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2日

壹週刊:六七暴動後最大管治危機 
卜約翰嘆:林鄭砸碎了香港

卜約翰不贊成暴力,認為抗爭者要和平聯合一起才能戰勝。

香港,像巢破了,一行一行的螞蟻,找出路,也想盡一點力。


研究中國及香港公務員制度的著名政治學者、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卜約翰(John Burns),了解香港公務員的訓練,了解林鄭月娥作為特首的特性,對問責制度,他看早就失敗了。了解香港問題癥結,卻跟所有香港人一樣,聲音被窒息,沒有人聽到。當他看到記者的訪問邀請,立刻就答應了。


「這是自六七暴動以來,香港陷入最壞的管治危機。不同於六七,它的力量是外來的,這次是內在的。還有,英國殖民政府只用警察、一個警察國家,去拘捕所有人。但如果這一次,香港同樣用這方法,將會有很壞的後果。」


在香港生活教學超過40年,已經從美國籍轉為中國籍的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名譽教授,7月1日遊行完了,跟大多數和平示威者一樣,在家中電視看着立法會裏的年輕人的打砸場面,非常震驚。事情發展至今,已在區域中出現跟警察示威衝突的更暴力場面,香港,如他所說,陷入危機。

撰文:冼麗婷 
攝影:廖健昌

卜約翰不贊成暴力,認為抗爭者要和平聯合一起才能戰勝。但他也絕不姑息林鄭月娥所犯錯誤,認為香港巿民對政府的信心、對警察的信心,何嘗不被一個史上首位女特首打得粉碎。他說:「只是一個月,她完全摧毀了,一個月!但這需要以年計去重建信心,重建信心不容易啊。」

相比進入立法會破壞的年輕人,林鄭月娥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亂局,顯示非民主化政府的問題癥結,問責班子根本沒有一個自我糾正的制度,他認為,此刻,林鄭月娥去留並非最重要,最重要是她要為破碎了的管治負起責任,整頓班子,「人頭落地」,同時,一定要全面獨立調查衝突事件,尤其6.12的衝突。

卜約翰先在牛津讀書,後來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修讀政治學博士,並且學習中文。上世紀70年代開始研究中國政治和公共行政制度,是少有進入中國行政部門閱覽非敏感性文件的外國學者。他懂看繁簡中文,也能說普通話。從英國殖民地年代香港前途問題開始至回歸後的特區政府,親歷觀察研究蛻變進程。熟悉港府管治,也曾是公務員培訓發展諮詢委員會成員。退休兩年,現時仍然為港大碩士課程授課,多年來,不少學生來自政府及公共機構,包括警隊助理警務處長級人員。

研究比較政治,52年來最大亂局如何修補?兩年前的6月,林鄭快將正式上任特首,卜約翰親身訪問她,以往也跟她見過幾次面。「如果今趟我再去見她,我會說:『你不用辭職,但在這件事上,你需要把兩個政策局局長去除,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一定要離開。』」

「救自己?」記者問。

「是救政府,那不是關於她自己,是關於政府。」他馬上列了清單,政府與行政會議,都要有人被炒才叫負責任。行政會議必須清理整治,「有好些人曾給她及社會很壞的意見,其中一個是湯家驊,他說他是民主派;另一個是羅范椒芬,還有好幾人,因為行政會議內容是保密,她知道誰給她壞意見,那些局內人,知道誰人誤導公眾,誰不聽社會聲音。」

非民主政制下  預視問責制失敗

作為中國及香港公共行政問題專家,卜約翰2010年的著作《政府管治能力與香港公務員》早就預視香港高官問責制度已經失敗,「香港的非民主化現狀,構成立法機關繼續無法令政府問責。」(179頁)書中指出,從問責角度看,政治任命官員構成政府和社區的關係,並效法殖民地時代那種由公務員隊伍支配的制度特色。但2003年7月1日大遊行,社會怨氣爆發,那一趟的政治危機,早已暴露政府缺乏認受性,問責制在非民主政體下,先天不足。

