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0日

媚中賣港林鄭成棄履
反共自救港人大翻身 - 練乙錚

103萬人示威遊行之後,6.12那天,中國駐英大使撇清送中議案和黨中央的關係。對林鄭那是晴天霹靂,讓她猛然知道自己的政治結局:北方主人要賣甩她了。

別騙人。能把外國人引渡到中國、挑得起嚴重外交事件的重大議案,怎會是你林鄭這個級數的行政官員發起兼包辦的?明顯,修例是黨中央意志,目的是對應孟晚舟事件,要找一個在中國法區以外的地方,可合法抓西方人並保證能引渡到中國,就好像加拿大之於美國一樣。可惜,中國的法治敗壞,西方國家只有西、葡、法等國與中國簽了引渡條例,而且就算人家抓了你的逃犯,也不見得會輕易同意給你引渡,當年的賴昌星事件就是明證。於是北京打香港主意。

問題是,香港的引渡條例有一條大剌剌的「排中條款」(PRC Disapplication clause)橫梗着,以致可用個案形式引渡的國家多的是,唯獨中國給排除在外。此乃當年鄧搞一國兩制時為叫西方相信港中之間有本質區隔而設置的。引渡條例1999年修改過,排中條款給小心保留了,可見絕非中港統治軸心今年大言不慚說的是一個要堵塞的「漏洞」。

本來,北京要解決的問題不難。如果特府一開始在修改排中條款時加上「港人港審」只針對非港人,立會很可能無聲無息剎那通過。但中港統治軸心太貪,來個順手牽羊,把香港人也牽涉進去,於是爆煲。草案中,賣港這部份完全是林鄭手筆。此點即她所謂的初心,是用來逢迎北人的,做個順水人情,還可以用完善法治的大道理掩蓋賣港意圖,為自己連任鋪路。以我十多年前在特府中央政策組任高級顧問多年的經歷看,「港人港審」這意見的法律基礎和政治影響,必然老早在行會裏討論過,但是為了討好北人,給林鄭否決了,草案才交到立法會。

林鄭下台後無容身之地

如此,草案是中國要對付外國、林鄭要出賣香港的軸心結合。另一方面,香港人要自救、西方政府要封殺,也形成一個強大的反擊同盟。第一回合,同盟小勝、軸心大敗。軸心國哪肯罷休?所以草案不能撤。但因為林鄭否決「港人港審」是始作俑者,然後錯估民情,結果偷雞唔到蝕把米。北人暗罵她低能,誤了黨國大事,完全有道理,但又不能公開發作,因為777票是北京給夠的,委任狀也是習老大的sidekick李克強簽的,英明啊!

事到如今,為保主子面子,林鄭這個幾年前就賣了身的,只能「負全責」。當共產黨的官,能力還是其次,最重要是曉得既嚴肅又輕鬆地給領導卸責頂缸擦屁股。

可憐!世事無常,此姝投靠北人,如今辦事失手也失寵,不知下台以後歸宿何處。北京?香港?倫敦?在京城風光了一陣子的她,往後不會是黨的座上客,陪笑臉人家也不要。香港嗎?她的「真誠道歉」港人不稀罕,她已經成了這兒的過街鼠,只要她一出門,無論到哪裏,都會有人投以鄙夷眼光,因為同是港人身份,她出賣香港比那個前任更冷酷更暴力。倫敦嗎?她還有臉去的話,大家倒是要歡送一程。

當然,北京轉方向急煞車,登時變成小丑的更大有人在。那些不是黨員的黨員自不必說,因為他們跟黨走、跟黨扭,已經扭了那麽多次賣了那麽多年,早已沒有了人格自尊;難堪的大概是那一兩位新近才鑽進行會(黨在香港的政治後宮)的變節人,以為從此有了可靠的碼頭,不愁榮華富貴,沒料竟強給推出來獻醜,讓人看見這些後宮人的真正婊子角色。不過,香港只是中國的一隻小痰盂(這是某解放軍軍頭不久前在給全國出色老師訓話時的主旨),城裏小矮人的榮辱委實不足道。

修例扭軚煞車,要害在於此乃北老大近期第二次忽然轉向,不尋常之極。頭一次,此人領導的親信和美帝的貿易談判一路暢順,卻在協議前夕不玩了。偉光正臨陣退馬,豈非之前蠢得死到臨頭不自知?美帝玩不過,就玩香港。搞送中是「內政」,開局望風披靡;老大加上林鄭,手起棍落,幾十百個柴娃娃登時給打得頭破血流。但是,眼看就要享受到那強姦數百萬港人的快感了,沒想到老大在高潮之前一刻陽痿。何解?

