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3日

獄中書簡:在石壁看反送中 - 戴耀廷

6月9日下午,反送中大遊行隊伍在維園出發的那一刻,我在石壁監獄的球場上,在烈日之下開始跑步。我在監獄之內不能與大家同行,就要自己與大家一樣在烈日暴曬下堅持多跑幾步。通常我會跑20圈約4,500米,當日完成20圈時,天氣實在太熱,呼吸也有點困難,但我想到大家在遊行中比我會更辛苦,囚友們勸我休息,我喘着氣對他們說,要為戰友們及香港人堅持抱下去,最後靠着祈禱的力量,我完成了26個圈。

無論警方或民陣公佈的遊行人數是多少,這次6.9反送中大遊行,是2003年7.1大遊行之後最大規模的遊行。我真的很希望可以與大家一起流着汗,喊着「反送中」及「林鄭下台」的口號,走完這段大概是3,000米的路程。但未能親身參與,我可以觀察者的角度去初步探索反送中的前世、今生與來世。

歸根究柢,港人再次走上街頭,如2003年7.1大遊行及2014年佔中、雨傘運動,都是因不信任中共,亦不信任由中共任命的、不是由港人普選產生的特首。不能交出一個像樣的理由,又要不合乎比例地動員建制力量強推惡法,更惹來市民更大的懷疑,不知此法背後之惡可以有多大。

具體的反抗形式及演進似乎是依着一條路徑。我曾撰文引用美國社會運動活動家及理論家Bill Moyer的理論,分析香港抗爭的不同階段。按Moyer的理論框架,79天的佔領、雨傘運動可說是香港抗爭運動的觸發事件,大量市民參與,但其作用只在於喚醒大多數人看到社會的不公義,不會一下子就達到改變不義制度的目標。

Moyer也觀察到,在觸發事件之後,很多抗爭運動會跌進一段失落的時期,因部份人見不能一下子達到運動的目標而感到失落,在觸發事件後一段時間,表面看參與抗爭的人看來是少了。大家可能發覺,這正是2014年雨傘運動後四、五年間香港的狀況。不過,Moyer認為這種失落感是不需要的,因不少已看到社會不公義的市民在觸發事件後,不會背離初衷,只是用其他方法去延續抗爭的精神。這些方法未必如觸發事件時那樣,是人人都可以看見的街頭抗爭行動,而會用各種方法,包括較軟性的方法把抗爭的意識更深入及更廣泛地滲至社會的各個層面及群體。

反送中運動由今年2月開始,經過短短的三、四個月,爆發成69大遊行這麼大的規模,且走出來的人來自不同階層、界別,亦是自發地組織起來,發揮各自的創意去表達他們對中共及特區政權的不信任。

政權加大打壓不斷犯錯

Moyer還觀察到,只要社會內抗爭意識不斷擴散,當權者別無選擇,只能加大打壓的力度,但也會因而犯下更多及更大的錯誤,刺激更多本是漠不關心甚或是支持專制的人倒戈走到抗爭的一方去。這情況也在反送中裏完全看得到。其實並不是反專制陣營特別做了甚麼對的事,只是中共及特區政權(尤其是林鄭月娥的剛愎自用)不斷犯錯,才會迫使那麼多人再次或第一次走上街頭。

Moyer推論只要抗爭力量繼續擴散,若一次社會行動未能改變不公義的制度,抗爭運動會一直發展下去,不久之後又會出現另一波社會行動,直至成功改變為止。2003年7.1大遊行至2014年的佔中、雨傘運動,要用11年去鞏固上一個運動的能量去引爆下一波的抗爭。2019年出現反送中,離佔中、雨傘只是五年,也即是說,香港社會內抗爭的情緒累積得更廣泛和更快。

無論送中條例最終能否通過,要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的根源始終離開不了引入真正的普選。一天沒有真普選,抗爭必會繼續下去。反送中後或許又會進入表面看來是一個靜止期,但一波波社會行動累積起的抗爭能量,相信會在更短時間就會爆發出來。

在反送中之後,我們必須想方法把重新燃點起的抗爭意識轉化為可奪取政治資源的政治能量。簡言之,就是利用今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及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鼓勵參與抗爭的港人積極投票,搶奪更多建制內的位置,在建制內建立抗爭的橋頭堡,配合下一波的街頭抗爭。

到甚麼時候才能迫使中共讓步,讓港人能有真正的普選,現在或未來一段時間也未可知,但按Moyer的推算,只要抗爭的人能堅持下去,終會見到成功的一天,只是不知成功會以甚麼形式來到。

2019年6月10日

戴耀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