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12日

蘋人誌:黎青龍 這條青龍不太左

擁有橙紅色保時捷跑車的黎青龍直言,對金錢和權力毫無興趣。

前高官余黎青萍獲林鄭月娥委任加入監警會後,上周五其弟、肝病權威醫生黎青龍現身醫管局大樓集會,站立不語,又先後在香港之路、瑪麗(醫院)之路排人鏈,這條青龍不太左。

早年以22歲之齡在香港大學醫學院執起教鞭,至今仍是紀錄。如今黎教授年屆70,教學生涯跨越近半世紀,一直深受徒弟歡迎,上周五就是得意門生陳沛然請他去集會。一生享受愛戴,權力可免則免,他說:「I don't want to have too much power!」愛榮譽不等於權力慾?「那些不是power,power是控制別人,榮譽是人家給我。金錢和權力很多人喜愛,我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
撰文:陳勝藍 攝影:李家皓

相關新聞:後記:只曾操刀六次

話說黎家有三位千金,青萍、青霜、青微,都是古代劍名,孻子青龍則來自關公的青龍偃月刀,三劍一刀各有成就,想必父母很會帶孩子,黎青龍卻說爸爸很兇,每每出動藤條,女兒穿校服裙露出雙腿,故此往腿部以上招呼;兒子穿長褲嘛,無差別亂打一通,很有元朗風味。

老爸硬要子女喝涼茶,兒子誓死不從,被揑着鼻子灌下去,這手段則很像ISIS。媽媽雖愛惜這個孻子,往往警告他若再頑皮,轉介爸爸整治。當年說苦口良藥,黎青龍當上肝病醫生才知何首烏、桑寄生、靈芝等69種中藥損害肝臟;兒時慘痛,如今則重視自由,訪問這天百多萬元的橙紅色保時捷跑車現身,還有粉藍色姣爆Burberry公事包,過千元在Harvey Nichols買的搪瓷煲呔,問他一身最貴哪裏,他指着鼻子說:「是我……的自由!」他解釋:「我很support freedom,as long as peaceful protesting我都贊成。」別怪黎教授滿口英文,雖然大名來自《三國演義》,他看的都是英文版,「所有violence我都不贊成,人民或警察兩邊都不贊成。」他也曾遊行,認為市民和平示威不應被鎮壓拘捕,「人民要peaceful,警察也要peaceful,they(警察)are supposed to be peace keepers,人民也不應該有暴力。」

與姊黎青萍各有各做

遊行、默站、排人鏈是他維護自由的方式,「我覺得everyone should be free to do what he or she wants,除非他要傷害人,那就不行。」那視乎何謂傷害,「Laser pointer我們用來教書,現在都說不可以用!Laser pointer不會傷害眼睛,要睜大眼睛才受傷。黐線,一射你就合埋眼啦,所以攞嚟講!」

同是自由原則,余黎青萍了解這個弟弟熱愛教書,從沒招他到官場;黎青龍也尊重姊姊,今次監警會的事沒說甚麼,他說:「我家姐一直做政府工,林鄭競選時她好像有份幫手,現在她做那邊(監警會),各人有各人的自由。」訪問中有些關於其姊的內容不便報道,記者苦求靚仔教授,有甚麼可以寫?他笑說:「寫我靚仔!」

靚仔是黎青龍一生的使命,下月滿71歲,如此說來他是天蠍座,「的確是天蠍座,sexy嘛,你不知道嗎?」衣着果然sexy,訪問這天紫紅恤衫、紅鞋子。他最喜歡彩虹顏色,不愛灰黑,衣櫥有紅橙黃綠藍紫白的西裝,「昨天(受訪)穿了(白色)西裝,今天刻意不穿。」大熱天時穿西裝?「人醜靠衣裝,我很遲很遲才覺得自己樣貌OK,我小時以為自己不是好樣,沒有人喜歡我。」那麼第一次拍拖在何時?「怎樣qualify to拍拖?」難道要記者請教第一次性行為嗎,自己界定吧!怎料他玩世不恭,答案殺我一個措手不及:「第一次性行為是和自己,哈哈!」

答的一方為老不尊,問的那邊也沒大沒小,問他底褲甚麼顏色,「底褲沒有黑色,好像沒有黃色,現在這條是紅色。」鞋子有N對,用來配襯衣服。每幾天染髮一次,唇上的髭黑多白少,故此留下,下巴的鬚白多黑少,一根不留。圖中這款保持捷跑車去年本來價值100萬元,特別版盛惠140萬元,一次過付款。至今未婚,決定做一輩子的公子哥兒,到了這把年紀卻拒絕討論老頑童話題:「你見我已經是一個老頑童,哪須討論?」