反送中從五五波到反超

5月30日我在本欄文章說,反送中的戰鬥是「接近五五波,香港人還暫時處於劣勢,但正在向有利方向發展;善的種籽在發芽,惡方無法阻擋」。有幸言中,非因我永恆樂觀,而是因為當時三組內外因已經快要合璧、共產黨的「正能量」(港粗口諧音)快要萎縮。

內因,包括民主各派在反送中議題上足夠自律——獨派不提「遊行無用」,而泛民各世代人也不指摘勇武搞亂檔。這點加上「90尾」(後魚蛋)嫩芽長成並進入社運而令反送中得到爆發力。至於數量龐大的傘運世代,他們從來沒有患抑鬱,只是像地火一樣待噴薄而出。

外因,即外國勢力,尤指美帝。上周,美帝上下蠢蠢欲動,不僅國防部官員開腔,參眾兩院議員也在《香港關係法》上做新文章,更有議員提出訂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授權政府凍結香港當權派官員及其嘍囉在美資產,然後就是美國國務院換了管印太的助理國務卿和駐港總領事,新人都是更厲害的鷹派。共產黨不信邪,這下也覺得撞鬼了,感覺給打中軟肋。

共產黨的軟肋,主要就是錢。特朗普對中貿戰打硬拳,老大說要奉陪到底,可打了沒幾個月中國就嘔血,中興華為也給打殘,偷外國東西不容易了,香港地位於是更形重要,不然高科技如何進口?

本來,香港便是對它重要,也不表示黑老大要向香港人低頭。200萬算甚麽?還有500萬沉默愛國愛黨大多數。這就牽涉到內外因之間的第三因素:港商。處於中美經濟之間,世界上最大供應鏈的財貨樞紐都在香港這小痰盂裏,港商的地位非常重要。

美帝作動,香港本地大商界最震驚。沒有了《香港關係法》,港商就等於要返璞歸「中」,在貿戰底下,歸中等於吃西北風,於是有香港大富豪資金流往新加坡等地。港資外流,那大灣區怎麽辦?港X通怎麽辦?中國經濟怎麽辦?這樣一想,中國便知道玩不下去了。大港商的《香港關係法》惶恐和黨中央高度一致,於是行會中的商幫賣甩林鄭,順便還撈得個「體察民情」的美名。

DQ變宣傳香港非中國

港人這次小勝,我還提兩個大家不曾多留意的因素。其一是DQ的好處。香港民主運動內部有矛盾,難以避免的客觀原因之一是選舉時的利益衝突,大家在不久前的「初選事件」看到了。反送中運動裏,年輕獨自派和泛民之間的矛盾減弱,重要原因之一是前者被永久DQ了選舉資格。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其實,DQ的第一個好處還是在國際上的。

梁游兩位立會當選者打出了Hong Kong is not China這個獨特旗號,影像馬上上了國際傳媒;區區五字醒目響亮,不啻語言炸彈,比起甚易被曲解的一國兩制直截了當,海外香港人聽了馬上認同,給老外解釋尤其容易,於是這個口號在西方深入人心。最近有港女在美國校園打出這個旗號引來陸生瘋狂圍攻,再一次上了國際傳媒而即時得到更廣泛同情和支持,任憑黨棍在海外力竭聲嘶大談香港是祖國一部份,人家都懶理。香港嘛,就和你中國河水井水兩碼事,這已經成了西方主流認知。

獨自派進議會,主要目的在於宣傳理念,給DQ了有損失,但目的卻超額達成,飲得杯落。這是梁游迄今為止的最大影響,超越派別利益。及後DQ擴大化,民主各派同坐一條船,給共產黨「打成一片」,客觀矛盾再減弱。

小勝原因之二,是這次運動只涉港人自由生活基本權利,與選舉制度改革無關,民主派與商界於此事上無大矛盾,因此只有少數大商賈不要臉,絕大部份商家樂見民眾佔領街頭並與「港安(香港公安)」周旋博弈,與2014傘運時的態度迥然不同。這是特府收起選舉議題的一個正面副作用。我提出過,香港社會當下主要問題不是體制民主與否,而是如何在社會各層面包括語言、文化、經濟、生活、娛樂等各方面排共抗赤反殖,例如反國歌法。即是說,現今香港主要矛盾不是階級矛盾而是民族壓迫與解放。社運左翼的朋友也許不同意這看法,但反送中實踐提供了有用參考。要和經濟上貪婪成性、政治上水性楊花的香港資產階級合作抗共當然困難,但非不可能。

