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10月24日

【短片】【專訪】人道學者三闖ISIS陣地烽火大地上助受害者

建立時間 (HKT): 1024 06:00
埃及裔人道學博士YvetteIsaac希望全世界包括華人協助受IS迫害的伊拉克人。

一切國族、宗教、歷史都可以是陌生的,但人的感覺接近。埃及裔美國籍人道志願者YvetteIsaac,過去一年幾度到訪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State)武裝分子活躍的伊拉克北部。

記者:冼麗婷

「我們在山上面,他們在山下的村莊。」坐在香港觀塘的工業大廈22樓落地窗前,Yvette掃開百葉簾,俯視地面,那雙中東女人的神秘眼睛,堅定地望着記者說:「就像從這裏望下去那麼遠。」伊斯蘭國武裝的人,在相距300米外,她能看到他們的臉容。

「他們也可以看到你?」記者問。
「可以。」Yvette眼神從不迴避。
「但他們沒有進迫?」
「沒有。」
「為何他們不進迫?」

「相信神會保護我」

「因為我們基督徒相信神,神召喚我們去,祂會保護我們,上天派的軍隊會保護。」YvetteIsaac從事人道救援志願工作多年。去年12月開始,三度深入伊拉克等地,為被伊斯蘭國武裝蹂躪的受害者,提供創傷輔導及醫療人道物資援助。伊斯蘭國IslamicState(IS)以前稱為IslamicStateofIraqandSyria(ISIS),影音使團創世電視把Yvette過往訪問拍攝IS受害者的片斷製作成紀錄片《走近ISIS受害者》。她早前遠道來港,述說遙遠的經歷。在香港armchairreporting的人,能控制說話,沒能控制思想。一般人都相信,IS恐怖份子非常危險,她以宗教理由解釋全身而退,是有點不可思議。

「除了神保護,還有其他因素解釋為何沒有危險事情發生在你身上嗎?」
「我沒有其他解釋。我們受呼召到那裏去,那呼召我們的,會保護我們。」在那裏,她聽過槍聲,也可以看到開火。
「但依然沒有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
「沒有。」

YvetteIsaac生於埃及,畢業於開羅大學心理學系。80年代移居美國,後來創立美國基督教非牟利人道組織RoadsofSuccess,她也是涵蓋21個阿拉伯語國家的福音訪談節目主持,關注婦女及兒童問題。因為長期從事人道救援工作,洛杉磯一間基督教大學PromiseChristianUniversity向她頒發人道學博士學位。

過去一年,她到伊拉克並非為了接近危險,而是為了支援身處險境裏痛苦無助的人。

事緣去年的一天,她收到一個遠方打來的電話,那不是天國,是地獄。

「以往每天晚上,猶如有你在我家中作客,現在,我沒有家,沒有電視,甚麼都沒有了。我只有一部電話,我想你知道,我已失去所有。」一個伊拉克長期觀眾,給美國女主持打通了電話。絕望的人,只懂訴說絕望。天邊苦難看不到,但感覺得到,因為,遠方的人也有靈魂。

2014年8月,IS攻入伊拉克北部摩蘇爾以西100公里的辛賈爾城鎮(SinjarCity)區,對雅茲迪人(Yzidis)滅族式屠殺,又擄走婦女作性奴隸。過萬人逃跑,被IS圍困在辛賈爾山區。12月,庫爾德軍隊的地面攻擊,和多國聯軍空中夾擊,將IS驅逐出辛賈爾地區。就在當月,YvetteIsaac和當律師的女兒JacquelineIsaac立即從美國前往伊拉克,去到辛賈爾山區難民營援助難民。另外她還到過伊拉克杜胡克(Dohuk)、巴德拉(Ba'adra)、艾比爾(Erbil)、扎胡(Zakho)等伊拉克北方城鎮。每次行程由6天到10天不等,有時是20多人,有時只有10多人。

在照片裏,看到她到訪的辛賈爾山區,荒涼得只有石頭,小小的帳篷緊緊相依,裏面留着去年經歷戰爭的婦女與小孩,大多數男丁,都被殺害了。而在這個區域附近,伊拉克以北,就是爭取獨立的庫爾德斯坦(Kurdistan)。Yvette說,這個地區,接收了過百萬來自伊拉克全國的無家者,由庫爾德軍隊保護。

