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3日

昨日,政府已輸掉一代人
時事評論員 - 林忌

特首林鄭月娥一意孤行,在103萬人上街示威之後,堅持要硬過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香港市民自發全面抗爭。和以往不同的是,民主運動已真正遍地開花,今次一連串的示威抗議、罷課罷工甚至引發暴力衝突,是完全沒有領導;無論是當年提倡佔領中環的戴耀廷等,或佔領公民廣場的黃之鋒,或旺角魚蛋革命的梁天琦,全部都在監獄中服刑;以往親政府方面不斷指控有人煽惑這些抗爭,如今真相不說自明。

民主運動已落地生根

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結束後,一批示威者自發包圍立法會,事後幾百人在灣仔被警察圍困,要求所有人必須除掉口罩。和一般抹黑是「金毛、飛仔、黑社會」的說法不同,直播中清楚可見的,被圍困者都是和你我一樣,平凡不過的香港人,除了平均年紀特別輕之外,這些人事後都說「沒有領袖」,其抗爭全屬自發。

昨日朝早大批市民包圍立法會,前學民思潮成員黃子悅在Facebook上表示,目測在場者有八成屬年紀25歲或以下,這和近年示威遊行所見的情況相反──近年民主派內路線的爭議,令遊行示威中的年輕人比較少,今次大家可見,絕大多數是香港年輕一代;或者由於沒有家庭包袱,更能夠挺身而出,但更根本的原因,就是香港年輕一代已沒有退路,既沒有護照,也沒有資產,香港就是他們的全部。

今次的包圍立法會行動,即使有團體申請,但基本是沒有「大台」,也沒有組織,可謂全屬市民自發。然而觀乎年輕一代的討論區與群組,卻紛紛大量自發與發揮創意,由出動車輛去堵路,呼籲市民前往「野餐」,到最後自行升級衝擊警方防線,提出建議的人,不是政客,甚至不是有意從政者,只是和你我都一樣的普通人,由玩遊戲的社群,到交通工具的興趣小組,以至車會的車主,甚至是教會的信眾,也對防暴警唱了一晚的聖詩。市民紛紛自行與相熟朋友組織抗爭活動,這是在香港史上前所未有。

在包圍立法會中一再出現暴力衝突,有人質疑這種行為不是最佳策略,或質疑時間過早,為何沒有人制止?事實就是如今市民對政府的反感,已不是任何政治人物所能夠制止。誰嘗試去呼籲制止暴力,如有個別民主派議員只不過輕輕一提,都已經立即被口誅筆伐。問這些行動派的看法,他們會答你:當2014年用盡一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佔領運動,政府都不打算聽意見,當6月9日103萬人走了出來,林鄭月娥卻連「早晨特首」董建華都不如,打算一意孤行到底,難道他們甚麼也不做嗎?難道任由香港沉淪嗎?

說這些話的人,不是政客,也不是有意從政者,只是和你我都一樣的普通人;走出來的人比較年輕,只因年輕人比較沒有包袱而已。因此反送中引發的暴力衝突,所揭示的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生了根,是完全的本土運動甚至是「香港民族」運動;特區政府如今已淪為徹頭徹尾的殖民政府,依靠的是佔領軍的效忠,已完全失去統治的正當性(Legitimacy)。

2019年的香港,這不是2014年的佔領中環,而是有如1989年東歐各國人民追求自由一般,是前所未有的意志。誠然控制香港的力量,以至欺壓港人意願的力量,比起當年的蘇聯還要強大,香港人面對的自由路,也許仍十分遙遠,然而林鄭月娥真的永遠都考第一,竟可把政治冷感的香港人逼成如此,實在連董建華與梁振英也要自嘆不如。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