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7日

堆填區獨白:COMMUNITY - 楊懷康

7.7反逃犯遊行移師九龍。下午乘巴士往尖沙嘴。全車滿座,觸目所見,男女老少多着黑衣人。沿彌敦道南行,到了美麗華酒店;眼見前路堵塞,不少乘客下車。鄙人貪圖嘆多陣冷氣,過了金馬倫道巴士已完全唔郁得。呆等一會,見勢色唔對,乘客請司機開門讓落車。司機礙於巴士停在中線,為安全計不能開門。如是者過了一會,車龍依然寸步難行,越來越多乘客要求落車。司機不得已從眾。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無論男女老少下車時都連聲道謝:「唔該司機。」司機則應以「小心睇路」。聽進耳裏,此番對答叫人暖上心頭。下得巴士來,彌敦道已是一片黑衣人海、水洩不通。在喜來登酒店旁呆立等待出發,悶熱不堪而時有驟雨。站在前頭的女士不時別過頭來垂詢:「要水嗎?」

如是者等了差不多個把小時。忽然聽見尖叫:「唔好跳呀!一齊行!」隨着人群的視線往北望,見到iSquare旁大廈樓頂有人危坐。也不知道是否為「唔好跳呀!一齊行!」的呼喊感動,危坐的人退回天台。身旁的人群報以掌聲。這個時候有持着樽裝水的黑衣青年在人群中穿插,一邊行一邊叫:「有冇人要水?有冇人要水?」不期然又是暖上心頭。

實在太熱了,要不斷拿毛巾抹汗。一個不小心,滴着汗的手踭碰到旁邊滿頭白髮的婆婆,慌忙道歉:「對唔住!對唔住!」她微笑以應:「人多擠逼,係咁嘅啦。」讓我感受到何謂包容。

在半島酒店噴水池前行不得也哥哥,忽然有人示意要往後退。雖不知所為者何,大家井然有序照退,隨而見到人群散向兩邊讓出路來給救傷車。遊行隊伍轉入公園徑道,在青年會旁地鐵出口,有長者唱聖詩、有聖約翰救傷隊站崗,大家紛紛報以掌聲。一路走,有青年派手寫「可以失望,不能絕望」貼紙、派口罩,提防有人影相,氣氛平和友善。

散隊後到官涌醫肚。麵舖座位有限,起身讓一家三口可以坐在一起;30多40歲的爸爸吩咐7、8歲的小朋友:「快啲講唔該!」油麻地甚麼時候變得這般斯文了?站了四個鐘,終於可以歇歇腳;眼底所見盡是疲累不堪卻一臉堅毅的老老少少黑衣人。那一刻感到身心無比舒泰。

湧上心頭的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的歸屬感。讓終審庭非常任法官岑耀信勳爵說來,此乃稀世珍品。他在今年BBC的Reith Lectures壓軸演講指出,歐美國家陷入憲制危機,其救贖乃在重建此歸屬感。果如是,歸屬感澎湃的香港是走在歐美的前頭了。

社群歸屬有助政治參與

岑勳爵認為現今歐美民眾厭惡政黨、政客,走向民粹,以致社會分崩離析,議會無以發揮其折衷妥協締造共識的功能。他引述英國19世紀中葉卓然有成的首相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說,究其根本,此非法律以至政治體制有何缺陷,而是社群質素下滑所致。「若無強烈的社群歸屬感,最好的法律條文、完美的體制,亦屬虛文而已。」

事實亦然。如無社群歸屬感,無以言政治參與;不管政治體制如何完美亦是徒然。自開埠以來,無論是英國人或中國人,大都視香港為過客搵食之地;袋裏有了銀兩即告老還鄉享其清福;定居者少。即使戰後難民湧入,有97大限在,「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的本質不變。是以80年代初展開前途談判後,移民潮爆發。既欠歸屬感,香港人只顧搵食不談政治。

及至97大局已定,六四讓香港人意識到極權殺到埋身,始萌生強烈的社群歸屬感,百萬人於是上街。03年23條立法,萌了芽的歸屬感爆發,50萬人上街,沒有打翻半個垃圾桶,高質素的社群意識贏來舉世稱頌。79日佔中無功而還,林鄭滿以為香港人意志消沉,逃犯法能霸王硬上弓矣。此卻將青年逼到埋牆,令他們感到「退無可退」而奮力反抗;100萬人、200萬人騷出前所未見、世所欽羨的強烈社群歸屬感。

質素優秀如斯的COMMUNITY,怎不配「港人治港」?推翻8.31,着實一人一票特首、立法會雙普選。

楊懷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