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7日

壹週刊:樹大好遮蔭 
林子聰 一個快樂的傳說

再做父親,肥仔聰真正體會到一家之主的責任。

「我同阿仔講,媽媽純粹唔舒服睇醫生,妹妹喺嗰度住得好開心,所以未返屋企。我知道你好掛住妹妹,但妹妹有少少唔舒服,妹妹冇事就會返嚟。佢哦咗一聲,然後變得好開心。三個月後,我帶哥哥去醫院接妹妹返屋企,情況好似《一個快樂的傳說》劇情。」又到了父親節,林子聰坦言第二度做父親,才讓他首次體會到一家之主的真正意思。

得獎電影《一個快樂的傳說》(Life Is Beautiful),講述一對父子於二戰時期被納粹捉入集中營,父親為隱瞞二人境況,竟欺騙兒子指他們在集中營是玩一個贏取坦克的遊戲……一個滿載幽默的美麗謊言。

前者,是真實的故事;後者,是編造的故事。林子聰無意中將兩個故事相連,產生這樣的啟發:人生快樂不快樂,不是命運決定,而由心態主宰,他更學會為家人充當一棵大樹,隨時提供護蔭。

撰文:涂宛芝 攝影:黃志明

妻子:誕1.9磅嬰 徘徊生死邊緣

今年1月,大家稱呼「肥仔聰」的林子聰,在家照顧着六個月身孕的太太,早已經知道太太第二胎出現「植入性胎盤」問題,有相當危險,肥仔聰自言就是有心理準備,也逃不過驚心一幕。

「突然之間老婆話痛,但當時好早,只係六個幾月,然後佢話感覺要生,我即刻叫救護車,未去到醫院,就已經喺救護車上面生咗。太太之前已經知道胎盤有問題,連隨大量出血,呢個畫面冇辦法唔記得。」事隔半年,肥仔聰依然清楚記得。

肥仔聰用手比劃着,女兒波波出世時,1.9磅重,不夠兩隻手掌大,發了「呀」一聲,他已經不敢再看下去。

「我望住老婆,不過佢已經唔係好清醒,好彩係,當中有好多個好彩,救護員極速將佢送到醫院,又去咗一間最好嘅醫院。七個醫生分別救兩個人,嗰晚我坐喺手術室外面,等咗五個幾鐘。」肥仔聰回憶。

那一夜,太太輸了十包血,是人體三分之二血量。女兒輸了三包,然後被送到深切治療病房。得悉太太脫離危險,肥仔聰才去看女兒波波,當時睡在暖箱的波波,被一班醫生圍着。

「作為爸爸嘅,最無助係醫生話冇人可以幫到佢,𠵱家用好多儀器,同埋好多嘢去幫緊佢,不過要睇佢自己。嗰一刻老婆幾時醒都幫唔到,個女幾時醒或者有冇事,我又幫唔到佢。」肥仔聰甚至想過,如果本來四個人的家只剩下兩個,往後應該怎過。

跳過一切不切實際的亂想,往後的每天,他要到醫院為女兒打氣,因為被儀器包着小小身體,滿身插着喉的波波,心肺功能未完全發展,她要生存下去,第一件要學的是呼吸。

「我冇咩可以做,只可以打開窗口,每日同佢講加油,講吓講吓,佢情況開始好轉,唔使蒙眼,跟住掹走啲喉,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睇到佢個樣,發覺波波都幾似我。」肥仔聰說。

太太休養期間,為免她擔心,肥仔聰一直沒有將波波的健康狀況告訴她。在家等候着媽媽和妹妹的兒子,他也借用了《一個快樂的傳說》橋段,告訴他妹妹在醫院過得很快樂。

女兒:愛的奇蹟 學識家庭行先

那肥仔聰自己呢?壓力原來於不自覺間遞增。

「每晚到11點個胃就會抽筋、好痛、嗰幾個月都係咁,最初唔知咩事,以為自己個胃一向唔好,原來唔係,係一個反射,因為11點就係太太作動時間,就會好緊張。失眠咗幾個月,亦都可以話係冇得瞓,直至有一日,醫生話波波應該冇問題,我就真係可以瞓一覺。」另一方面,他慶幸母女倆大步檻過,同時明白一家人能夠整整齊齊生活,並非必然。


「我𠵱家會放多咗時間喺屋企,同家人相處,因為可能今次係佢哋有事,明天可能係我有事,大家仲見唔見到都未知,所以𠵱家自己冇特別嘢做,會留喺屋企。以前我開工就會好癲,試過喺外地拍劇,八個月冇返過屋企。𠵱家唔同晒,朝早做完嘢,可以的話,下晝就飛返屋企。甚至會取捨,唔可以只顧住搵錢。」經歷令他改變,肥仔聰不再只集中在工作,間中會帶兒子去海洋公園,又會父子樂去買雪糕。

現在,半歲大的波波會分辨其聲音,看見他時又特別有反應,側着頭看着肥爸爸。他說這些都是不能記錄下來的寶貴片段,畢竟,他是波波第一個認識的家人。

「波波𠵱家11磅重,我覺得係奇蹟,出院時只有5.2磅,到𠵱家差不多一倍有多,呢兩個月增長尤其快,𠵱家抱佢抱得耐,仲會有啲攰。」肥仔聰笑說。

父親:以身作則 家人最強後盾

身為爸爸,肥仔聰也想起自己爸爸的經歷。回想太太誕下完全不夠秤的女兒波波那天,肥仔聰在醫院哭了一場,之後第一個通知的,就是其爸爸。

「因為媽媽當年都係好多病痛,好早已經離開我哋,其實爸爸當時都承受過呢啲嘢,佢當年比我仲後生,我今年四十幾歲,爸爸三十幾歲時,已經面對緊呢啲問題,所以佢好明白我嗰刻嘅感受,佢比我更傷心。我記得佢當時叫我最緊要定,因為只有我可以行得走得,要負責做好多嘢,唔可以俾自己時間傷心。」肥仔聰說,父親事後更是有感而發,因為媽媽患病時間頗長,父親一直悉心照顧,他傷心的是,為何兒子也遇到同樣經歷。

這半年來,肥仔聰逐漸體會到何謂一家之主。

「中國人社會,男人都係比較內斂,成日都話男人負責做事,我諗做事嘅意思,就係屋企人出去衝鋒陷陣,或者嘗試其他嘢,都冇問題,做爸爸嘅,永遠係負責做back up,總之有爸爸,大家可以放心去過自己嘅日子同人生。」

原來快樂,從來都不是傳說,需要的,是現實中的努力實踐!

場地提供:HOTEL VIC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