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2日

世道人生:要使百萬人成為力量 - 李怡

一位參加6.9遊行的朋友說,見香港百萬人參與行動,感動到想哭,但幾小時後,就非常沮喪。

沮喪,是因為林鄭政府在當晚11時許回應,指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仍然會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

沮喪之中,有約300年輕人在政總前留下來,他們不是準備好有甚麼行動,他們沒有帶備任何攻擊或防備的用品。他們留下只是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退回家,看看留下有甚麼事可以做。其中一位只有15歲的少年說:「反正點示威都冇用,我不如死咗佢,最好一槍啪過來。」聽來真是很讓人為年輕人傷心。其後警察包圍,發生衝突,19青年被捕。

林鄭把不知用甚麼骯髒手法收集的支持修例的簽名,說成是平衡各方意見的根據,表示要繼續修例,將103萬冒暑熱出來真心反修例的示威者,與那些作大的簽名等量齊觀。她再次激怒市民,使反修例的市民情緒升溫。這兩天,社會醞釀罷市、罷工、罷課。

林鄭指反對者「將年輕人推向前面做出激烈行為」。實際上把年輕人推向前面的不是別人,正正是傲慢頑固的林鄭政府。

這兩天,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對這次組織遊行的民陣有所批評,認為百萬人走出來,但沒有對政府構成壓力,在某程度上,是主辦者沒有做好帶領群眾的工作,白白錯過了百萬人結集的氣勢。比如,沒有派人在各個路口用大聲公領頭叫「反送中」、「撤惡法」的口號;叫「林鄭下台」則沒有意義而且轉移了公眾訴求重點;組織者也沒有考慮到有許多人留下來時應作甚麼準備。

但無論多麼沮喪,或有多少批評,都不可以因此就說遊行無用。壯觀的遊行場面,已經成為當日或次日世界重大報章的頭條,各國政府也陸續表達關注。何韻詩應邀在《華盛頓郵報》寫文章,又接受CNN訪問。我在6月7日的文章被台灣媒體引述或轉刊,也接到些外媒的約稿和訪問。印象中,自1997年主權轉移以來,外媒已經很少像這次那樣對香港關注了。

這次遊行之所以人數超多,主要原因是許多年輕人走了出來。過去幾年,年輕人已經不太願意參加以泛民為主力的民陣遊行了。因為覺得遊行無用,甚至認為遊行旨在為泛民籌款或選舉集氣,而泛民在本土議題上又不斷同本土派割席。這次大量年輕人在遊行前幾天落各區擺街站為遊行宣傳、鼓氣,他們積極參與遊行,甚至入夜也不願散去。最後的警民衝突,絕對是被政府聲明所挑動。社會對年輕人這次的積極參與和抗爭,報道和肯定都不足夠。至於個別人的譴責割席,年輕人已經沒有感覺了。

遊行之前,許多人都估計人數會破紀錄,在這種情勢下,民陣不知道有沒有事前與一些政黨開會,研究如何善用遊行的氣勢,不要讓遊行完就散去了事。

權當事後諸葛,我想到一個主意,就是能否通告所有參與遊行者,在沿途特製的捐款箱,每人投放10元,每人只要10元,不要多捐,因為這樣就能從收集的款項中統計出較準確的人數。100萬人就有1,000萬元。這些錢,講明由專業會計師驗收,並用於在世界各大媒體刊登廣告,呼喚國際社會去抵制在香港播惡的特首和高官。

這建議現在提出當然為時已晚。不過,應該還有另一次遊行。期望民陣及各方主事者,能夠事前作周詳商議,想出更好的主意,讓遊行不僅展現氣勢,而且在無功而退的情形下,讓它成為一種力量。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