傘運前後,社運實踐提出兩個理論問題,一涉方法,另一涉認知。反送中運動提供了解決契機。方法問題,就是勇武與和理非之爭。和理非後面本來還有一個非,但不值得爭論了,因為特府的表現說明,到了某階段,甚麼人也會把那個非甩掉的。說一個關於我自己的笑話。前幾天看港聞,讀到林鄭講任性兒與阿媽的比喻,無名火起——乜嘢媽!招也媽!粗口既出,駟馬難追。

勇武與和理非的爭論後面,主要是雙方的互信問題,即所謂的鬼論。勇武初出,和派詫異,經特府以偏概全借題發揮,運動受到打擊,鬼論於是生成。鬼當然存在,提高警覺是要的,但錯在和派誤把問題擴大,把整個勇武路線擬鬼化,甚至對具體個別人士以訛傳訛稱之為鬼,連一些法律界朋友也忘記了「疑點利益歸被告」的法治原則。為甚麼法庭裏的原則,在社運裏不適用了呢?有懷疑但不能證實的,留意就好,不應亂傳。我認為,寧可誤信十個真鬼,也不能錯指一個同道;損失當然會有,但運動要保持人性,大家切勿學了共產黨在3、40年代發明的殘酷抓鬼手法。

然而,鬼論最後不是在理論層面解決的。年輕勇武抗爭者在接二連三的運動裏,用自己的人身自由、歸家權利甚至皮肉鮮血,一再表明自己是最堅決的反共鬥士,逐步取得社運界的承認與尊重 。在過程中,勇武派也明確了勇武的意義:「抗爭無底綫」的意思不在於手段,而是指「在運動裏,抗爭者的付出無底綫」。這是去年我與在服刑的梁天琦談話時最深刻明白到的。具體手段,我始終認為須堅持由台灣民主運動先輩們提出的「暴力邊緣論」這條紅線,也就是說,只能把抗爭推到非暴力的邊緣而止,迫使政權出暴力而最終受到最大多數人民指摘和唾棄,正如6.9、6.12那幾天裏發生的事情那樣。

反過來說,勇武派也承認了,不能天天勇武,否則運動的精英和群眾都很快耗盡,故和理非是任何社會運動的最大公約數。200萬的數字本身不能撼動政權,但在特定時機之下卻能產生強大協作力。

本土概念與新抵壘政策

另一問題,有關「本土」概念的內涵。2012年起計,香港人的四大革命實踐(反國教、傘運、魚革、反送中)都是年輕人為主力,而且有越來越年輕的趨勢,部份是時間推移而運動越來越密集所致。由於香港年輕人當中有越來越多的新移民成份,本土主義對此必須有適當論述。本土運動強勢出現,與「反蝗」分不開,但反蝗與香港人價值有衝突之處,而且誤傷力太大,現在基本上放棄,是正確的。

我還提供一個人口學觀點。香港總和生育率在1的低位附近徘徊。這表示越年輕的本地人口群越發細小;25年之後出生的那一群,人數會是今年出生這一群的一半左右。其實,今後的社運,不能只在土生的一群裏動員。假設這次反送中動員了港生年輕人當中的50%,25年之後,就算能夠動員當時年輕人的100%,總人數也不能超越今年,運動有萎縮危機。所以,新移民特別是比較年輕的和他們的後代,是社運要加緊爭取的。說到底,他們就是2047年逼近時最關鍵的人口群。

「溝淡」雖是共產黨的長期殖民策略,但不一定生效。上周我在日本,有一批香港來的大學生找我談港事,都對特府極之反感,恨不得馬上飛回香港投身抗議。他們當中有些是新移民,其中包括一位陸配後代,本住深圳,五歲來港,現在還20不到,意識上已完全等同「正港的香港人」。這些年輕人無疑都是以後香港自救的主力。我認為本土論述裏,於本土優先、廢單程之外,還需要一個「新抵壘政策」,新移民既來之則安之,然後爭取他們盡快接受香港價值,摒棄中國。共產黨在港機構財雄勢大,但對新移民的影響每於社運大事件之後一鋪清。找我討論的那些港生給了明證。

練乙錚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