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4月17日

「體育界長毛」出山打怪 公義重要過獎牌

9,518
最後更新: 0417 12:55 / 建立時間 (HKT): 0417 00:03

空手道總會被投訴黑箱選拔等七宗罪,受害者包括頂尖精英運動員,引起社會關注,早於8年前已成立「體育界苦主大聯盟」打怪獸的黃柱光,直言今次亂局,反映的只是冰山一角。「制度唔改,呢類新聞只會無限loop」。風波後與太太先後退出柔道界,為控訴不公義制度負上沉重代價,但他說不感後悔:「人生唔係只為獎牌」。抗爭十年,將為人父,他說會為即將出世的兒女重返道場:「唔再係教佢點樣贏排名,而係教佢要為公義發聲」。爭名次的道場消失了,人生的道場猶在,「體育界長毛」如是說。

記者 呂麗嬋

香港愈來愈無公義,體壇,大抵是縮影,近日又鬧上A1。市民搞不清複雜的選拔機制,只知每隔一段時間,換上不同運動項目,鏡頭前總有運動員在流淚控訴。不同總會,不同山頭,今次是空手道,之前是柔道、劍擊和短道速滑,由被轟選拔不公到有運動員「被因傷退出」,醜聞不絕。「體育界從來就係咁黑暗」。自嘲謂是第一代苦主的黃苦笑。應記者邀請重返石硤尾體育館,這個硬漢談起最愛的柔道、談起抗爭期間母病父離世,兩度流下感觸眼淚:「一講柔道,就好傷心」。

由港隊運動員到名教練,曾幾何時,黃柱光眼中只有柔道,以為會在道場終老,可惜,人生就是事與願違。09年港府拆資十多億元公帑,在港舉辦東亞運動會,他的3名學生在選拔賽中贏得八金一銀佳績,原本以為代表香港出戰理所當然,最終卻因被指非總會會員,無緣入選。憤怒的他與學生穿上道袍、拿著黑汽球到場館贈慶。風波愈鬧愈大,他像電視劇《誓不低頭》的鄭少秋,紅著雙眼,與學生日日高舉黑箱選拔的示威牌、派傳單,不肯罷休。

脫下道袍,他還搞了個體育苦主大聯盟,在網上召集不同運動項目的苦主,為受委屈運動員出頭,集結力量對抗封閉體制。豁出去了,決心革命,但現實卻很殘酷。「教練帶頭出嚟抗爭,總會俾人問:你搞大件事,會唔會反而累咗個學生?」長踞的山頭,在小圈子選舉中仍順利當選。那邊箱他的學生贏比賽不能代表香港,這邊廂有家長透過大聯盟找他投訴,說兒子明明夠資格出國際賽但不被挑選,推上報的結果是「總會願談」,條件是「咪再搞事」。結果,交換條件談妥,投訴人一夜間消失了,山頭紋風未動。

「代表香港可豁免考試入大學,又有資助可以專心練習,運動員付出好多,自私或者是必然的吧?」像自問又像反問。追求公平公義,在個人利益面前,總是顯得異常蒼白。被「過橋抽板」,他說最初很介意,後來想通了:「運動員個個埋頭苦練,同個世界隔絕,爭精英運動員資格,爭到好成績入港隊,攞到獎牌,就係圓一生所夢,就係吐氣揚眉」。就連他的徒弟,對他的執著也不意為然。他是運動員出身,這種心情,明白理解,卻不甘心。

「依家嘅社會咁多唔公義,歸根究底,好多人都有責任」。55歲的黃柱光,就是有點硬骨頭。成長於70年代日本電視劇《柔道龍虎榜》風靡的年代,迷戀姿三四郎的拼搏與不屈。原本小富的父親,避共南下香港,在菜市場做苦力,媽媽就打住家工,對下還有一個妹妹,讀書不成的他,不違言是柔道,讓他找回自己的價值。「細個屋企好窮,無錢去日本同台灣讀柔道,就返大陸」。80年代改革開放不久,他考入當時未升格做大學的北京體育學院,接受刻苦訓練,身邊同學畢業後都是省級教練。