卜約翰認為香港的權力結構,沿用殖民地留下的系統,回歸以「through train,no change」為榮,埋下今天問題。政府委任親政府或建制支持者,由來如是。他認為,以往的所謂管治精英,其實是地產大亨,以高地價政策維持稅收。「他們至今仍然掌權,他們不在眾多諮詢委員會內,但他們的權力,來自土地政策及稅務系統,至今都沒有改變。」

卜約翰說自己是個民主派,但贊成「袋住先」,自嘲被人認為荒謬又自相矛盾,但今天數以百萬計的人無法有聲音,反映深植已久的問題,因為一個根本性不公平及不具代表性的制度,「令大部份人無法在制度被代表,權利被剝奪(disenfranchised),選票價值被貶,有些議員被踢出局、被關進監獄。我們沒有選票,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別無他法,只能抗爭,這是唯一方法,我們還可怎樣?寫封信嗎?你知道,他們不會聆聽。你看林鄭記者會,她不會聽的,『我聽見了你,但不不不不不不不。』」

研究香港公務員制度及管治問題多年,卜約翰沒想像過香港會有這樣的一場運動,他原支持高官問責制,問題是,治港之人沒有政治手腕,最終,一個政治制度,沒有具政治技巧的人,非他所料。他特別指出,2002年7月實行的高官問責制(Principal Officials Accountability System),至2006年改為政治委任制(Political Appointments System), 把「Accountability」一字剔除,並且加入政治助理。

政府不仁不義 警察專業大考驗

政治委任制度是故意逃開問責?卜約翰認為這個轉變很重要。政府還驕傲地說是依據《基本法》,是問責,「這是向上面問責,但向巿民問責部份卻失去了。」政府並不認為要問責,所以沒問責,這就是施政心態。他認為今趟行政會議一定要問責,重建巿民對政府的信心。

「如果林鄭不肯做這些建議又會如何?」

「我想管治香港只會越來越難。」卜約翰贊成繼續抗爭,不合作,「否定正常,正常不會發生,這不會有正常日子直至你解決這問題。」

掌權的一方不問責,一方面把警察當成工具,那是林鄭政府最不仁不義的地方,也是警察專業訓練一個重大考驗。「六七暴動,政府做甚麼?沒有。只是用大量警察,不負任何責任。六七暴動是由外在引起,這次是由內在引起,他們不可能重蹈覆轍以大量警力處理,這只會令巿民及警察的關係繼續下跌,誰還會想做警察?」

目前情況每天變化,警民關係,滲入了仇恨及暴力。卜約翰認為,如果警察做得正確,亦應給予正面支持及愛護,這是重建警隊信心及信任的方法,他贊成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提出獨立調查的要求。「調查警察的行為,尤其要調查6.12衝突。因為,有清楚證據顯示警察向記者濫權,6.12對待傳媒的手法很不專業及完全不能接受。」包括毆打、用橡膠子彈瞄準記者,他說《紐約時報》有完整紀錄。

從六七暴動至成立廉政公署以後,他說警隊蛻變為非常廉潔的隊伍,足以自豪,但現在,警察面對的,演變為街頭示威,每次大概有少於500個核心「打手」,被這些人挑釁,應如何處理?「挑釁是人性,報復也是人性,我們經常這樣做,每個人都會這樣做。學佛者會以冥想處理憤怒情緒管理,有此問題的人,永遠不應做警察。」

「警察管理層有何問題?」

「我們常常聽到他們說自己專業,這些事件,正是考驗他們的專業。考驗!所以,在這些考驗,警察,不是所有,是有些,明顯不合格。所以,我們需要調查。」

「警察為何有這樣的文化?」

「我想很正常,他們也是人,我們也是人。這是不完全的專業,所以,我想他們需要更多訓練如何面對挑釁,他們不能報復,報復就是過度警力,當有些人已倒下,你仍然繼續打他們,踢他們,這是報復!所以,要好好訓練,如果你看到有警官不能處理這些,革扯!革扯!開始訓練時發現督察有這問題,就要革扯,在現時的政治制度,只會有更多更多示威,除非制度改變。」卜約翰不認為警務處長盧偉聰需要引咎辭職,因為他是按保安局局長及特首指令行事,不應由他負上責任。「我認為,特首下令用催淚彈、橡膠子彈,特首用過度警力對待記者,全都是她的工具。」

