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0日

獄中書簡:人民決定何時算玩完 - 邵家臻

「此刻,若我不在監倉,我也一樣號召罷工。」看着電視台晚間新聞報道,知悉邵家臻議員辦事處和社工復興運動發起6月12日的社福界罷工,我第一時間寫信給臻辦同事,說了這句話。

其實我心急如焚。我和戰友們一直齊上齊落,同負一軛。由2013年佔中運動開始,商討日、民主毅行、公投、社工罷工、提早佔中、參選、當選、被捕、被告、被審、被判,除了被囚錮的163日是自己一個人在赤柱之外,我和社工復興運動仝人都是一體的,如今罷工當日,我成了一個「無事人」、一個心急人。

一行禪師在《正念生活的藝術》說:「我們都充滿許多事物,沒有單獨的自我。如同花朵,我們包含泥土、水、空氣、陽光和溫暖。」我的理解是,我不是我,是我們,向來都是。今日策動罷工,說沒有我的份,其實是錯的,我從來都在其中,過往的倡議、行動、成功或失敗經驗,以及汗水和淚水,都是傳承——包含了前人,也包含了後人。所以我們毋須介懷,只要可做的時候盡量做便是。

6月12日,林鄭月娥不再「好打得」,寧願改期出席每月30分鐘立法會答問環節。「林鄭特首,你製造了這麼多敵人,卻沒膽量面對你的敵人,你應該努力證明你跟之前那個神憎鬼厭不一樣。」我好奇她會怎樣回答。

或許在林鄭心裏,她最需要的是社會如同一盤散沙,偏偏她的送中令香港再次團結,團結得不可否認是久違的團結,6月9日103萬人上街,不是網上簽名,是真實的人用汗水和淚水給林鄭政府的一次迎頭痛擊。

有沒有聽過「星期天下午出來散個步」運動?這策略大有來頭。1980年,波蘭團結工會將於某日在造船廠舉行罷工活動,但成員得到情報,知道波蘭當局打算用武力鎮壓。為免剛萌芽的運動夭折,他們決定放棄行動,改為「既可讓警察緊張又讓群眾不必冒不必要的危險」的方法,發動人群在公共廣場上散步。結果當局被迫採取被動的態度,消耗精力去防止一場根本還未發生的示威活動。

要自己認輸才算輸

跟威權政府周旋累不累?我認為世上最累的事情,就是作為威權政府的反對派。你發起的集會遊行,你舉辦的籌款活動,你爭取上媒體傳達訊息,全部是「諸般不順,百不稱心」,不是被刁難,就是被誹謗,甚至被告。總之,龍門任搬,就是叫你動輒得咎,棄械投降。

不如這樣認為,我們都一樣在監倉。我在赤柱那個細一點;你們在香港那個大一點。被囚錮的人要自己認輸才算輸,之前都不算。我們來決定甚麼時候認輸,不是讓政府來決定。這是我們的決定,不是別人可以越俎代庖的。我作為在囚的心急人,希望大家明白這個道理:是人民自己決定甚麼時候才算玩完。

6月12日書於赤柱監獄
邵家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