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2日

請勿散播仇警情緒 
專欄作家 - 古德明

七月十四日,沙田十多萬人遊行抗議虐政之後,黑警以「驅散」為名,把數以百計逗留不去者逼進新城市廣場,四面堵塞出路,然後衝進去打人抓人。民眾無路可逃,唯有肉搏全副武裝的黑警。一名大學生被多名黑警擊倒,指插眼睛,掙扎時咬斷黑警一根指頭。

這應是鄭月娥政府久候的爭取同情機會,只可惜那斷指黑警沒有「光榮殉職」。鄭月娥馬上「譴責暴力襲警」,誓「對暴徒追究到底」。在朝派上下也紛紛慰問警隊,梁美芬議員七月十八日還在《明報》發表鴻文,呼籲不要「散播仇警情緒」,把仇警情緒歸咎社會。他們習慣了倒果為因。

唐高祖曾審問一名行劫者:「汝何為作賊?」那人說:「饑寒交切,所以為盜。」高祖歎息說:「吾為汝君,使汝窮乏,吾罪也。」下令把他釋放。這是儒家的德治思想(《唐會要》卷四十)。孟子曾問齊宣王:「士師(治獄官)不能治士(士師下屬),則如之何?」宣王說:「已之(革職)。」孟子又問:「四境之內不治,則如之何?」宣王顧左右而言他。今天,鄭月娥一定會回答:「罪在賤民,必須追究到底。」這是共產黨毛鄧江胡習諸聖的思想。

互聯網上,有黑警的妻子發表公開信說,兩個兒子在學校被同學排斥,教師詆警察為壞人,社工則不肯輔導警察的兒女。其言也許有點誇張,但社會普遍不滿黑警所為,殆無疑義。當然,「散播仇警情緒」者,不是社會。六月十二日黑警向和平集會者開槍,以至七月十四日把新城市廣場當作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廣場,這一切,在新聞記者鏡頭下,社會看得很清楚。當局難道以為,子彈向市民迎面射擊,警棍向市民迎頭亂打,就能為黑警贏得愛戴?

鄭月娥說抗警者是「暴徒」,但真正暴徒是誰,請看商業電台記者陳皓為的經歷:六月十二日,他採訪黑警剿民之役,被警喝罵:「記你娘的!」還挨了兩記警棍。七月十四日,採訪新城市廣場之役,又被迎頭噴胡椒霧,並被驅逐;他看見一男一女給一群黑警揮棍亂打,毫無抵抗之力,就舉錄影機拍攝,不料黑警發覺,喊一聲「有記者」,即衝前用盾牌遮住鏡頭,再用盾牌向他撞擊,罵道:「搞亂社會的,就是你們記者!」黑警這樣肆意打罵市民,對鄭月娥來說,並不是橫暴,而是「盡忠職守」。沒有這樣的主政者以及「執法」者,警隊怎會成為眾矢之的。希望他們不要繼續散播仇警情緒吧。

而香港黑警威名更已撼動天下。所以歐洲議會敦促歐盟各國停止出口人群管制裝備及武器到香港。英國國會議員古德曼(Helen Goodman)目睹指揮鎮壓港人的黑警警司,有幾個是英籍,也力言英國政府有責任切實處理這些「手段殘酷」的英國公民。她的建議無疑比停售武器更好。

假如英國政府取消鄭月娥一家的英國公民身分,凍結戕賊香港民權者在英國的財產,那就是對港人抗暴最有力的支援。

古德明
專欄作家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