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4日

習帝專橫保守
劊子手早失勢 平反六四仍渺茫

八九學運期間,李鵬曾與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對話,最終仍以血腥鎮壓收場。

【中共死線】
【本報訊】李鵬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20年,港人對他最強烈的記憶,是他在1989年5月19日在央視轉播講話指「採取堅決有力的措施,旗幟鮮明地制止動亂!」但有分析認為,作為六四「劊子手」的李鵬早已在政壇上失去影響力,其離世與中共日後會否平反六四已沒有關係。

李鵬由1983年擔任國務院副總理算起,至2003年卸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被問及李鵬離世,是否代表掃除了官方平反六四的障礙時說:「如果早十年、廿年,這可能有少許關係,但這麼多年後,尤其是中共一日由保守派執政,例如習近平,推翻天安門事件『動亂』的定性,可能性非常低,與李鵬(離世)沒有關係。」

林和立指:「我想這主要是視乎當今的執政集團是保守還是開放,現在自從十八大以來最高領導人是超級保守的習近平,習一定對天安門的定性或賠償問題不會有任何改動,李鵬離世對此的影響微乎其微。」

相關新聞:回憶錄打溫情牌 迴避八九

劉銳紹:平反毀執政合法性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也認同,他指在習近平不斷「向左走」的情況之下,看不到眼前有任何北京可能重新評價六四的迹象:「因為官方維持現在對六四的評價,不止是中共的底線,更是中共的死線。如果在六四評價問題上有任何鬆動,很可能會引起塌牆或骨牌效應。」

劉銳紹續稱:「所以中共無論在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年代,同樣會堅守對六四的錯誤定性,因為平反會使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蕩然無存。」

流亡台灣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亦認為這對平反六四完全沒有幫助:「在現在習近平統治下,他根本可以搞第二個六四,他怎可能為第一個六四平反呢?我想外界也不要想多了。」

李鵬另一個對港人來說重要的角色,是他在1997年7月1日在灣仔會展中心出席香港主權移交儀式,以總理身份為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宣誓就職。

李鵬掌人大走回頭路

李鵬在當天的日記記錄了當時喜悅與興奮的心情:「彭定康,這位末代香港總督沮喪地坐在一側……打了一根淡紅色、內配藍色方格的領帶。我原來也準備打同樣的一根領帶,臨出發時被大琳(李鵬與夫人朱琳互稱「大琳」、「大鵬」)換了一條更為精神一點的。不然我跟彭定康繫同一花色領帶,又將可能成為『花邊新聞』。」

劉銳紹批評,除了在鎮壓民運上的不光彩角色,李鵬在最高領導層近20年來政績可謂乏善足陳。「李鵬這樣的官員,反映中共的政治制度,專門保護壞人、庸人,庸人多口福,而且福祿壽全。你說他在中國的管治上有沒有甚麼可讓人紀念的?沒有。」

劉銳紹又指出,全國人大在上世紀80、90年代由萬里和喬石擔任委員長時,人大曾經一度嘗試擺脫「橡皮圖章」的角色,加強對政府的監督,但在李鵬由總理「退居二線」掌管人大常委會時,「一度慢慢硬起來的人大又再變軟」。

相關新聞:王丹︰已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