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9日

阻示威者退場 躁警自製亂局

記者質疑,警察明明知道示威者正在和平散去,為何還要突然出手?難道和平散去不是他們真的想見到的畫面?

【採訪手記】
或許你會覺得《蘋果》必然針對警察,但請相信記者,這篇手記寫的都是客觀事實,香港警察的確做了這些事,我們有必要把它記錄下來。

前日九龍區的和理非遊行結束後,部份示威者不願散去,之後演變為佔據彌敦道,一直由尖沙嘴遊行住旺角方向,沿途未有警察阻撓。

晚上10時許,當隊頭快將抵達旺角時,警方部署大量警力於亞皆老街形成防線,不讓任何人前進。示威者見狀立即打開雨傘及配上裝備,雙方一度靠近對峙。

記者當時都以為群眾即將衝擊,但此時雨傘陣突然高呼「一二、一二」往後退,記者上前詢問了解,原來大部份示威者都認為現階段無必要跟警方衝突,決定慢慢撤退,但唯一的顧慮是擔心後面會有警察包抄,所以要審慎行事。現場只有少數人堅持留守,其他人都高喊「一齊走」勸喻離開。

當時所有傳媒都看得清楚,示威者正在退場,警察只要再按兵不動15分鐘,相信現場群眾就已經乖乖離開。

不過,大約10時半,正當大部份前線示威者收起雨傘,毫無戒備地轉身背向警察慢慢離開時,警察突然無故向示威者推進,然後背後的山東街同時發出叫聲,記者一轉頭,才發現示威者的憂慮變成事實,一群防暴警察於山東衝跑出來包抄驅趕,群眾驚慌走避,卻又發現無路可逃,同時警察躁動地揮動警棍及不斷大叫。

相關新聞:無辜女路人:唔再信佢哋有良知

推撞議員記者 視為敵人

短短十秒間,現場突然由平靜變成一片混亂,有示威者跌倒險釀成人踩人,有人被警察粗暴制服拘捕,其餘示威者被迫散落到旺角多條橫街小路,戰線被大大擴闊。這個混亂局面,完全是由警方一手製造出來。記者完全不明白,警察明明知道示威者正在和平散去,為何還要突然出手?難道和平散去不是他們真的想見到的畫面?

晚上12時多,幾乎所有旺角示威者都已散去,但警方仍然嚴陣以待,不斷無定向地推進防線,但其實現場只有身穿反光衣的記者,不少行家都感到很無奈,「究竟警察喺度推乜嘢呀?」「包圍我哋記者做乜?」

在西洋菜南街,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守在警方盾牌陣前面,每當警方推進,他也會跟着往後退,目的明顯是防止警方突然高速衝擊,但此舉換來警員不斷向他指罵。

雙方一直爭論到彌敦道,此時另一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加入,要求警方解釋防線內是否仍有示威者無法離開。雙方高聲爭辯,現場警員情緒非常躁動,卻怎樣也「拗唔贏」兩名議員,突然高舉盾牌粗暴推向前。

由於事出突然,不止議員受壓,缺乏心理準備的記者也無故被推。再一次,警方主動製造了一場混亂,現場記者被逼得高聲大叫「唔好推啦,有人跌低啦」,甚至有記者憤怒得忍不住「爆粗」,但情緒瀕臨失控的警員沒有理會,在10米範圍外「食花生」的警方傳媒聯絡組人員也沒有理會,在全無示威者的現場,警方無故地將議員和記者視為敵人。事後譚文豪受訪,指警員情緒激動得「好似食咗藥咁」,並向他指罵「收皮」,形容推撞行為是警方「特登搵啲嘢發爛渣」。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因為根本沒有示威者集結。再過約一小時後,警察收隊,現場只餘下一眾感到莫名其妙的傳媒行家,互相問道:「其實點解今晚要搞成咁?」
■記者陳建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