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3日

「補水」大學生:自己前途自己爭取

00後少女以電動抽水器製成流動水站,為抗爭者補水。

在添馬公園的草地上,聚着不少青年人,他們是遠離前線的一群,卻擔當着同樣重要的角色。小添、阿蕃、阿Bee跟幾個朋友相約,拿着幾個大水樽,昨天早上8時到達金鐘,然後到公眾飲水機把水樽裝滿,準備做一個流動水站。

幾個女孩坐在路旁,有人經過便問他們是否需要水,她們帶着一個電動抽水器,為在場人士添水,說這樣夠環保,而且可以流動,隨時能轉到其他地方為抗爭者們補水。

相關新聞:示威者血與汗拉倒首日審議

「如果連居住地方嘅前途都睇唔到,就更加睇唔到自己嘅前途。」

他們都是00後,才剛升上大學,樣子看起來跟中學生無異,束着馬尾,戴上黑框眼鏡,身上的所有裝備,就只是一把傘。

阿蕃讀人文學科,而小添則是純理科,看世界的方法不盡相同,但對於社會發生的事,卻看法一致,「我們未必做最前線,唔會去衝,但又唔想只係坐,咁樣立法會入面班人係唔會理我哋嘅」。為人們補水沒有困難,最擔心反而是把水樽運來金鐘,「尋晚見警察喺地鐵站內見人揹大背包就查,我哋好驚佢會搜我哋,不過好彩無」。

坐在一旁的阿Bee,戴上口罩和太陽帽,亦很怕上鏡,從她眼中,感到一份恐懼,「我好驚,但係又好想幫手,感覺香港嘅核心價值、自由已經漸漸失去,應該做返啲嘢」。她以微弱的聲線,說着家人其實反對她出來,「媽媽好反對,雖然我都好驚,但係我唔怕犧牲!只係怕無謂嘅犧牲。我好感激香港有一班咁愛呢個地方嘅人,前線嘅人好有勇氣,所以我哋要支援佢哋」。

2014年雨傘運動時,她們都只是中學生,小添回憶起五年前,從媒體報道中看見衝擊,感覺自己相當無力,「好多人都受傷,但我就只係得個睇字,好內疚!」

阿蕃亦同樣感到無力,「繼續遊行係唔會有乜改變,回歸20年喇,自己嘅前途,一定要由自己爭取,唔可以眼白白睇住香港死」。

幾位女生走出來,最擔心的莫過於是她們父母,不過,他們說自己已是成年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父母擔心我哋出嚟會影響前途,但我想講嘅係,如果連居住地方嘅前途都睇唔到,就更加睇唔到自己嘅前途」,阿蕃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