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4日

世道人生:斑羚飛渡 - 李怡

有一個狩獵隊把7、80隻斑羚趕到了懸崖邊。山𥧌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從山底的河谷上望宛如一線天,這邊懸崖的對面是相隔約六米的另一懸崖。斑羚天生四條長腿,善跳躍,但它們跳遠的極限也就是五米。有一隻老斑羚嘗試從這邊的懸崖跳過六米的河谷逃往對岸,但差一米多就懸空跌落谷底,粉身碎骨。在狩獵隊準備活捉這群斑羚的時候,只見斑羚安靜下來,接着牠們迅速分成兩堆,一堆是老斑羚,一堆是年輕斑羚,於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一隻老斑羚和一隻半大斑羚一起,當老斑羚從懸崖邊飛身向對岸跳躍時,在半秒瞬間,那少年斑羚也飛身跳出,在距離對岸還有約兩米的半空中,少年斑羚的四蹄在老斑羚的背上猛蹬一下,就像三級跳遠在一塊跳板上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再升高,這第二次跳躍使牠成功地落在對面懸崖上,而老斑羚就像一隻斷翅的鳥筆直墜落谷底。接下來就見到一老一少的斑羚自動配對,開始一連串的搭配跳躍:老斑羚以自己的生命搭橋,讓年輕斑羚藉牠的死亡獲得自由的新生。所有的獵人都目瞪口呆。

我多年前讀到的虛構故事,一直念念不忘。就像食人族覺得文明社會不吃人肉卻發動戰爭大量殺人不可思議一樣,斑羚這種為下一代犧牲的行為也使人類感到驚奇。但這其實是出於自然的天性,只不過虛偽、貪婪、虛飾的人性把自然的天性扭曲了。

有人說,西方政治文化是殺父的文化,實際上這是還原動物的自然天性。而中國政治文化則是殺子的文化,二十四孝中有「郭巨埋兒」的故事,說漢代的郭巨對妻子說,「貧乏不能供母,子又分母之食。盍埋此子?」只不過在掘坑埋兒時,孝感動天,掘出一釜黃金,兒子才免於一死。但這種殺子盡孝的扭曲天性,在中國是被肯定的。

香港在97後,就在中國政治文化支配下,貫徹殺子文化。掌權者嘴裏說年輕人是香港未來,卻處處與年輕人為敵。在港英管治的西方文明社會成長的人,自由與人權如同空氣一樣,是自然存在的,現在流失也應該以和平方式爭取。而年輕人自小生活在殺子文化中,感到缺乏氧氣般窒息,於是奮起抗爭。在他們的世界裏,為自由與人權付出代價是不可避免的事。

在衝進立法會並留守到最後的幾個人中,有一個是有家室子女的年輕父親,他說他自己的父親當年冒死逃來香港,才使他可以在這個有自由和有尊嚴的地方生活,現在他為了自己的孩子,也一定要守護這地方的自由,哪怕坐牢,哪怕犧牲,也不輕易放棄。

一位中年人,在7.1夜晚,得知警方即將清場,他立刻開車去立法會外現場,來回接送留在那裏的青少年,他問學生:「你哋點解咁衝動,你哋知唔知好大後果?」學生答:「我哋知啊,但係冇諗咁多,個政府有錯唔認,我哋只係知道啱嘅就要做,錯嘅就要認。」

這位車手立刻淚泫了,他說他感到內疚。「點解咁簡單嘅道理,中學生都明白。」而成年人就總是要計算得失,不講對錯只講後果。他說,「我個刻覺得好羞家,原來大人受過社會薰陶會變成是非不分。」

香港這一刻,父親們開始醒過來了。我們不能因社會熏陶而讓人性埋沒天性。讓下一代踏過老一輩的脊樑跳往自由天地,是斑羚都知道的自然定律。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