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9日

信我啦!特首冇呃你 - 利世民

「信埋我呢次啦!」林鄭月娥在昨日的記者會,不斷強調要爭取市民信任。

市民是否信任政府,建基在兩個問題上:一,政府是否有能力履行承諾?二,政府是否願意去為市民謀求福祉。

從前,大多數香港人都不會懷疑政府的能力。甚至乎連官僚和政客,都相信了政府無所不能的神話。然而,隨着政府介入社會和市場的深度加深,干預亦越來越廣泛,政府失效的問題也越來越明顯。

可惜,被困窘在行政霸道狹隘視野的官僚和政客,以為只要無所不用其極地賦權執行部門干預社會,就等於順利落實政策使命。舉例說,幾年前政府聲言要以各種逆周期措施紓緩樓價急升的現象,其實有識之士早就提醒政府,辣招只會令到市場流動性大減。事實上,數字反映各種辣招令二手市場交投暴跌,市場嚴重傾斜到一手樓,而樓價則繼續急升。

就連「牛頭角順嫂」都明白的經濟原則,官員都可以搞錯,這是對社會和市場的理解不足。當年言之鑿鑿堅持辣招可以有效降溫的政府,今日已經靜悄悄地轉移重點到土地供應。一場「大龍鳳」的辯論,公眾赫然醒覺,18個選項只不過是為了帶出「土地供應短缺」這六個字,政府的真正意圖是明日大嶼。可是,由填海造地到興建落成,沒有廿年以上也不會見到成效。目標與手段不一致的反常舉措,難免令人質疑政府背後動機。

政府膨脹才是問題根源

當一個政府施政的能力和動機都備受質疑,又何來信任?送中條例引爆的不信任,其實本質上也是一樣;最初修例的理由是陳同佳案,但後來台灣公開表明不接受在此前提下接收引渡,政府仍堅持倉卒修例,任何人都會相信背後必然有其他目的。

林鄭說要在未來三年專注民生事務,只會令人逆向地理解成:「咁過去兩年你專注嘅係乜?」除了居住,一般市民最關心的醫療和教育,平情而論,都沒任何簡單的方案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究竟林鄭政府可以做甚麼?請容許我大膽說,政府過份干預和扭曲才是大多數問題的根源。但在急於求成的心態之下,恐怕未來三年政府只會多做多錯。過去十多年來,偶爾都會有政策官員跟我討論,甚至辯論社會經濟問題,感覺是上一代的政策官員,相對較謙卑,願意承認政府的不足。後來的官員,着眼點已經是手上有沒有權力;只要有權在手,他們就以為自己站在道理的一方。

雖說將所有政府行為還原到基本,都是赤裸裸的權力。但健全的代議政治和共識政治賦予政府行為一定的合理性,讓一般民眾有改變政府的想像。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將立法會閹割,結果就是百萬人將政治帶到街頭。政府執迷於擴充和鞏固權力,增加對社會的控制和干預,將權力和道理倒置,更將社會二分成非理性的反對以及無條件的支持。傲慢態度說穿了就是不信任市民,由民主政制發展到社會民生問題,官員都是一貫地自恃地位高人一等,所以才有「市民不明白《逃犯條例》內容」的說法。在這個大前提之下,根本不存在互信;所謂的「市民要信政府」,更正確地說其實是「市民要屈服於政府的威權」。

「信埋呢次,好唔好?」我會說:「咁你又有冇尊重過我哋呀?」

利世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