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11日

兩岸專題:狂人抗封殺 動口兼動手 徐曉冬

現年39歲的內地「格鬥狂人」徐曉冬於2017年,在20秒內迅速KO「雷公太極」的創始人雷雷而名噪一時。如今,他的挑戰者無論輸贏都名利雙收,所有對徐的污衊言論都可以招搖過市,而他本人卻被官方封殺,百詞莫辯,不得不通過twitter、youtube在「牆外」發聲。面對封殺,他只能蒙面出戰比賽,連「格鬥狂人」的名字都不能提,於是他在擂台上改名「徐冬瓜」。徐在北京誓死捍衞着自己說話的權力,代價則是拳館生意舉步維艱,更要在這名利江湖中獨自遭受各樣的明槍暗箭。
《蘋果》特約記者 張泰格

「Twitter的朋友大家好,我以後所有的視頻都在這個平台發。在大陸甚麼都封我,只要我露臉就封我,所以我就對着幹了。……我還活着,我一直在戰鬥。」7月12日,twitter賬戶「徐曉冬.北京格鬥狂人」發佈了一段自拍片段,宣佈因為遭到內地媒體全面封殺,正式使用twitter、youtube這兩個「牆外」平台發佈自己的消息和節目。

相關新聞:裝成豬的人

不忿被封 仍捍衞言論自由

「被迫的,真的是被迫的。」徐曉冬開始細數自己的被封殺歷史:「微博8次、抖音3次、所有可直播的平台包括快手、火山各種各樣的,幾乎我一上去,在10分鐘內就會被撤銷。」每一次被封殺,徐曉冬都記得清清楚楚,這是徐曉冬典型的睚眥必報的性格。徐曉冬曾經收到來自官方「全網封殺令」的截圖:必須在幾個小時之內刪除所有關於他的相關片段,領導會檢查。後來領導再反饋封殺「不夠全面」,繼續封殺。而批評徐的,則可以保留。更有直播平台的領導頂住壓力堅持播放徐曉冬的影片而受到處分。面對這些委屈,徐深深不忿,也從來沒停過口:「我就是為了捍衞我的說話權力。」

從太極到詠春,近兩年徐曉冬雖然在實戰層面上,把不少傳統中國武術的「代言人」都KO了一遍,但是他的拳館仍然「賓客盈門」,總有各式「大師」前赴後繼的來踢館,給他下「戰帖」。「因為跟我打完他們就火了啊,我也納悶呢。」徐一次次打假成功,卻反而讓那些手下敗將雞犬升天:田野簽約格鬥世界、丁浩簽約功夫世界、雷雷簽約峨眉傳奇賽事。很多人口出狂言「我要挑戰徐曉東,咱們擇日再打」,之後杳無音信、出名了。至於甚麼時候打?誰知道呢?這些人雖然因為挑戰徐在網絡上成為笑柄,然而似乎也成了娛樂圈的寵兒,凡是有他們出現的賽事,一定收視長虹。「而我徐曉冬卻還是孤寡老人一個。」被全網封殺,如今沒有任何廣告收益的徐曉冬自嘲道。

兩年前最火紅的時候,徐曉冬是各類直播平台的寵兒,各路人士爭相找徐曉冬談生意,動輒上百萬人民幣,而如今根本沒人敢找徐做廣告。

徐曉冬在直播中開始很認真的談錢,他會在視頻中拿出paypal的賬號和微信錢包的QR code,向網友尋求支持。他坦白的告知網友自己缺錢,不缺吃喝生活,缺的是拳館開銷、缺的是自己打假節目的運營費用。「我要請嘉賓、準備道具,比如說我當時打雷雷,就是自己買機票去成都與雷雷對戰,我需要這方面的資金支持。」即便如今的徐已經揚名海外,但是他拳館的經營仍然舉步維艱,直到今日也沒有開多一家分店。

哪怕是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去拳館學拳打拳的人仍然是極少數。北京有上百家拳館,競爭激烈,而用戶基數卻未見增長。由於整體經濟原因,徐曉冬的拳館從去年開始,客戶數量越來越少,他說如今拳館的盈利縮水已經達到五成,「一個月房租7萬左右,5個教練3個員工8萬,每月先要賺15萬(人民幣,約16.5萬港元),累。」

不聽勸阻 我自行我路

就如進了太極八卦陣,本來對自己市場營銷、廣告價值有着充份自信的徐曉冬,在封殺之下,卻有心無力。「各種各樣的部門和勢力來打壓我,而我要生存,就要做網絡營銷、要掙錢、要推廣,現在一切都在網絡上停止了,沒有任何的廣告效益,我現在這個拳館的維持,完全靠徐曉冬這三個字的名氣,我真的不知道這個館甚麼時候會關門。」

長時間以來,徐曉冬都是一個人在戰鬥。面對爭議,身邊的朋友或是選擇息事寧人、或是覺得徐太過偏執、太過激憤,「好多朋友都是好意相勸,勸我低調點;如果他們的勸喻我都聽,那我還叫徐曉冬嗎?」這是他一個人的武林,很多恐懼、委屈都只能獨自承擔。「別說我是英雄,我其實就是隻老鼠,不能見光。」他隨時要防備攻擊與暗算,每天回家前,都要在停車場象徵式的吸煙,只為看看附近有沒有動靜,利用路燈看影子,生怕有人偷襲。沿路的防身器材和逃走路線都被他記得清清楚楚。面對封殺,他只能蒙面出戰比賽,連「格鬥狂人」的名字都不能提,於是他在擂台上改名「徐冬瓜」。他為此流過淚,「我一個北京大男人,卻叫自己做冬瓜,我不是自己罵自己嗎?」

徐曉冬說即便如此,仍然想把比賽打下去、把打假節目做下去:「我必須要把我想說的說出來,這些話對當今的中國人是有益的。中國人要自強,挖掘自己是真的還是假的、以尋找真理。我比那些戰狼都勇敢。很多明星,我比你們都勇敢,你們敢站出來晒晒自己的國籍嗎?你們罵了半天香港人,自己卻都是(香港籍)。」記者問他有沒有想過移民,他大方承認想過,但是他說移民太貴了,要先賺夠了錢。目的地,一定要去個能讓自己自由說話的地方,以後如果有哪天中國能夠讓他自由說話,他還會回去——「我走到哪裏都是個中國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