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3日

清場前最後一刻
戰友抬走死士「一齊嚟一齊走!」

【反送中】
【本報訊】林鄭政權未有正面回應民間「反送中」訴求,激發數百名示威者前晚一度佔領立法會。在沒有大台下,示威者面對保留實力繼續抗爭與死守現場面對牢獄的生死關頭,一度出現分歧。最終在「一齊嚟一齊走」的原則下,在警方午夜清場一刻,一眾示威者齊心合力,將五名死守抗爭的戰友「夾走」。他們大家未必相識,但都是齊生共死的同路人。都是香港人,一個都不能少。
記者:張文傑 于健民 梁銘恩 王春怡

相關新聞:抗爭者絕望 只想衝盡就完

在警方突然棄守下,數百名示威者前晚9時長驅直進攻入及佔領立法會。晚上10時許,警方宣佈將短時間內清場,佔據立法會及立法會示威區的示威者商討去留。示威者最終達成共識,以凌晨12時為限,「全體撤離」,有示威者呼籲大家趕快撤退,「有得走好走啦!唔好死守!」

11時10分,示威者在立法會宣讀〈香港人抗爭宣言〉,批評林鄭政府漠視百萬民意,他們不得不進行各種佔領,並提出撤回修例、收回暴動定義、撤銷反送中抗爭者控罪、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以及真普選等五大訴求。當時只有數十人留在立法會會議廳,有人稱要封死大門「用條命死守」。有示威者向記者剖白,不知可以留在大樓多久,「想話畀林鄭月娥知,入到一次可以入第二次、第三次,希望政府還政於民,香港係屬於香港人民」。

宣讀宣言後,已是11時半,仍有五名「死守派」示威者堅持留下,「我用條命嚟守,要走就走,要留就留」。當時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鄺俊宇、林卓廷等均嘗試力勸死守者離開,惟未見成效,現場陷入僵局,氣氛肅殺,似在靜待暴風雨來臨。其中一名年約20多歲、戴着頭盔及N95口罩的「死士」眼神看上來已疲憊不堪,記者問他會否擔心警方到場馬上會被拘捕,他說:「我諗呢度應該佢(警方)入嚟嘅話係冇辦法走得甩,尤其係咁少人,但係如果你真係諗住可以走甩嘅話,你可以自己走。」

「驚聽日見唔到佢哋四個」

約晚上11時53分,其中三位「死士」退到主席台右方的職員入口,商討對策,為警方隨時攻入作準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踏入凌晨零時,氣氛漸凝重,議事廳所有人猶如坐以待斃,等待警方破門而入。

這時警方已開始在龍和道、龍匯道及夏慤道驅散示威者,並施放大量催淚彈。危急關頭,大量原本已離開立法會的示威者折返,冒着被警方攻入拘捕的危險,游說死守者撤退。一名年輕女示威者接受網媒立場新聞時說:「佢哋唔走,我哋都唔走。」她說她們也很害怕,「個個都好驚,但係仲驚聽日見唔到佢哋四個。」

相關新聞:採訪手記:他們粗聲粗氣 但很善良

「我哋頂唔順再有人死」

約12時03分,大門傳來儼如一陣「操兵」的聲音,數十名身穿黑衣、戴頭盔的示威者湧入議事廳,邊走邊大喊「警察隨時衝入嚟㗎喇,留低冇意思㗎喇,一齊走啦!」部份人直奔三位「死士」躲藏之處,以眾人之力,把三人半抬半夾強行撤走,「我求吓你哋啦,一齊走啦,一齊返屋企呀,仲有下次嘅」。數名示威人語畢,連成人肉鎖鏈成功把「死士」們帶離立法會。

在會議廳另一邊,一位「死士」情緒突然激動,喝止在場記者等人「唔好過嚟,行開」,更連聲憤斥「我要死喺呢度!全部同我行開!」有示威者嘗試捉住該「死士」,但他堅拒就範,雙手抓緊扶把。數名示威者見狀即一擁而上,並不斷呼叫「一齊夾佢走呀!」、「我哋頂唔順再有人死㗎喇!」、「走啦師兄」。有女示威者力竭聲嘶地喊道:「一齊走呀!一齊走呀!」但該名「「死士」」堅拒:「你畀我死喺呢度呀!」經過一輪糾纏,眾人才成功制服他,把他抬離會議廳。至於那位20多歲、戴N95口罩的「「死士」」亦被一眾示威者推走。

整個「撤離」行動前後約三分鐘,約12時06分,所有示威者撤離立法會,經添美道、夏慤道朝中環方向離開。立法會餘下示威者噴上的「釋放梁天琦」、「真普選」、「永不屈服」、「官迫民反」等字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