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08月05日

【周末動人】創社企 編字典 愚公為聽障童移山

4,477
最後更新: 0805 00:03 / 建立時間 (HKT): 0805 00:01

花了10年時間,聘用聾人研究助理,只為出版首本《香港手語詞典》;又花了另外11年時間,由小學到中學,追蹤聾童在手語雙語教育下的學習進度。她是亞洲推展共融教育的先驅,新近成立社企「語橋社資」,將手語拓展至社區,甚至健聽學童。「唔走出象牙塔,永遠唔會有改變」。愚公移山,花了20年,中大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教授鄧慧蘭,半生無離開過大學堂,這個語言學專家,偏偏對「無聲世界」最上心:「手語研究成功與否,不在乎出版論文多寡,而是有否在社會上改變聾人的命運。」 

記者 呂麗嬋

立法會月前召開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會議,戴上耳機仍聽不到的小四聾生譚啟聰,打着手語發言,講出心中所願:「我哋都有能力入大學,找理想工作,可以交稅同貢獻社會」。可惜現實是手語支援,在主流中小學仍是鳳毛麟角。本港現時約有15萬聾人,懂手語的聾人不足4千,被指是「瀕危語言」。一代又一代人,乾坐課室卻聽不明白課堂內容。「廿年前,我無見過一個香港聾生,可以考進大學」。智力正常卻總讀不上,曾幾何時,未進入聾人世界的鄧慧蘭,滿肚疑問。

由門外漢到成為手語專家,這條逆水行舟至今仍未看到終點的路,她走了逾20年。時年1989年,鄧慧蘭在英國愛丁堡大學完成應用語言學博士學位返港,即在中大教書,矢志培訓英語老師,在香港這個她眼中的國際城市發光發熱。其時坐在她身旁的,是專門研究手語的美國學者James Woodward。「佢唔識廣東話,去聾人會做嘢與職員雞同鴨講,邀請我為佢做翻譯」。無心插柳走進聾人世界,再不能自拔。

「最初同佢哋接觸,溝通係好困難。講唔明、寫又唔明,打手語又唔識」。作為語言學家,深信語言是天賦權利也是本能,就是3歲小孩,餓了都能藉身體語言扭計表態,偏偏在「一度禁用手語」的聾人世界,卻遺失了這種工具,與世界仿似失去聯繫。明明滿肚苦水,卻不懂表達;明明很聰明對世界好奇,卻討厭上學。「接觸多了,你開始明白,語言影響教育,教育影響認知和發展,當中出咗好大問題」。

過去,聾人教育偏向口語而非手語。「社會普遍認為戴上人工耳蝸或耳機,藉讀唇便可正常學習,用手語學習代表失敗。就算係醫生,做完手術安咗人工耳蝸,都不忘提醒個家長:唔好再俾個小朋友打手語,盡量用耳去聽,醫生代表權威,咁樣講,家長點敢唔聽?」作為小眾的聾人,瞪眼看着別人的咀,想方設法「聽到」,方便融入主流成為一份子。但如果戴上人工耳蝸或耳機仍聽不到,那應如何是好?

讀至中三便因「無心向學」,選擇跟聾啞媽媽做清潔工的阿昌,直言除了輟學別無選擇。聾童的教育需要,因有口難言沒被聽見,在大社會下要逆水行舟,難若登天,只是,命運卻讓鄧慧蘭走進無聲世界。96年,James離開中大,臨行前將十個裝滿相簿的紙箱,交給她這個「背後女人」。「這些相片,是他3年來記錄香港手語動作的研究」。戰友走了,披甲上陣,愈接觸得多,她愈想改變,把零散相片資料整合,建立成本土手語系統,又破格聘用聾人助理參與研究。

「自幼學的手語是有韻律,能自然、傳神的表達」。她在辦公室旁多加一張桌子,與助理討論和鑽研,至07年寫成如《辭海》份量的《香港手語詞典》,前後足足花了十年時間。「搞得掂語言,聾人可接受教育,就有機會改善到生活」。提倡以手語雙語教育聾生,重建支離破碎的聾人教育制度,儼如愚公移山,她說很吃力,但卻不能也不想放棄。「你只要代入佢哋嘅世界,就知道佢哋最需要嘅係咩嘢」。

