

相關新聞:【六四29】「無敵維園景」影足10年 居民:港最大規模白事

這塊燈牌來自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創辦人何志滌牧師於2003年決定豎起燈牌,「沙士那一年,我們在想給驚惶不安的香港人信心」。至於燈牌成為維園地標、在漫漫長夜為集會人士帶來剎那遐思,牧師微笑說,那是始料不及。

特約記者 李寶怡

相關新聞:【六四29】維園街坊撐集會冇問題 反怨工展會阻踢波

六四、七一、年宵、慶回歸活動……社會政治的大事件都在「耶穌是主」底下發生。問牧師,維園裡承載着的大小香港事,有沒有影響到同福堂,要辦特別活動回應或配合多年來維園發生的香港大事?

一頭白髮的何牧師,說得溫和,也謹慎。他指多年來教會活動都沒有特別配合六四、七一等日子,「始終我們主張教會應保持政治中立,尊重弟兄姊妹的取態,所以其實我們絕少在教會辦與政治有關的活動」。

何牧師早年在加拿大唸書、傳道,一直希望回中國傳福音,80年代香港落實主權移交,遂與太太回港定居──回來就碰上了六四和移民潮,「那時候很多人離開香港,但我們為了回歸才回港,當然沒有再想回加拿大」。那個年代,基督徒人心惶惶,擔心中國收緊信仰自由。何牧師初期在金鐘港福堂當主任牧師,後來港福堂人數超過300,大家開始擔心規模變大,局勢一變教會即被一網打盡。於是希望成立不同較小規模的教會、將教友分散。今天座落維園對面的同福堂,就是在那個背景下誕生。

談到六四,何牧師說自己沒有任何政治立場,但仍然深刻,「我很記得六四發生那一天,是星期日凌晨,那一天,我們還要去崇拜,我慶幸那天不用負責講道,因為大家都無話可說。發生如此慘劇,所有牧者都茫然,那一刻難免會問,上帝去了哪裡?」直至2000年初,牧師仍然每一年都去六四燭光集會,「我出席維園燭光晚會,從來不會一起喊口號、唱歌,支持或反對誰。畢竟我們認知都受媒體所限嘛,誰也沒把握說自己掌握了當天的所有真相。我出席,是單純為學生哀悼,覺得他們的父母一定很難過。覺得那是一宗悲劇」。

至2000初期以後,牧師不再參加六四集會。「不去燭光晚會不代表我忘記了死難者。我仍然會在家為他們的父母祈禱,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再去燭光晚會,覺得形式不再重要」。為甚麼?「在那之前(停去燭光集會)的某一個晚上,我感到聖靈充滿了自己,感受到神要我專心傳福音、勸人信耶穌。經歷過這一趟感動之後,我意會到要改變社會,唯一方法是靠福音改變人心,否則任何形式的爭取,都是徒然」。

福音傳播大於凡間現世的事。何牧師這一信念,也貫徹在其他議題,例如教會應否為時政表態,「若果大談政治會阻撓傳福音的任務,那我寧願少談政治而專心傳福音。我的底線就是福音,那一天社會禁止我們傳福音,我一定會表態」。兩傘運動期間,群情洶湧,有教友質疑牧師立場不明確,「我不表態,不代表我漠不關心」。傘運首一個月,他幾乎每天都去佔領區觀察,因擔心有暴力鎮壓、學生安危,也在現場祈禱,「我為學生,但也為官員、也為警察祈禱。我始終覺得自己的觀察有限制,所以不會說支持誰、反對誰」。牧師始終完全地持平。

離開之前,記者問牧師,現在路過維園再有六四集會,還有沒有特別感覺,「說實,我確實沒有很激動了。始終都說,改變城市,不靠人力,唯靠福音」。至於六四當日,上帝到底去了哪裡,29年後的今天,何牧師這樣說:「耶穌一直看着地上發生的事情,但祂怎樣想,我卻不肯定。我只肯定祂終有一天重臨大地,給予最公義的審判」。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