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1日

杰仔父母哭訴 政權不仁不義

【反送中】
【本報訊】「他不是自己跳下去的,他是被政權推下去的。」

連日來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的白色花路,連綿不斷,悼念6.15在廣場高處展示「反送中」標語但不幸墮斃的梁凌杰(杰仔)。今天是杰仔頭七,其父母首度開腔,悲從中來,梁爸爸直言香港病了,不仁不義的政權把年輕人逼上街頭,結果兒子賠上性命:「係700萬人嘅悲哀,亦都係下一代嘅悲哀。」梁家失去帶給家人歡樂的兒子;香港失去關心社會的年輕人,梁爸爸不忍悲劇重演,寄語年輕人上街抗爭,必須保護自己,避免暴力發生和造成傷害,「唔好令自己受傷」。
記者:楊思雅 勞東來

「6月16號個父親節係個好日子,但係6月15號嗰晚,我收到個仔嘅消息,真係好心痛」。事發至今七天,梁爸爸一直沉默寡言,對家人也不多說話,只默默傷心流淚,他昨強忍淚水受訪,但一開口談及兒子,不禁悲傷痛哭。他說杰仔平日少談政治,熱心公益,從來不是斤斤計較利益的人,「我個仔唔係一個犯罪嘅人,(唔係)一個好頑皮好犯惡嘅人,係一個好純良嘅香港小市民」。

事發後外間對梁凌杰所知甚少,後來從facebook得悉他不僅助養兒童、向長者派米,更為山區貧童籌款建學校。在父母眼中,杰仔善良和孝順,「佢只有做社會公益上嘅嘢」。自言不問政治的梁媽媽,不知道兒子為何成為大家口中的「烈士」,她直言:「我唔需要。」但她明白兒子是為社會不公不義之事發聲,為此引以為榮。梁爸爸和梁媽媽昨日沒戴口罩或墨鏡,坦然受訪,梁媽媽說,「我先生話唔戴口罩,我支持佢,因為我哋唔係做壞事」。

相關新聞:胡志偉籲「不流血」防民意逆轉

「點解出嚟遊行?只係對香港社會嘅一個咆哮,對呢個不仁不義嘅政府嘅一種宣示。」

痛失兒子,梁爸爸一度泣不成聲:「任何一個父母……」身旁的梁媽媽接着說:「唔會平復到心情,平復到都係呃你哋,個個都十月懷胎,個仔咁突然離開我哋,點會唔傷心?」她坦言丈夫這幾天仍為兒子準備早餐、為兒子留飯餸,「我哋當佢仲喺身邊,咁多日以來,我都唔覺得我個仔係離開咗我哋」。今天是杰仔頭七,他們不欲現身太古廣場,怕引起混亂,只能在昨晚悄悄帶鮮花,首次踏足兒子身亡的地方。

「佢係一個乖乖仔,好純品」,梁媽媽說,杰仔自幼擔任童軍,中學時參加銀樂隊,是一個將歡樂帶給別人的開心果;本打算一家人待梁爸爸退休後可到處旅行,奈何這願望已無法實現,「冇咗我哋以前嘅歡樂」。失去杰仔,梁媽媽痛心不已,但她更擔心身旁相知相交40載的老伴,「驚佢屈住喺度,無時無刻又喊,見到咩又喊」,希望可藉着這次訪問代兒子盡吐心聲,讓老伴宣洩心中悲痛。

200萬人走到街頭示威,梁爸爸說因為香港病了。他認為當日上街的香港人,並非每個都害怕被送到大陸受審;亦相信很多人都有回鄉證,會到大陸旅行,「但點解出嚟做呢啲咁辛苦、咁熱嘅遊行呢?」梁爸爸說:「只係對香港社會嘅一個咆哮,對呢個不仁不義嘅政府嘅一種宣示。」他批評政府為有錢人度身訂造法例,卻視真正的香港人如草芥,「全因為你個政府係包庇富人,只有幫助富人,冇真正幫助年輕人,佢哋嘅去路、出路、任何嘅支援」。

「佢哋(年輕人)唔需要太傷心,唔好太激動,如果有咩事,我哋成家人都好內疚。」

警方說杰仔遺物中有一封遺書,梁爸爸說這是一封控訴書,對不仁不義政權的控訴,內容與杰仔當日在太古廣場展示的橫額如出一轍,要求撤回送中、林鄭下台、釋放學生傷者和重申示威並非暴動。兒子臨終前的控訴,梁爸爸對政府不存希望,「政府只有擔心啲有錢人,唔會擔心我哋」。

梁媽媽多次提到,非常感謝社會各界人士關心杰仔、悼念杰仔,她說兒子遺容很安詳。她說兒子為了社會不公不義之事勇於發聲,全家均以他為榮,惟作為父母,她希望年輕人上街抗爭時,千萬不可做任何事情傷害自己的身體。她明白年輕人為杰仔感到痛心,但希望「佢哋(年輕人)都唔需要太傷心,唔好太激動,如果有咩事,我哋成家人都好內疚。」梁媽媽不諱言,原打算低調,但最後決定站出來,盼望:「我想啲後生仔、年輕人唔好再步我個仔嘅後塵。」

梁爸爸說,每一個善良的香港人和年輕人都不想香港「寫上一個衰字」,包括兒子在內的每一個走上街頭的市民,就是想表達對政權的不滿。他說兒子不會無故在平台靜坐,是憤怒、亦是無奈,是「政府逼到香港人咁無奈」;他說明白年輕人抗爭的決心,但不希望見到暴力發生,不忍悲劇重演。

杰仔走了,網民只能靠留言悼念他:
「他不是自己跳下去的,他是被政權推下去的。」
「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
「讓我們活着的人,努力實踐你的遺志。」

相關新聞:家屬申死因研訊或須等數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