自認嚴師受學生愛戴

很難想像這種人是學術天才,雖然事主謙稱愚蠢——三歲讀小學,九歲進入男拔萃,中學時期替人補習,一生未試過接受補習。神童16歲考入港大醫學院,21歲以全級首名畢業,更是榮譽生,1971年22歲返回母校執起教鞭。71至74年學生年紀都比他大,試問他如何服眾?「阿sir有料一定服!」早熟早衰的理論在他身上用不着,一教便是48年,其間只要出自港大的醫生一定是他的學生,估計9,000個,早期徒弟更已退休,反而老師仍然春風化雨。

一生都在教書,究竟為人師表有甚麼好玩?他說:「你啟發到別人不好嗎?自己懂得一些知識,然後pass on給他們,希望他們變成好醫生,甚至教學生,那不好嗎?」香港缺乏醫生嗎?「醫生當然缺人,越來越多病人,越來越多老人家,例如我!」

老馬有火,論兇狠黎教授不遜其父,「我很惡,學生也知道……別說惡,很嚴厲吧,知識一定要懂,不懂會被我罵。」有學生捱罵哭了,但為數不多,「Pierre(陳沛然)本事,當然沒哭。譬如學生要present一個patient,他自己揀的,個patient他認識,我不認識,事前麻煩你查清楚。結果有甚麼病也不知道,胡亂present,我當然越問越不歡喜,該罵了吧?」其他教授上兩小時的課,黎教授上足五、六個小時;過去兩個學年教學210、250小時,多其他教員何止一倍,因此嚴師反受學生愛戴,結婚派帖少不了他這一張,黎青龍卻最怕聽雙方家長上台演說,貼錢買難受,「所以如果離婚,再結婚不要請我!」

愛捉精靈更愛執教鞭

畢業生總是呈上禮物,近來知道這個老頑童迷上Pokemon GO,送來兩個手機套,其中一個畫上老師穿上黃色西裝,肩上還有比卡超。記者自以為風趣,說李家超也被他收服,豈料他不明白,仍說:「我明,但我不知他是誰,所以我很蠢,不是天才。」記者以為捉弄了他,怎料他問助手:「捉到精靈嗎,怎麼你沒替我捉?」我幾乎口吐白沫,他反問:「這麼受歡迎的遊戲,怎麼你不玩?」天才一心多用,令人懷疑他不是嫌學生懶,是嫌他們蠢,他承認:「他們是蠢,他們不肯用心。不要說蠢,說蠢他們會哭。」記者正要沾沾自喜,他又低頭捉精靈,我抱怨,他抗議:「為甚麼不能玩?Dual function嘛!」訪問限時一個半小時,之後他有要事——去九龍公園捉精靈,「是EX Raid,所以好X緊要!」

黎教授甚至一邊教書一邊打機,哪有心神聽學生present?「我當然有聽他們說話,否則怎樣罵他們?正如我和你談話期間也捉精靈,有沒有因此說得不好?」他強調學生比精靈要緊,一旦影響教書便放下手機,話雖如此,另一個手機套寫上:「I promise I'm not catching Pokemon」,學生擺明向老師叫陣,然而老頑童不是浪得虛名,手指一伸,遮蓋not字,何須多言?

面子很重要嗎?「很難說,譬如我很喜歡學生歡迎我,現在成為醫生的也很歡迎我,被我罵哭的也喜歡我,這個很重要,名譽比面子重要。很多人引用我的論文,我很開心,我不知道這算不算面子。」翻查Google Scholar,1998年他以拉米夫定治乙肝的學術論文已被引用逾2,400次,的確是榮譽,不是面子。幾次證明乙肝新療法有效,扭轉了治療的方向,令他成為全球乙肝三大權威之一。

如此學術權威,多年來從沒向其他大學敲門,如果有所謂港大人,他認第二,其他人只能認第七。2013年65歲終身聘用合約行人止步,他不做廢老,先後兩次續約至17年,只是月薪由廿多萬大減至五萬。到了兩年前69歲,大學遴選及晉升委員會給他23個月合約,不夠兩年便不必驚動校務委員會,但校方表明這是最後一次,今年5月底約滿後若然留任,必須改稱兼職教授。他不計較工作量比人多,工資比人少,只是兼職二字令人難受。千山萬水幾經折騰,終於續約至2021年5月底,名片上的教授、專科醫生銜頭一概保留,兼職聘用只有雙方知道,無論如何他必定在港大教滿50年,黎教授抹把汗,學生歡呼。故事未完,兩年後他仍會爭取續約,「我要做60年、70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