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6日

你願意為自由犧牲甚麼?
自由撰稿人 - 琌佶

自由就像空氣,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

這句說話是今年悼念六四時在台灣總統蔡英文的Facebook專頁看到,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揮之不去。

六四不久之後就出現了6.9大遊行、6.12事件、6.16大遊行,香港人團結一致,遊行人數屢破紀錄:6.9遊行一百萬人(保守估計)、6.16遊行更將紀錄翻一翻,上升至二百萬(保守估計)。不少朋友都感到香港人的抗爭方向有了曙光,但本人則不敢苟同,反觀今次更多人被激發上街更大程度不外乎三點:條例太辣,怕會被沒收資產,影響經濟、警隊粗暴濫捕濫權行為,打動市民人皆有之的惻隱之心、以及高官們無恥的嘴臉配以錄音機式的答題方法,火上加油。

一直以來感覺香港人對自由、民主等形而上的價值不太有強烈感受:有很好,沒有也無所謂,只要經濟能夠發展,三餐得以溫飽。

「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早於台灣剛開始踏入解嚴的1988年,鄭南榕創辦的《自由時代》周刊第254期,刊登了「台灣新憲法草案」,導致隔年1月21日,鄭南榕接到第一張涉嫌叛亂的法院傳票,對於這項罪名,他拒絕接受,公開宣佈「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得到我的屍體」,並行使「抵抗權」,1月27日起開始自囚於雜誌社中。

鄭南榕在總編輯室桌下擺了三桶汽油,用膠帶黏着打火機,並在雜誌社內外進行防禦改裝,由各地前來支援的義工日夜駐守,防範軍警強行拘捕。1989年4月7日早上,鄭南榕自囚總編輯室的第71天,軍警荷槍實彈來到雜誌社,鄭南榕請雜誌社員工帶在場的稚女、義工離開,自己則反身進入總編輯室,引燃汽油桶自焚身亡。

特區政府官員、建制派議員,不禁令人想起魯迅曾經講過:「中國的歷史只有兩個時代,其一是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其二是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林鄭是暫時做穩了奴隸;葉劉則是想做奴隸而不得。但鄭南榕、太古廣場的殉道者,又不禁令我想起陳寅恪寫在王國維碑文的一句: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

有人甘願向當權者俯首稱臣,亦有人願意為了自由,捨棄最寶貴的生命,不知道自由在大家心目中又值一個甚麼價位呢?

琌佶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