決心推動柔道運動,黃柱光回港成立香港柔道學會,自己亦多次獲選港隊,是本港柔道A級賽事60公斤以下組別冠軍,獲邀在警察柔道部任主教練,學生在本地一級賽事中,亦囊括不少獎牌。只是性格剛烈惹火,在高牆特別多的體育界,不賣賬不妥協,難免處處碰壁。與總會攤牌發難後不久,在警察柔道部教了十多年的教職不保,甚至連參賽買保險亦被留難,更遑論旗下班底獲選拔代表香港參加國際比賽。

柔道界再容不下他、同行亦當他大傻瓜,沉寂數年,他說是即將出世的孩子「救了他」:「有一段時間,連柔道兩個字都唔想提」。暮年得子,他的心態有點改變,覺得有責任繼續爭公義,對抗巨人。「愈嚟愈多體育會覺醒,為自己權利抗爭,我唔敢講自己有功勞,但真係覺得安慰」。他說好多抗爭經驗仍然可以分享,對於別人取笑他「不自量力」,他開始比較能一笑置之。「人生唔係只為獎牌、唔係只係得代表香港,我希望我嘅兒女,可以我呢個爸爸為榮」。爭名次的道場消失了,人生的道場猶在,誰說不是?


《蘋果》沙士15周年系列網站,正式登場:
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sars15

原相由何家達攝 性格剛烈惹火,在高牆特別多的體育界,難免處處碰壁,脫下道袍的黃柱光,搞了個體育苦主大聯盟,可惜高牆未推倒,柔道界已容不下他,但他說不感後悔,慶幸仍能如身後的大樹,站得挺直。(何家達攝) 自嘲謂是第一代苦主的黃柱光,應記者邀請重返石硤尾體育館,這是東亞運動會的柔道場館,榮與辱,百感交集。(何家達攝)
談起最愛的柔道、談起抗爭期間母病父離世,這個出名對徒弟嚴厲的柔道教練,兩度流下感觸眼淚:「一講柔道,就好傷心」。(何家達攝) 沉寂數年,黃柱光說是即將出世的孩子「救了他」,覺得有責任繼續爭公義,對抗巨人。(何家達攝) 09年在港舉辦東亞運動會,黃柱光的學生在選拔賽中贏得八金一銀佳績,卻因被指非總會會員無緣入選,憤怒的他與學生穿上道袍,高舉黑箱選拔的示威牌,控訴公帑資助營運的體育總會無法無天。(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拿著黑汽球到場館贈慶,豁出去了。「柔道比賽係擂台定生死,贏就贏,點解可以咁唔公平?」這個怒漢反問。(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風波愈鬧愈大,他像電視劇《誓不低頭》的鄭少秋,紅著雙眼,與學生到處派傳單,不肯罷休。(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李嬪(中)是黃柱光的學生,也是他的妻子,倆口子並肩作戰,抗爭風波後,先後退出柔道界。(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柔道是黃柱光與李嬪的紅娘,曾幾何時,在他眼中柔道是一切,以為會在道場終老,可惜,人生就是事與願違。(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運動場是英雄地,長年艱苦練習,充滿汗水與眼淚,只為勝利一刻。(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由港隊運動員到名教練,黃柱光出名嚴格,徒弟對他又愛又怕。(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由港隊運動員到名教練,黃柱光出名嚴格,徒弟對他又愛又怕。(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黃柱光的妻子李嬪,當年在柔道A級選拔賽中取得兩金一銀佳,可惜仍無緣入選港隊。(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曾幾何時,黃柱光眼中只有柔道,與總會抗爭期間,母病重父離世,讓他留下無法挽回的遺憾。(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空手道總會被投訴黑箱選拔等七宗罪,成立「大聯盟」打怪獸的黃柱光,直言亂局反映的只是冰山一角。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壹週刊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