「這完全是林鄭的決定?與北京政府有關嗎?」

「啊,我們不需要去到那方面,我們自有一套責任制,但失敗了,特首及她的司局長要負責。警務處長、保安局長、層層隸屬,向上匯報建議,最終由特首作出指令,否則,她是失職,怎可以說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雖然她說曾看律師所作的簡介。」

至於林鄭推「送中條例」是出於無知還是無道德?明言不會攻擊女特首人格的卜約翰,從頭估計修訂《逃犯條例》的始源,到底,一班香港領導班子,知不知道修例的摧毀性?「不,我想他們並不知道,我估他們認為這是涉及技術問題,就是做一些修訂,就完了。多荒謬,這就是公務員心態,這不是一個行政長官的應有心態。即使她的顧問是政治愚昧、政治不圓融,她自己也要明白當中的政治風險,但她沒有。即使面對支持者的反對,法律界的反對,即使台灣是不會接收(逃犯),她繼續!」

「她像仍然駕着大貨車……」記者未說完,卜約翰已能接上:「衝落懸崖。怎可能如此?我真不明白。你正衝落懸崖,已有警告標示說:停停停停,停!終點了,啊!你仍然要衝落崖!」卜約翰退休兩年笑說自己還沒有死,他臉容精神紅潤,頭腦靈活,跟四年前見他,討論一樣精采。

「她把巿民與警察的關係破壞,完全破壞。政府與巿民的關係破壞,沒有人相信,她好像一個偽善的人,我認為她已沒有公信力,我看到她昨天(7月10日)開展施政報告諮詢工作,開玩笑!有誰會再理會這些。」

林鄭硬推修例 漠視民意種禍根

政治教授眼中,林鄭比以往那些特首更缺乏政治技巧。她所選的團隊,完全跟社會脫離,每次開口說話,只會把那個深坑越掘越深。雖然沒有內幕消息,卜約翰理解林鄭推行「送中條例」的始源,跟政界所說的差不多,都說林鄭月娥最初對當特首並不感興趣,但北京懇求,答應會在後面幫助,動用所有立法會及社會資源協助,並可能向她提出推行23條。至她見台灣殺人案,以為開了門,「啊,以為一個很好的機會!公務員就是如此思考,她是非常以結果為本的思維,所有聲音都不重要,在立法會夠票就可以。」她最初不知修例後果,後來富有商人說不,她為此修改一些。卜約翰說:「她對修例後果的理解,是按人不同,有選擇性的,她沒有做民意調查,內部民意調查他們已經不做了。她選擇的行政會議成員,是只懂說『好』的團夥。她想快速、有效率,在爭議聲中完成工作。以為那些聲音可能基於不明白,當條例通過,就會平靜下來。」

「當她明白修訂的影響後,其實可以找到方法擱置?」

「我只知她應該擱置,我不明白,說真的,我不明白她在不同日子用了25個字,除了擱置。可能收到共產黨指示,你不能用這兩字眼,所以用其他,我真不知道。」

「說擱置會產政治含意?」

「在我來說沒有,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難道說了就是陷入暴民政治,暴民管治?失去法治?可是現在已經沒有法治。四處示威,四處混亂,政府癱瘓,我們只有零公信力,我們與警察為敵,這是很恐怖的,是她造成!所以,她要做一些事情去修補,才去講那些基本性問題。」

維護法治精神 為行使暴力負責

卜約翰不贊成特赦暴力示威者,無論是警員或是暴力示威者,一視同仁,應該有法律後果,在全面獨立調查下,按着法律正常程序去做。「如有人給他們特赦,我不反對,但我們不想鼓勵暴力。」7月1日他也遊行,從維園到軒尼詩道,到達金鐘,看到示威者叫人參與立法會那邊示威,「我看在眼裏,很多人都繼續(向中環)前行。」

「我們應該怎樣看待這些年輕人?某方面看,他們犯法是為我們犧牲了?」

「由法律解決,司法調查,讓他們知道那是很嚴重。我們需要更多說服、教育、聯合一致,如果我們分裂,政府就會勝利。」開始有人害怕不同地區的遊行演變為跟警方暴力對抗,有人也開始害怕美化示威暴力。但早前有年輕人為了反修訂條例,以暴力試法,甚至犧牲自己生命,將來若面對拘捕、檢控甚至坐監,我們將如何看待這種痛心的事情?

