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9日

遭噴椒驅趕 拼死護急救物資

催淚彈直射救護站,救護員冷靜處理,Jack指出攻擊救護站無論在任何國家都不允許。受訪者提供圖片

200萬人遊行當天,麥先生和梁先生在灣仔大佛口處,擺放了救護站,人潮魚貫地湧進金鐘,三兩警察則在皇后大道東站着,跟幾天前在夏慤道一帶劍拔弩張的對峙,有着天壤之別。

二人都是自發到場的,麥生在6.12當天於夏慤道負責處理和分發救護物資,本來相安無事,怎料下午3時多,突然出現防暴警驅趕他們,揮動着警棍,大聲地叫喊「走!唔可以留喺度!」他說當時附近大約有幾百人,被驅趕的醫護,只好抱着所有物資離開,移到另一個地方。

相關新聞:無流淚 拒鞠躬 跟稿讀

「有架白車想入嚟救人,但警方唔畀佢穿過防線,要佢U turn兜路去第二度。見白車都唔開路,真係好過份!」

當時,梁生跟其他醫護一直被驅趕至海富中心地鐵出口前的空地,「只係留咗15分鐘,催淚彈就到,警察又入嚟驅趕,甚至出胡椒噴霧,我哋又再執起啲嘢,跑出去巴士站。」他們一直退,煙霧散開來,只能一邊咳,流着淚,一邊跑,直至到了力寶中心外,但依然沒法停下來,他們就如游牧民族般,或抱着、或揹着物資,由一處跑到另一處,只為了保護那些用來救人的東西。

麥生走到太古廣場門口,5時的金鐘,應是下班的時候,卻變得煙火瀰漫,儼如戰場,「好多人都中咗胡椒噴霧同催淚彈,眼、皮膚都紅腫,上一刻仲幫手傳物資,下一刻就喺我哋前面暈低。」梁生亦記得有不少人都已被催淚煙熏得眼都紅了,但依然堅持幫忙把生理鹽水等傳給前線,有些人甚至堅持不受急救,讓他先救其他人。

讓梁生最深刻的,不只是示威人士的無私,還有警方對救護車的處理手法,「有架白車想入嚟救人,但警方唔畀佢穿過防線,要佢U turn兜路去第二度。」麥生亦對這一幕,歷歷在目,不諱言實在難以接受,因為對傷者的急救,往往是爭分奪秒的,而催淚彈造成的化學灼傷情況,亦可以是非常嚴重,「見白車都唔開路,真係好過份!」麥生說。

梁生是護士學生,麥生則已考獲有效急救證書,更打趣「唔出嚟幫手,對唔住個牌」,即使沒有急救的資格,二人都說會出來參與,現在只是以另一種身份參與,卻從沒想過要做游牧急救員,更指出救護人員不應出現於衝突區,要救人,自己首先就要安全,「若生命受到威脅,就要走。」也許,這不只是醫護人員才需堅守的底線吧。
■記者梁嘉麗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