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14日

以民間外交推動美歐訂香港人權法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 周日東

警方在8月11日的行動,尤其是在太古城近距離向人開槍及一名女子在尖沙嘴被射爆右眼,再度引爆港人怒潮。然則,特區政府、中國當局仍寸步不讓,堅拒成立獨立調委員會徹查警方一直以來過度使用暴力的問題。明顯地,僵局已是越加難以解決。

自治地位需國際支持

如要破局,我們不妨站高一點去思考。相信大家也理解,《逃犯條例》修訂所涉及的,除了港中互動,形勢發展至今,與國際大棋盤上的中美博弈也脫不了關係。由此路進,國際輿論、國際壓力,特別是最有效地能夠制裁北京、香港官員(包括警方)的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可能是令運動再次突破的關鍵。

事實上,比較政治的文獻一早指出,國際因素,是香港這類自治政體得以維持自主、自治的關鍵;原因是自治政體一般在全國政治中處於弱勢,中央政府則擁有主導的地位。直白一點來說,若果沒有來自國際社會的支援,香港其實是獨力難支。

這種情況,實際上在運動前期便已表露無遺。6月9日,100萬人大遊行,港府無動於衷;及至當地時間6月10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指一國兩制不斷受到侵蝕,令香港在國際上的特殊地位面臨風險;一天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亦明言,國會期待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該法案旨在制裁損害香港自治、自由、人權與民主的官員,如凍結他們的在美資產、禁止他們入境等。結果,在6月15日,港府隨即宣佈「暫緩」修例。換言之,從時序而言,說美國的立場直接或間接影響了港府、北京的態度,相信並不為過。

回到現在,國際社會顯然仍在注視香港的局勢發展。例如佩洛西在上周二(8月6日)再次發表聲明,指在國會復會後,會橫跨黨派、橫跨參眾兩院地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若能借這個有利的國際形勢,港人未必不能打破困局。

連登網民「我要攬炒」的團隊聯同大專學界,將於下星期五(8月16日)晚上舉辦集會,訴求之一便是要求美、英等國訂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他們亦連同其他網民再次發起眾籌,欲透過在外國登報同時揭露警暴問題,並呼籲歐、美、日等地的朋友舉行集會或遊行聲援。

事實上,這類國際連結、民間外交的工作,港人已有過成功的經驗:連登在6月時便曾發動眾籌,在一日內獲得超過二萬人支持,籌得超過600萬港元,在九個國家的媒體上刊登反對《逃犯條例》的廣告;大量港僑及留學生在世界各地,也與香港同步舉行集會,甚至發信、聯署,以游說其所在地的議員及官員。凡此種種,均能夠吸引國際注視。16日晚上相關的行動如果能夠再次引來國際聲援,美國加快《香港人權與民主法》的審核,並不出奇。

簡單總結,要令當局正面回應五大訴求、警察過份使用暴力的問題,國際壓力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當中,以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尤為重要。在現時如此膠着的情況下,持續以民間外交,尋求美國官員和議員支持該法,開拓國際戰線,絕對有可能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香港革新論: http://www.facebook.com/reformhk

周日東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