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12日

世道人生:詩歌三首析義 - 李怡

詩人楊煉近日有一首詩《致香港人》。楊煉是中國著名的朦朧派詩人,89年六四後,他與另一位詩人顧城聯名寫了一首散文詩《悼詞》,追悼在六四被殺害的年輕學子,其中的句子:「你們死了,廣場死了。他們說現在勝利了,以為死能保護他們罪惡的生活。/我們活着,我們把心交給你,交給死者,讓你們在我們身上復活,完成你們未完成的使命。」

30年後,楊煉似乎知道抗爭的使命無法在大陸人身上復活了,而香港爭自由反奴役的抗爭,使他寫出一首詩《致香港人》:

「你們是星,我們是夜;/你們點燃,我們熄滅;/你們是漢,我們是奸;/你們淚熱,我們心死;/你們赴死,我們偷生;/你們走上街頭,我們縮進沙發;/你們為明天而流血,我們為今天而苟活;/你們珍視愛的寶貴,我們死守命的價錢;/你們三十年前還沒出生,我們三十年後已經腐爛。」

***

今年5月,我在台北胡適公園的箴言牆,看到根據胡適手迹刻下的南宋楊萬里一首詩:「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後面胡適寫道:「南宋大詩人楊萬里的桂源鋪絕句我最愛讀,今寫給儆寰老弟,祝他的六十五歲生日。適之五十年七月。」

儆寰,是雷震的名字。1960年,雷震主編的《自由中國》被國民黨當局查封,雷震被捕並以「涉嫌叛亂」等罪名處徒刑十年。次年7月,胡適抄錄了這首詩祝賀在獄中的雷震生日。萬山可比喻強權如有萬山之力,它不容許一道小溪自由奔放,於是小溪日夜喧鬧,但再強大的萬山也有盡頭之處,最終在山腳盡處,小溪也就堂堂正正地流出前村了。送這首詩給雷震,含義就是:強權最終不能把自由禁錮,正如萬山阻不了一溪的奔流。

大陸作家胡文輝,擅舊體詩詞,他早前寫過《香江近事》,近日他也去過台北,看到胡適書寫的這首絕句,於是「步其韻再詠香江近事」:「罡風難阻萬雲奔,獅子山前海亦喧。王氣散時民氣聚,須驚往日一漁村!」

罡風,是指強悍的鎮壓力量,怎樣也壓止不住萬雲的追逐自由;王氣指專制之氣,當這股氣力盡而散,而民氣會仍然凝聚,這「往日一漁村」的堅毅足令強權吃驚。

***

一首由一群網民合力創作的歌曲《願榮光歸香港》近日在香港盛行,各區的大型商場都有民眾自發合唱,前晚大球場香港對伊朗的足球賽,球迷齊聲唱起來。這使人想到過去球迷被迫聽「國歌演奏」的反應,真有巨大落差。許多人說,一直不明白而現在明白了,為甚麼外國人唱國歌或聽到國歌響起來時會流淚,因為我們聽或唱《願榮光歸香港》時也流淚。

「何以這土地淚會流/何以令眾人亦憤恨/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盼自由歸於這裏。」

「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何解血在流,但邁進聲響透/建自由光輝香港」

「在晚星墜落、徬徨午夜/迷霧裏最遠處,吹來號角聲/捍自由來齊集這裏/來全力抗對/勇氣智慧也永不滅」

「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

這首歌同時有出色的英文歌詞版,體現香港的雙語是粵語與英語。短短十多天,這首歌就上了《時代》周刊。迅速受廣大市民擁戴,是因為整首歌貫徹着愛,和對自由民主的追求。而我們被迫要唱要聽的「國歌」,卻是以我們陌生的語言,宣唱戰鬥、鬥爭、血腥的「恨」。我們珍視愛的寶貴,他們死守恨的價值。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