「你可以看他們是死士、英雄,那有好處嗎?那些曾經入獄的示威者,不看自己被囚,『我是入獄,我完全奉獻投入』。但我不認為這對我們有好處,我們有法治,這是我們最強的優點,我不希望看到法治被破壞。」他認為,判刑可以仁慈,但當你行使暴力,應該有法律後果。「如果我在這裏告訴你,林鄭月娥應該對所作的接受後果,她製造一切混亂,要為此負責,那我又怎可以說學生不應該為此負責。」他認為暴力行為,令掌權者、政府有藉口去批評大部份反對聲音。「我們是和平遊行,不能讓暴力令政府誤會或是混淆公眾視聽。真正問題出於政府,不是去砸爛一個立法會,這就把事情混淆了。」

可能迫使中央政府出手?若林鄭方面不果斷作獨立調查及整治,政府將會癱瘓,這將可能迫使中央政府出手,屆時林鄭留下的legacy,將會是一場災難。「特首是由共產黨所選擇的,共產黨有多聰明?這是一個問題,也將會是一個試煉。他們選了一個統一戰線的人(梁振英),出現了所有問題;之後,他們選擇一個公務員,林鄭是一個出色的公務員,做特首卻成了個災難,他們需要一個有政治技巧的。」他認為葉劉淑儀及曾鈺成完全有政治技巧,但共產黨害怕這些人,因為,他們懂得怎樣動員支持,這對共產黨是危險的。兩人了解基層,有選舉經驗,明白香港是中國一部份,熟悉一國兩制。正正,他們不會在參選跑出。

演活通識教育  港人非政治冷感

作為鬼佬香港人,卜約翰對香港人有巨大信心,非常敬慕。「時常說香港人不關心政治,完全是謊話,總是謊話,但這一次,我們看到具體宣言。因為政治影響每一個人,為了將來,我們參與。」他說,支持建制的,對修例一役非常失望,有錢佬可能也一起示威。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很多人帶同小孩,這是一場活生生的通識教育。他不敢說會不會有更多學生修讀政治,但肯定這是社會學中關於政府施政的行為,而政府卻示範了一個施政災難。

現在,政改才是重建信心的方法?

卜約翰認為,政改已經變得長遠,更急切的,是挽救一個政府。他估計林鄭自己也很想辭職,但中央未必想見到特首辭職。2003年危機以後,董建華也是在兩年後才辭職。「我猜測,她曾經想辭職,希望辭職,渴望辭職,她是這樣一個人,其實,任誰有正常思維的,誰想見到這樣一塌糊塗的亂局?當然,她可以乘座駕,買張國泰機票,走去英國跟丈夫一起,但她這樣做,將會很不負責任。她也不是這種人,她有責任感,有政治責任感,也是一種道德責任,她是一個team player,但她處於一個差勁團隊內。」

「林鄭還能連任下屆嗎?」

「我想,中央對她的團隊很失望,是個災難,我不知她如何能望一下習近平的眼睛。我想,她跟習近平下一趟見面時,將會很尷尬……」作為一個人,一個特首經歷這些,如何處理心理問題?「很明顯,她是個很強韌的人,有很強的天主教信仰,或會向宗教領袖問意見。」

「政治領袖面對這情況,怎解決心理問題?」
「啊,你知道,在大多數政治制度,這種人,他們都離職了!」大家都苦笑。

面對重大的管治危機,人人如熱鍋螞蟻。聽說在幕後見人的林鄭,樣子很頹,態度非常的apologetic。一出記者會,一切依舊。向中央、還是向香港巿民負責,已經不是一個傀儡的選擇之內?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