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7日

世道人生:「緩你老母」 - 李怡

前晚令人震驚悲哀的消息傳來,許多人寫出痛惜、憤怒的感受,我心痛到腦袋空空,甚麼都寫不出來。長歌當哭,須在痛定思痛之後吧。何時痛定呢?

我想到自6.12之後,接連收到從十七八歲到二十來歲的青年人的訊息,講她們在現場的遭遇;我想到嚎哭着的母親衝到列陣的警隊前勸他們不要這樣對待青少年;我想到6.9留守政總的15歲少年說:「反正點示威都冇用,我不如死咗佢,最好一槍啪過來」;我想到電影《十年》預言會在十年後發生的抗爭「自焚者」,竟提前三年後就在香港上演,用的是與自焚類似的方式。香港反抗強權有了第一滴血。

以死抗爭,是因為對活着抗爭已經絕望。送中的前景就是死路一條,而且會是凌遲而死。痛快一死總好過凌遲而死。他可能這麼想。

以死抗爭者是在林鄭宣告暫緩推出修例之後的行動,留下的遺言是:「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no extradition to China」。因此,任何享受「階段性勝利」、撤回三罷、暫停抗爭,任何在死者提出的目標未達到之前的妥協,都是對以死相諫者的背叛,也是對眾多傷者和因抗爭而被起訴者的背叛。

殺紅眼的警察以「記你老母」向記者挑釁,以「叫你的耶穌出來見我」向牧師挑釁;林鄭宣佈暫緩修訂時的傲慢輕蔑,市民的回應就是「緩你老母」。6.12示威者只是卑微地想維護生存的權利,林鄭政權卻把警隊演化成民眾的對立面,統治的合法性蕩然無存。「記你老母」和「緩你老母」是林鄭禍港時代的標誌。

比6.9上街人數更多的6.16上街,表明香港幾乎所有市民對「暫緩」不收貨,甚至對擱置也不收貨。經過6.12的警察暴力,事情已經變質。警方向和平集會民眾發射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彈。警察把槍管瞄準市民頭部,群警亂棍狂毆倒地老人,向淚流滿面的母親當口當面噴胡椒噴霧。接下來林鄭、盧偉聰、張建宗指示威者「暴動」,跟着是警方大規模到醫院、大學搜捕。有公務員致電電台,說這是「六四翻版」。儘管沒有六四那麼血腥,但性質相同,步驟相似,而且這發生在原來世上最文明的香港。

港共政權在2016年初二對付年輕抗爭者的「妙計」,是以疑似「暴徒」挑動衝突,然後強力鎮壓,民主派跟着同年輕抗爭者割席,甚至外國傳媒也以「暴動」形容「鎮而後暴」的抗爭,港共跟着大舉逮捕和起訴示威者,控以暴動罪名導致重判,從而使香港爭取民主出現世代分裂,民主抗爭運動一時萬馬齊喑。

港共政權食髓知味,以為這次可以照辦煮碗。但這次事件不是發生在沒有甚麼人見到的黑夜;這次不是只有爭取民主的市民關切,而是屠刀架在所有香港人頭上引致所有市民關切;這次是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人都可以從電視目睹的警察暴行;更重要的是:香港廣大市民不再受騙了。

在6.16遊行中,人人都可以看到,香港人從來沒有過那麼齊心,那麼一致地要求實現以死抗爭者的遺言。願死者瞑目,願生者都健康地活着,為了繼續抗爭。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