「他們對抗IS,好等沒有更多人被殺;他們對抗IS,令不會有更多城巿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他們對抗IS,令他們還沒有來香港、來美國。但相反,沒有人與他們同一陣線,只有很細小的支持。」她說美軍留下的先進武器落入IS手上,庫爾德軍隊裝備相對非常簡陋,很容易就會被敵方殺死。「是啊,即使我們去那裏,也很容易被殺。」

無數女孩被蹂躪販賣

伊拉克戰事香港人或許不熟識。從1991年美軍「沙漠風暴」攻打伊拉克,到2003年3月美英出兵伊拉克,伊斯蘭極端組織在此前後建立。「他們(伊拉克人)本來跟你我一樣,有美好生活,甚至是富有人家。候賽因(SaddamHusain)2006年12月被處決後,伊拉克內戰,美國派兵介入,但當時候他們仍能有家棲身。」按聯合國統計數字,2006年至2007年初,伊拉克平均每天有100個平民被殘殺。噩夢如此真實,戰亂仇恨循環,一個族壓迫另一個族,一個宗教對付另一個宗教。YvetteIsaac說,去年8月,IS入侵北部,闖進信奉基督教的雅茲迪人家家戶戶說:「你要不當穆斯林,要不繳納稅項,否則,一是被殺,一是離開。」她說,有些人給錢後逃脫,有些人被殺,很小部份人改當穆斯林。然後,又是滅族式屠殺,以萬計雅茲迪人及基督徒逃亡。還有無數美麗的女孩,被IS武裝份子囚禁當性奴。據Yvette聽到的,女孩被不斷淫樂,一天兩天厭了,又被放出來公開不斷販賣,有些甚至販賣到歐洲。

「我們見過年紀最小的,只有5歲的女孩,經歷創傷後,不能言語。我們也聽過有一位8歲的女孩,被蹂躪後掉棄,有人把她背起救走了。小女孩接受心理醫生檢查時,嚎啕大哭像一個看到恐怖東西的女人,她根本還未了解自己性的部位,那些IS禽獸,對她做了禽獸不如的性侵犯,包括正常的,不正常的。最終,她救不回來。」

和平富庶的國際城巿人,跟看來像蠻荒一樣的世界,一樣不希望生活在恐懼與魔鬼國度。Yvette多年來曾到過敍利亞、約旦、埃及和伊朗等國進行人道救援工作,她遇上很多了不起的人,有學識的,有智慧的,還有經歷深淵萬重的小孩子。她隨手指着《走近ISIS受害者》海報一個11歲女孩Basema,為了逃避IS的人,她曾在萬劫不復的黑暗煉獄,夢魘般衝去茫茫不知處。她經歷的、看到的,就是人間生死萬惡與至善的輪迴,一切,都告訴了Yvette媽媽。

「當ISIS來到辛賈爾山區,她逃走,其間,一個女人在她面前誕下嬰孩。她也親眼看到同班女同學,因為缺水,最終死在眼前。留世的小女孩,一邊悲泣着,一邊還在跑,靠着吞不停流下來的淚水,最終存活。」喝過眼淚的人,每一顆淚水百般滋味。而那一顆顆最絕望最苦澀的,卻也原來是生命源湶。

「她跑了多久?」記者問。
「8天!」
「最終她到了哪裏?」

婆婆寧死不當穆斯林

「高高山巔之上。後來,戰事完了。她跟人群回到營地,我遇見她,聽她的故事。」看見光明,始知到了如神領的高山之巔。黑暗真有盡頭?走過死亡的受害者,讓人明白,善惡正邪是可以對決的。

「有一位80歲婆婆Raheel,IS份子來的時候,一如其他人,迫她當穆斯林。婆婆拒絕說:『我是個基督徒,我不會當穆斯林,你想殺我嗎?立即就殺吧!』她不斷吼叫,叫他們殺她。那些IS的人說:『你連被殺都不值得啊』。」最後,婆婆帶着14個跟她一樣沒有屈服的人逃走,途中遇到一輛車,把他們送到安全地方。

又有一個全身癱瘓的少年Joy,與192個癱瘓及年老的人,全都被鐵鏈鎖在一起,IS的人對他們說:「你們根本不值得生存。」一眾如壓傷蘆葦的癱者、老人,被拘押到一個熾熱得只剩灰燼的野地掉棄,想借高溫把不能動彈的可憐人逐一吞噬熾死。後來,庫爾德武裝的車輛經過,少年是其中獲救的人。

有一些處境,我們無法想像。人道救援者從走近危險,向無助者拖救,又走到文明處境裏的人面前,述說故事。兩個國度,像跨過生死茫茫深溝,一言難盡。她第一次看到IS分子時,腦裏在想甚麼?

