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0日

教育淪為政治維穩的工具 - 利世民

教育,既是香港最重要的公共政策,但與此同時大家都心裏明白,香港教育制度其實已經腐敗不堪。多數沒有選擇的家長,只有順從遊戲規則;少數有能力的,都會將子女送到私校、國際學校,甚至索性放洋留學。

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批評通識科,導致年輕人變得激進。這句話反映了權貴眼中教育的目的,就是要馴養一班易於管治的順民。

毫無疑問,普及教育的其中一個功能,是培養普遍的公民意識。在另一邊廂,教育也是為了裝備下一代成為市場經濟中的一員。然而,教育更代表了透過努力學習出人頭地的價值觀;這種相對公道的機會均等主義,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但是,當普及教育不再是社會上流的階梯,教育就只剩下政治維穩的功能,這個現實與大眾的預期有嚴重落差。

教育既偏離了促進社會上流的核心價值,制度和政策執行也出現集權和官僚主義的陋習。最近,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最新的報告建議,校監和校董要接受培訓,從而改善校政和管治質素。另外,專責小組亦建議,教育局的「學校投訴覆檢委員會」可以擴大權限,接受由教師提出的投訴個案。從機構管治的角度分析,教育改革是必須的,但不是要令制度更官僚和流於形式主義。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的建議,就是官僚和流於形式主義。

教育是偉大的志業,我也認識不少真心為下一代着想的教師。但在這個腐化的制度下,再有熱誠的教師亦有志難展。輿論有時會將責任歸咎於「怪獸家長」,但我認為這些指控極不公道;許多家長在夜闌人靜時,都會反省自己是否將子女逼得太緊,但又擔心若然要求不嚴格,最終會害了下一代的未來生計,惟有將悔疚收藏起來,咬實牙關參與一場全民共孽。

制度權責不相稱

良好的管治,說穿了就是要令每個參與在其中的人,都可以做到權責相稱。師生有責任要教好學生,但是他們卻沒有權力去因材施教。家長有責任去為子女提供最適合的教育,但是在依賴運氣和人脈關係潛規則的制度下,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學生有責任去為自己的學業奮鬥,但偏偏他們在過程中,卻是最沒有自由去選擇的一群。

此外,香港教育制度的問題,並非資源不足;資源分配錯誤,衍生出資源不足的假象。當資源都分配到與真正提升教育結果無關的地方,真正需要人力物力的地方便更顯得貧乏。任何一個有深入了解香港各中小學管治的人,都應該會贊成我這點觀察。

資源分配錯誤,部份原因是官僚主義的扭曲,但更重要是辦學團體已經失去從近距離管治學校的功能。香港大多數學校,資源來自政府,分配資源的架構,其實亦是由官僚所主導。但是當學校出現管治醜聞,責任卻落在校監校董身上。無疑,學校管治的各種問題,亦是出於權責不相稱。

權力最大的教育局以及教育官僚,一直以來都不用為教育制度的腐敗和失誤問責。香港的未來,就是如此毀在一群迷信政府官僚的庸才手上,令教育最終淪為政治維穩的工具。

利世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