香港不是山區,但讀書,對不少聾人來說,仍是走出貧窮的現實。「過去,佢哋所謂喺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但上堂根本聽唔明老師嘅說話,拉扯捱至中三,就去做啲送外賣送貨嘅基層工作」。不是個個都要讀大學,但關鍵是這批在社會上「失語」的人,是否擁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出完本詞典,其實可以繼續喺大學埋首做研究,但你會知道,唔走出象牙塔,永遠唔會有改變」。03年透過撥款成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提倡手語以助聾童學習,改革聾人教育模式。

包括帶領團隊游說聾校,試推手語雙語教學;又成功游說聖若翰天主教小學及聖母院書院,每年接收6個聾學生入讀一年級,與一般學生一同學習。「過去有不少論文、科研證實,手語在教育上是可行」。爭取資源,獲批撥款仍需向不同持份者解釋,由校長、老師到職員,她直言家長一關最難過。「保證唔會因為手語雙語教育而學少咗嘢或者教淺咗,反而可以學多一種語言,學識點樣與聾生相處」。

共融先導模式,由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追蹤逾11年。同樣於明年試行手語雙語教學的新加坡及澳門,就先後到中大取經,了解實際操作。而鄧慧蘭亦埋首寫作,將經驗結集成學術專書,紀錄這段愚公移山的故事。「喺蘇格蘭,中學生必需修讀兩種外語,其中一樣可以係手語,若有朝一日,香港嘅學校,亦可認同學手語同學德語、法語一樣,你話幾好?」真正的共融社會,不需同情,只需提供平等機會,在香港,這會是遙不可及的夢嗎?

中大語言學教授鄧慧蘭,是亞洲推展共融教育的先驅,成立社企「語橋社資」,將手語拓展至社區,甚至健聽學童,走出大學象牙塔。(馬泉崇攝) 中大語言學教授鄧慧蘭,是亞洲推展共融教育的先驅,成立社企「語橋社資」,將手語拓展至社區,甚至健聽學童,走出大學象牙塔。(馬泉崇攝) 花了10年時間,聘用聾人研究助理,出版首本工具書《香港手語詞典》,詳細紀錄香港地道手語。(馬泉崇攝) 花了10年時間,聘用聾人研究助理,出版首本工具書《香港手語詞典》,詳細紀錄香港地道手語。(馬泉崇攝) 半生無離開過大學堂,鄧慧蘭是權威語言學專家,偏偏對「無聲世界」最上心,一條路逆水行舟,她走了20年。(馬泉崇攝) 半生無離開過大學堂,鄧慧蘭是權威語言學專家,偏偏對「無聲世界」最上心,一條路逆水行舟,她走了20年。(馬泉崇攝)
鄧慧蘭03年透過撥款成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提倡手語以助聾童學習,改革聾人教育模式。(馬泉崇攝) 鄧慧蘭03年透過撥款成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提倡手語以助聾童學習,改革聾人教育模式。(馬泉崇攝) 時年1989年,鄧慧蘭在英國愛丁堡大學完成應用語言學博士學位返港,研究英語的她,無心插柳走進聾人世界,再不能自拔。(受訪者提供圖片) 時年1989年,鄧慧蘭在英國愛丁堡大學完成應用語言學博士學位返港,研究英語的她,無心插柳走進聾人世界,再不能自拔。(受訪者提供圖片) 鄧慧蘭是2013年人道年獎得主,其時與聾健師生合照。(受訪者提供圖片) 鄧慧蘭是2013年人道年獎得主,其時與聾健師生合照。(受訪者提供圖片)
港府對手語雙語教育並無支援,鄧慧蘭過去10年,透過申請不同基金,在幼稚園及中小學試推先導性教育計劃,愚公移山。(受訪者提供圖片) 港府對手語雙語教育並無支援,鄧慧蘭過去10年,透過申請不同基金,在幼稚園及中小學試推先導性教育計劃,愚公移山。(受訪者提供圖片) 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於2010年承認主張放棄手語教育是錯誤決定,惜已賠上多代聾人的人生。圖中鄧慧蘭在亞太聽力語言國際大會演講。(受訪者提供圖片) 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於2010年承認主張放棄手語教育是錯誤決定,惜已賠上多代聾人的人生。圖中鄧慧蘭在亞太聽力語言國際大會演講。(受訪者提供圖片) 創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提倡手語以助聾童學習,改革聾人教育模式。圖中她正指導亞太區手語培訓計劃學生。(受訪者提供圖片) 創立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提倡手語以助聾童學習,改革聾人教育模式。圖中她正指導亞太區手語培訓計劃學生。(受訪者提供圖片)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