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5日

【世道人生】
香港這代年輕人 - 李怡

7.1開始撞立法會玻璃門時,有人說帶頭的人是「鬼」;示威者破門前,警察突然撤出立法會,有人說是政府有意設空城計陷阱,誘導示威者入內破壞,讓政府重佔道德高地。

要知道年輕示威者怎麼看嗎?他們說有「鬼」帶頭撞門很好,我們可以順勢衝擊這個近年專門製造惡法的機構。警方擺空城計很好,否則我們進入後與警察難免正面衝突,那就一定會流血甚或傷亡。

我起先都相信前一說法,這就是我與年輕人的思想距離。他們對陰謀論根本不理會,被人說是「鬼」沒有感覺,而說甚麼人是「鬼」、甚麼是陰謀,都不能影響他們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

這次完全由年輕人帶動的反送中運動,許多我們固有的思維被打破,許多過去民主派認為應該或不應該有的行為模式都無意義。沒有大台、沒有領導者、沒有政黨,而行動能夠一致並完美配合,無爭吵、無內鬥,效率驚人,做出許多我們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比如眾籌登世界各媒體廣告;也做出老一輩的人認為出格的、不利於爭取市民同情的,甚至不該做的事,比如包圍警總和衝擊立法會。而他們的感人表現也使大部份市民認同他們的行為,讓政府對「暴力」的話語權受到質疑。「沒有暴動,只有暴政」的宣示獲廣泛認同。

新晉導演歐文傑多次出現在抗爭現場,6.12他被警察狠打一棍,令他手骹移位觸及筋骨,在接受《眾新聞》訪問結束時,他紅着眼說:「我喺年輕示威者身上,學咗好多嘢。」過去月餘,相信許多人都有被年輕人喚醒的感覺。

我學到的最重要兩點,一是我們老一輩絕不能被固有的經驗束縛,對任何可能性的嘗試,即使不一定成功,但不敢嘗試就一定失敗。二是戰勝恐懼,幾乎所有年輕人在衝擊時或進入立法會後,都說「好驚」。他們確實是應該「驚」的,因為面對的是全副武裝的強大暴力,是可以被判十年八年的惡法。但「好驚」並不能使他們在該做的事情上止步,這是在社會歷練越久的人就越難做到的。

記得2001年911後,曾因寫《撒旦詩篇》而被伊朗宗教領袖下達全球追殺令的英國作家Salman Rushdie寫下這樣的句子:「民主必會隨着公平到來,在自由和安全的矛盾中,我們一定要永遠選擇站在自由一邊,即使選擇錯了也絕不後悔。怎樣才能擊敗恐怖主義?不要被嚇倒,不要被恐懼支配,即使你害怕。」

7.1晚上看直播,我有兩分鐘想跑去立法會表達支持,卻被恐懼支配。面對全副武裝的警察,面對十年八年的刑期,怎能不害怕?更何況這個體制暴力的背後,是全球最大的恐怖主義權力。我絕沒有想到香港有這麼多年輕人即使害怕也沒有被嚇倒。他們選擇站在自由一邊,真正實踐了我年輕時已認同卻沒有付諸實行的話「不自由,毋寧死」。我一邊流淚一邊感羞愧。

習慣做奴隸的人,受壓迫不會去抗爭而是自求多福。但在大陸網頁居然讀到這麼一段話:「香港這代年輕人是注定要載入史冊的。面對艱難的局面、最冷酷的敵人;面對兩岸三地、國際社會的冷眼旁觀,孤軍奮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中國人看港人的抗爭,心情是複雜的。中共無非是想把港人變成普通中國人。港人的態度是寧可轟轟烈烈地死,也不做窩窩囊囊的豬。每一次抗爭都是對14億人的無情羞辱。」

這段話值得反覆深思,但一定不會使香港年輕人驕傲,因為離成功似乎還很遠。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