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9日

示威者:當時覺得要死

大批示威者6.12當日進入中信大廈逃避警方的催淚彈。

【本報訊】《蘋果》接觸過6.12在中信大廈門外被警方暴力夾擊的示威者,憶述驚險一刻。當日約下午3時,25歲的李小姐身處龍匯道一帶,氣氛平靜,但至3時半後,情況急轉直下,槍聲四起、催淚彈橫飛,幾百名示威者從立法會湧向龍匯道和中信大廈附近。當時中信僅有一道旋轉門和玻璃門作入口,眾人同時擠入的一剎那,李小姐只覺恐怖:「當時覺得自己要死,全部人都好唔冷靜,好有人踩人嘅危險。」

相關新聞:無流淚 拒鞠躬 跟稿讀

被迫除裝備 硬食所有氣體

擠進商場後,滿地都是倒瀉的生理鹽水,人們在逃跑期間不慎滑倒。李小姐慌亂間找到通往添美道的出口,始逃出生天。

至今李小姐仍心有餘悸:「見到警車同警察都仲有陰影,當日警方絕對係濫用警權、過份使用武力。」她甚至質疑警方蓄意殺人:「唔知兩邊警方有冇溝通過,但感覺上係刻意將幾百人聚埋同一個位,再係人群中掟催淚彈,好似打算要圍剿我哋。」

中信大廈停車場亦是另一個人間煉獄,30歲的駱先生當日一直留守於立法會停車場門口,周圍大部份都是唱着聖詩的基督徒和大學學生會成員。直至3時多,立法會示威區爆發衝突,百多人於是同時湧向中信大廈停車場入口,他們不斷在停車場各個樓層來回上落。

「好多唔係駕駛人士嘅會唔明停車場嘅結構,佢哋會覺得係咁行都出唔到去;又唔知原來中信三樓可以通去天橋出去金鐘站。」於是他決定繼續留在停車場,為迷路的年輕人指示方向。但他仍然記得他們慌張的神情:「有幾可年輕人係捉住你隻手,個樣想喊咁,問你『係咪可以話我知點離開』?」

駱先生一直在停車場逗留至4時半,眼見周遭人群漸散,他始從商場走出天橋,但情況依然惡劣,因為天橋上已滿佈防暴警察,示威者在他們喝令下,要一直舉高雙手前行,「特別係full gear嘅示威者,一定會俾防暴截停,要佢哋除晒身上嘅頭盔、眼罩、口罩先可以走」。然而,催淚煙仍不斷從四方八面蔓延上天橋,「我哋被迫喺乜都冇嘅情況下,食晒所有氣體,一直行到去海富中心,先可以洗眼」。

■記者陳芷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