「腦裏想甚麼?我想,為何全世界還不起來對抗,為何我們作為人不向邪惡者說夠了!是為了錢?是為了權力?還是為了甚麼?」伊拉克在世界歷史舞台,因燃油而起的政治,因經濟而生的權力,國外國內,紛擾不息。在平民百姓來說,很多時候,做一件事情,是因為它背後有無數解不開的問號,而有些問號,有一刻又可能看似極度荒謬的。

「你有勇氣跟他們(IS分子)對話嗎?」
「我沒有跟他們對話,我也不想。」
「你可以大聲質問他們為何要這樣做,你說神保護你。」
「是,但我沒有機會跟他們說話。」

在想像與勇氣之間,記者問基督教人道者,IS與明文之間存在縫隙,有否想像有人可以跟他們聯繫,並問他們為何要如此作惡?埃及主持沉着的想起一個故事,世事有想像的空間就有可能發生。她說,有一位叫Nadine的姑娘,也是雅茲迪人,她知道IS那邊人的電話,於是致電他們,計劃拯救在他們手中的女孩,這故事也被拍攝為紀錄片。

「看見IS會否恐懼?因為,他們最終可能會把槍口指向你。」記者問。

與女兒探受害者家屬

「當你看到身邊的人在受苦,當你看到身邊的人很勇敢不怕危險,你不會只想着自己,而是想去幫助他們。我們在那裏只是過客,10天,6天,但他們呢,日復夜來,住在那裏,婦女、兒童及受傷的人,她們需要醫療物資,令那裏的醫院可以運作,那是個戰區,物資缺乏,我們需要全求的支援力量。冬天快將來臨了,那裏的冬天非常寒冷,為何我們不向他們提供睡袋、外套及雨衣,他們基本上只睡在沙漠上,他們要食物,也需要水。」走過荒漠,她眼裏,還留着等待救助的人。局外人,只看到自己的世界。兩者沒有對錯,需要的是了解。Yvette說,那裏的工作,不是給恐懼的人去的,但即便你不恐懼,也不一定需要你。「若果你沒有可以幫上忙,不要到那裏去。」她說,醫生、心理學家、商人甚或窮人,每人都可以各盡其職,「窮人也可以每月捐1元,有錢的可以運物資,學生可以用社交網做繙譯。」

結集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及權威學者評述伊拉克戰爭影響文章的《TheIraqWaranditsConsequences》,王賡武在前言提到,伊拉克戰爭對所有人都有影響,美國於911以後2003年出兵伊拉克,成為世界各國如何審視美國的轉捩點,尤其如何看美國那種試圖重整世界秩序的野心,而戰爭對伊拉克及伊拉克人民,都絕對是悲劇。

戰爭最大的悲劇,除死亡,還有仇恨。Yvette的女兒Jacqueline在約旦難民營跟一名六歲敘利亞男孩一起看空中直升機,據說上面載着聯合國官員,異鄉逃難的男孩望着直升機,說了令人心寒又心碎的說話:「我希望上帝摧毀約旦,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也要發生在其他所有人身上。」小孩子是世界的倒影,感受愛,就會愛,充斥恨,就會恨。

2015年2月中,IS發佈21名埃及基督徒人質被押送北非利比亞一處海灘斬首,影片震撼人心,公佈後一個月內,Jacqueline也跟着媽媽Yvette前往埃及受害者的家鄉塞馬盧特市區Samalut的村莊,探訪受害者家屬。她也到過美國國會聽證會為IS受害者發聲。母女兩人都關心經歷戰火殘殺小孩的成長。

「你每次出訪,會不會也擔心女兒的安危?」

「當你心裏有感動、被感召,知道需要做一點事情,就會去做,不管代價多大。我們要有勇敢的心,正如一個女人會懂得怎樣保護自己的兒女,即便你如何漂亮、如何獨特,當危難到臨,一樣會如獅子勇猛,這就是真實的我們,我們都是獅子。」世界的一方淌血,世界的另一方有人希望撫慰。此刻,女人道志願服務者,兩片塗上紫紅的口唇,有說不出的亮麗。
Yvette說,她仍會到伊拉克協助有需要的人。

(《走近ISIS受害者》10月26日播放最後一集,晚上11時於有線電視15台、香港寬頻數碼電視719台、Now寬頻電視545台及創世電視App同步播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