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12日

三兒被囚 十孫失蹤 喪偶婦陷崩潰

兒子被囚、丈夫病逝,阿合提汗身心同受煎熬,「我實在受不了。」

《蘋果》透過哈薩克人權組織Atajurt,接觸不少哈薩克族被囚者及其家屬,Atajurt辦公室內有一幅牆,貼滿失蹤者的照片,照片下寫有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碼及失蹤日期等資料,然而他們只是冰山一角,據聯合國估計,新疆有逾百萬人被囚在所謂的再教育營。

吾拉麗汗.阿賓與丈夫吐爾遜別克.哈比是哈薩克族人,原於新疆生活,2014年舉家移民哈薩克,丈夫在新疆的大哥前年過世,他返新疆奔喪時被捕,並軟禁在親戚家,從此失去聯絡。丈夫被軟禁,吾拉麗汗擔起家庭生計,照顧三個子女,生活拮据,惟她仍堅持到Atajurt錄製證詞影片及接受外國媒體訪問,希望藉此向中共施壓。

相關新聞:夫妻被迫離婚永不相見

「家庭人生全被毀」

親人在遠方求助,中共卻強迫他們離婚,藉此噤聲。吐爾遜別克指,被軟禁期間,中國公安要求他向妻子提出離婚,並要脅「如果你想擺脫罪名,你必須跟老婆離婚」,並要他警告妻子不可再亂說話。吾拉麗汗憶述當時的情景不禁落淚,完全不相信丈夫會與她離婚,「完全不可能」,因此未有答應,不屈服的她繼續向國際求助,丈夫被困近18個月後終於歸來,身體狀況大不如前,需住院一個多月。

在丈夫被囚、生活拮据的日子,吾拉麗汗還承受着喪弟之痛和思母之苦,她表示母親及弟弟分別於2018年8月及4月被關集中營,聽說母親在12月時獲釋,惟無法聯絡到;去年8月收到弟弟在集中營自殺身亡的消息,懷疑弟弟是被自殺,憶及此,她泣不成聲,「我非常想念媽媽,無法參與弟弟的葬禮,也無法回去,我每天都在哭泣中度過」。

吾拉麗汗憶述,三個子女知道父親被囚後,情緒及學習受嚴重影響,「大女兒每天都哭,三個孩子、丈夫、自己,每一個家庭成員都是受害者」,她直言非常恨中國,「原本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摧毀,可以說整個家庭、人生全部被毀。」

被囚在新疆集中營的過百萬人中,還有花甲老人阿合提汗.哈利達的三個兒子。65歲的阿合提汗在新疆伊梨古斯縣出生,與丈夫是哈薩克族人,2006年與孻子及丈夫移居哈薩克並取得居留權,其餘三個兒子均留在新疆生活並娶妻生子,三個家庭共有14個子女。

阿合提汗指,三個留在新疆的兒子是普通工人,三個兒媳都是維吾爾族,均是穆斯林,會參加禮拜禱告,且會戴頭巾。2018年2月18日,她突然收到消息指三個兒子已被捕,三個兒媳於翌日亦同被捕,「再也聯絡不到」,兒子被捕原因是參與禮拜禱告,兒媳除了戴頭巾外,還因為本身是維吾爾族,「與外族通婚」而被捕。

三個家庭在兩日內失去音訊,遠在哈薩克的阿合提汗只能從往返中哈的同鄉口中,拼湊出家人的現況,除了三兒媳據說在2019年初獲釋,與其四名子女現被軟禁在家,其餘五人仍被囚,十個孫兒更是不知所終逾一年。阿合提汗聲淚俱下,她指最小的孫兒只有兩歲,「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裏,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人照顧……」

至親杳無音訊,老伴得知噩耗後更一病不起,「丈夫受不了打擊,在床上躺了幾個月後就去世了」,她身心同受煎熬,「我現在的健康非常差,掉了很多頭髮,實在受不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