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6日

沸水戰術製造困獸鬥

警察前晚把沙田新城市廣場變新城市戰場,跟採用被稱為「沸水」(kettling)的清場戰術大有關係,從多方包圍示威者以達到收窄目的,警方一直聲稱行動目標是驅散,惟真正目的卻是把市民圍困,本報重整當日傍晚至晚上現場事態變化,解構為何事件最終無可避免變成流血衝突。

記者︰陳珏明

相關新聞:禁公眾聚集 最長三個月

當沙田大遊行隊伍到達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遊行人士自行佔用對面行車線,警方未阻止。隊頭到達終點不久,警民約5時於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爆衝突,有人嘗試佔領更多源禾路,有警員以警棍及胡椒噴霧還擊,雙方對峙,示威者就地取材建構防線。由於鄉事會路及延續一段沙燕橋早已封路,沙燕橋順理成章也被佔領。

隨後兩小時,警民在源禾路對峙,此時警方已全方位部署設下最少四道封鎖線。沙燕橋另一端先有大批警力增緩,防暴警入黑前已推進至近源禾路口。大批防暴警同時在沙田正街紅十字會中心外設下另一封鎖線,最後一步,是安排防暴警從鄉事會路行車天橋向源禾路推進,加上早有防暴警在瀝源邨候命,同時把沙田正街及担杆莆街封鎖,阻止示威者逃入邨及公園,包圍網正式形成,此時約為晚上9時。

封死退路 逼入新城市中庭

對峙期間警方曾表明如示威者不向前,警方不會推進,換取示威者逐步撤走,但每當示威者退後,防線便立時推前;曾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沙燕橋跟防暴警指揮官交涉,換來警告:「麻煩你哋唔好阻住警方圍堵嘅行動。」警方9時半前採取行動,在源禾路口驅趕,示威者退至橫壆街,但沙田廣場及好運中心已拉閘,有人成功走入好運,但防暴警即攻入商場拉人。聚集在兩商場平台的群眾向防暴警投擲物件嘗試阻止推進,警方即派人衝到平台掃蕩驅趕。

整個市中心只餘東鐵綫可離開,橫壆街上示威者只能前往沙田站,但多個連接商場被封鎖,甚至新城市地面出入口亦被全封,現場唯一仍可行路線是經沙田廣場轉入新城市廣場,惟退入商場的群眾當走到3樓,即發現有防暴警湧入,清空商場,原本在街頭的群眾進一步後退至新城市廣場,大部份人聚集在商場3樓中庭。

另一隊防暴裝便衣警竟封鎖沙田站拒讓所有人入閘,眾人前無去路。僵持間數十防暴警突在10時前從商場外百步梯跑入再衝到3樓,多隊防暴警此時也從旁邊商場連接通道湧出並揮棍驅趕,群眾只得驚惶後退,但因沙田站被封,警民便在中庭位置混戰,在樓上多層圍觀群眾就從高處為示威者「助攻」,有警員就衝上商場4樓棍打市民。不久後,警方突然撤走沙田站前封鎖,群眾才能瞬即撤離。

相關新聞:警四大協會要求加強裝備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