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26日

楊雪盈fb爆被非禮經歷 籲受害人勿噤聲啞忍

建立時間 (HKT): 1026 20:54

灣仔區議會大坑選區區議員楊雪盈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講述上星期被非禮並報警經過,指受害人通常都不知道如何處理,亦不敢舉報,籲受害人鼓起勇氣說出真相,「不能讓這些人覺得,做出這些極自私而傷害別人的事,可以『食髓知味』,可以沒有後果」,「給卑鄙齷齪的人一個訊息——我們,不會忍」。

楊雪盈於上周三晚上6時在其選區大坑被一名男子非禮,該男子在外賣店碰到楊的臀部及大腿,楊與男子先後離開店後,3次看到該男子的臉孔並尾隨,不讓他離開自己視線範圍,最後尋求附近同事協助及報警。她指中學時曾被嚴重非禮,所遺下的陰影至今仍在,其後亦多次於人多濟迫的地方被非禮,但今次是首次敢於說出來,以往曾經連面對家人也難以啟齒,「之前每次都無講出嚟,因為難以啟齒,亦覺得捉唔到,就係因為次次都冇講出嚟,上星期被非禮一刻,自動開啟咗機制,話俾自己知不能夠再俾呢種人逃之夭夭,加上我熟悉呢區環境,就夠膽跟實佢,如果我唔熟悉環境,我都未必敢出聲,所以我嘅幸運係呢點」。

她又說,被非禮的男或女因危機意識不足或恥於說出口而噤聲以對,自己亦曾是這種處理方式,「不能令非禮嘅人心存僥倖,不能唔講,最後令更多受害者受害」。她又指,目擊者亦不應拂袖而去,當受害人求助時,也不應質疑受害人,令受害人更擔憂。

楊雪盈fb原文

Me too.
If all the women who have been sexually harassed or assaulted wrote "Me too." as a status, we might give people a sense of the magnitude of the problem. #YesEveryWoman
//
最近在網絡中出現了這樣的句子,作為過來人的我,月初時也在私人帳戶分享過。
在人來人往的公眾地方,我都格外的小心。但沒想到,今次是在自己區內發生。就上星期,我在小食店買外賣期間,就在店內被非禮。那是站在我背後的人,刻意「撞上」我,然後扮作不經意——多慣常的做法。

事發之後,腦海中有剎那的空白——就一剎那,很多很多情緒。茫然、不甘、無助、憤怒……可當刻也決定,要冷靜,我一定要報警,更要將此人繩之於法。

小店並無閉路電視,我甫出店就回首,要記住他的五官。原先他走在我後方尾隨我,可後來發現我回頭看他,他就躲在一大廈的樓下大堂,幾分鐘後又出來,往反方向走。

我保持安全距離尾隨他,由於是放工放學時間,街上也算多人。他停下來吸煙講電話,我報警,也通知了辦事處的同事過來。不久他走上了快餐店,我一直與警察保持通話,在約5-6分鐘左右的時間,警察到場搜集證據,並將他拘捕。
//
我不確定這是否算是幸運的事。

我以前曾經有好差的經歷,事發之後,聲嘶力竭也無人幫手,犯事者逃之夭夭,報警也無從跟進。這事情在我心中落下了很大的陰影,那期間,甚至要借住朋友的家,也不願經過那一條每日必經之路。

如是者,這些事件縱使時有發生,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及時反應。相信不只我,很多遇過這樣事件的男性或女性,都有同樣的不快經歷。

為甚麼當時不能反應?為甚麼犯罪者就能逍遙法外,為甚麼必須一次又一次隱忍?今次,我慶幸腦海裏面早有一個機制,就跟自己說,下次下次,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能讓這些人覺得,做出這些極自私而傷害別人的事,可以「食髓知味」,可以沒有後果。

如果我沒有當機立斷,或者不會那麼容易落案起訴,犯人或許就會再度犯案,亦可能會有更多的受害者。而我,肯定的,以後都會害怕行經那段路。由事發約下午六時,到完成落口供,已是晚上十時許,期間要不斷解釋發生的種種,身心俱疲。我尚且如此,何況是程度比我更甚的受害人?我特意在落口供之後,選擇上庭時不用特別保護措施。我不怕面對,該感到羞恥的人是犯罪者,不是我,也不是每一個受害者。

相信很多經歷過類似事件的,不論性別,都會茫然不知如何處理那道傷口。我則聽過不少男性朋友被非禮的經歷,大家一樣的無助。女性朋友直接了當的說,有誰沒遇過?我知道性罪行能舉報的數目只屬冰山一角,落案起訴的更少,能繩之於法的亦更是寥寥可數。

最後,我想用過來人的身份,希望大家能鼓起勇氣,說出真相。我亦希望執法部門能更有對受害人的同理心及相應措施,我會盡力推動。亦請大家如果目擊事件,本著(着)善良正義的心,盡量為受害人提供協助。最重要的,是給卑鄙齷齪的人一個訊息——我們,不會忍。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