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06日

【有人喜歡男】社運男空少拋開枷鎖紐約註冊成「夫夫」

毋懼世俗眼光,民陣發言人岑子杰與任職空少的Jerry於紐約成婚。(何家達攝)
建立時間 (HKT): 1106 06:00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空少Jerry(化名)的平凡願望。他今年38歲,自言早想安定下來,「人大咗買樓結婚,係順理成章」。兩年前,他趁伴侶到台北參加同志遊行後,在機場接機、求婚,見證着整個過程的友人笑言,當事人嚇得雞飛狗跳,「圍住架手推車跑圈,好似捉小朋友打針咁!」二人其後往紐約註冊,無名指上從此多了一圈小玩意,「係藍寶石,因為我哋都鐘意藍」。

記者朱雋穎

他的丈夫是社運活躍分子、民陣發言人岑子杰(Jimmy,28歲),一個抨擊建制、抗拒婚姻制度的人,甚至對Jerry嚮往那種生活,嘲諷道「佢變態架」,孩子氣地說若非Jerry「死纏爛打」,才不願意結婚呢。Jimmy更定下三條不平等條約:「我同我啲ex(前度情人)一定耦斷絲連、你唔會比我嘅工作重要,同埋,我一定會去滾!」Jerry都一一接受,「其實佢好有正義感,講咗係咁就係咁,唔會假得去邊」。

婚後,Jerry與家人同住天水圍,Jimmy卻仍住在香港彩虹的會址,二人均說生活習慣太不同,Jerry長期不在港,在港時早睡早起,生活規律;Jimmy日夜顛倒,披星戴月,傘運期間逾月未曾歸家,隨時準備因抗爭被捕、上庭甚至入獄,「佢舊年生日時都要去佔領區先見到我」。

二人與彼此的家人關係都很好,Jimmy甚至說母親疼錫其夫多於自己。Jerry任職的公司在政策上對同志友善,同性婚姻伴侶可享與異性婚姻伴侶同等的福利。不過,即使在職場、家庭中獲接納,Jerry還是不敢在街上牽着Jimmy的手。

「去到荷蘭,都要我迫佢先肯喺街上拖手呀!」Jimmy以孩子的語氣說。

「但喺巴黎塞納河畔我哋唔係有拖住手雨中漫步…」Jerry靦腆回應。

「因為嗰度冇人吖麻!」Jimmy賭氣說。

Jerry坦言,社會上對同志抱奇異眼光的人仍多,即使有望通過多元成家法例的台北,亦曾被嬸嬸質問「兩個男人牽甚麼手?」,令他尷尬不已,「我唔想被人指指點點」。他又坦言,對所謂正常人生十分嚮往,選擇在機場求婚,就是因渴望公開二人的關係,獲世人的祝福,卻矛盾地擔心着惹來反效果,「機場係全世界唔同文化嘅人都有嘅地方,人哋比較易接受,唔會尷尬」。

「我成日要佢拖手,係佢(Jerry)唔肯。唔敢拖手同社會氣氛有關,佢好擔心會惹嚟麻煩,一般人唔會因為有伴侶而有麻煩,同志卻會,咁本身就係一個問題」。Jimmy說。

Jimmy向來懶理世間枷鎖,始終忠於自己,平權與否似乎對他都影響不大?他說,「每個人性格都唔同,有啲人比較strong,可以靠自己fightback;但好多人被人鬧,係會退後,再鬧,再退。社會上有好多溫柔婉約可愛嘅同志,面對歧視唔敢出聲,受辱罵打壓時會躲在暗處發抖」。他說到,中學時一位老師的同志身份,因周刊的獵奇式報道而曝光,遭校方辭退,無從在教育界立足。

他又指出,亞洲鄰近國家,年內在性小眾平權比香港先進得多,尼泊爾在公民證件及護照中落實加入男女以外的「第三性別」;泰國也通過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條例。香港卻是毫無寸進,質疑就算成立反性傾向歧視委員會,也是姿態多於實際,「俾大家拗交拗一年,就當自己做咗嘢,其實咩都冇做過」。

人生而平等,現實中性小眾得到「頸都長」,莫說平權,更基本的反性傾向歧視立法仍遙遙無期。本屆同志遊行明日舉行,主題為「喚醒平等 擁抱不一樣YellOutforEquality」,下午2時在銅鑼灣維園起步,主題衣着是黃色。去年的同志遊行有8,900人參加,人們不分攣直、hehe或sheshe,挺身走到陽光下宣揚包容、接納與平等的美好。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