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3日

戰場上 千禧後面孔湧現

抗爭者昨佔領政總一帶道路,力爭當局撤回送中惡法。董立華攝

【官逼民反】
【本報訊】催淚彈從四方八面射來,人們一窩蜂向後跑,女孩尖叫着,男孩淚流滿臉。他們的樣子多麼年輕、青澀,眼睛閃着恐懼,卻帶着某種執着,催淚彈來了,他們像潮水般散去,然後又像潮水般跑回來。有些看起來大一點也只是20歲,更多是14、15歲的中學生,脫下校服就跑到金鐘。若你由6月11日晚至昨日曾到過金鐘,就會發現大部份面孔都是那麼年輕,他們都是00後,催淚彈在頭上爆開時,他們沒問為何大人不在,而是堅強勇敢地說:「這是我們的地方,我們必須為自己的前途爭取。」

記者:陳芷昕 梁嘉麗

相關新聞:示威者血與汗拉倒首日審議

少女哭了:為甚麼我被槍指着?

下午5時,催淚濃煙四起,人群慌忙從夏慤道向海富中心方向走避,記者也跟着人潮,來到二樓,看到戴着黑色口罩的她挨在商店門口前發呆。但記者還是從她露出來的雙眸,看到她的疲憊,也看出青春才有的迷惘。她今年17歲,是一個中五學生,身高不及1.5米,像紙片般單薄瘦削的身軀好像弱不禁風。但她卻比無數人,有一顆更勇敢的心。

這天早上,她在學校考完試後,就與兩位同學一同前來金鐘參與佔領。佔領對她來說並非新鮮事,早在她12歲的時候,父親就帶着她到旺角參與過一夜佔領。她也從小跟隨家人參與過多次遊行,因此也一直比同齡人更關心香港時事。只是,直至雨傘運動結束後,無力感還是壓垮了她,她因而沉寂了好一段時間,對時事不聞不問。

一直至6月9日,她毅然決定再次走上街頭,「因為引渡條例實在太恐怖」。近日,中國才通過了謠言罪可判刑七年。她清楚知道,即使林鄭口說如何愛護香港人,引渡條例一旦通過,香港的一切民主自由將隨即斷送。當日遊行過後,她沒有留下來繼續示威,但她在心中作出決定,6.12這日她一定要再以香港人的身份站出來,即使她的家人如何擔心她的安危。

「當時橋上面除咗我,仲有好多中學生,點解佢要咁對我哋?」

中午12時正,她和兩位同學就來到添馬公園,現場氣氛平靜,她們甚至只有一個黑色口罩,連護目鏡也沒有。三時正,她們走着走着迷了路,來到中信大廈裏面。她們心想,這裏有冷氣,就坐着休息片刻吧。

怎料至3時多,隨立法會前的警方舉起紅旗,場內氣氛也變得嚴峻。突然,有一堆人衝進中信高叫:「防暴入緊嚟呀!快啲走啦!」

她還來不及反應,就下意識地跟着大夥兒的腳步,不停地跑,然後來到天橋。此時天橋以外,已是烽煙四起的戰場,刺鼻的催淚煙讓一直守在中信大廈前的人走避不及,濃煙同時也快速邁向天橋上的人群。只是,比催淚彈更可怕的,還陸續有來。回憶着才幾小時前發生的事, 她忍不住發抖。她清楚看見了警察的槍枝,而這枝指向犯人的警槍,此時此刻正筆直地指向她和周圍的人。

與其說是恐懼,她更多的不是不解:「當時橋上面除咗我,仲有好多中學生,點解佢要咁對我哋?」說完,她在記者面前哭了。其實當時,她沒有可以哭的時間。她心裏想的,就是要保住自己的命,一條17歲少女的命。於是,她繼續在天橋上往前跑,一直來到海富中心。才一個多小時,她覺得自己像是已經經歷了半輩子,她只能不發一言地發愣,心想剛才是否只是一場噩夢。

接近6時正,外面的戰爭仍未結束,但她正等朋友前來給她物資,好讓她安全回家。這夜,她將帶着無數個問題回家:我是犯人麽,為甚麼要被槍指住?我這樣一個年輕人,為甚麽要過這樣的日子?年長的人又到哪兒去了?但她能確定的是自己作出的決定。

「我一定會返嚟,我聽日一定會返嚟。」她毫不猶豫地告訴記者,也在此時脫去了口罩,露出一張天真幼稚卻又剛強無比的臉蛋。「如果每個人都選擇退縮,咁條例就一定會過,香港一定會玩完。」

相關新聞:警以退為進 示威者中伏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