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5日

新移民講師:重新審視自己身份

黎明早年首次參加六四集會後,令她對自我身份認同有很大衝擊。

【本報訊】10年以來,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風雨不改,每年參與六四集會。第一次參加那年,她剛來中大讀社會學碩士,當時她充滿猶豫,覺得也許有危險,怕被人點相,但同學們很細心,說看到可疑人士會圍着她,甚至可戴上口罩,在好奇心驅使下她就跟着大夥兒去了。

相關新聞:平反六四 公義必勝

「歷史被偷走,嗰刻好憤怒」

她擔心被人認出,並非無的放矢,「每個內地生嚟香港,第一件事就要先去中聯辦登記,畢業後要返內地工作,大學嘅畢業證書係唔足夠嘅,要有中聯辦證明,所以當時都會擔心去燭光集會或者會影響畢業」。出發前,她很緊張,告訴自己不能輕易被洗腦,「覺得一定好多人鼓吹反中央政府,我一定唔可以信」。但眼前的景象,卻讓她重新審視自己對集會的看法。

從港鐵站走到維園的短短10分鐘路程,黎明看見有人做行為藝術,有人拿起咪大聲說着政見,甚至是表達反對政府的聲音,雖然早已預視,但當出現於眼前,她依然是戰戰兢兢。直至走進維園,情緒變得越來越緊張,聽着人們喊「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她沒法定下心神,不敢跟着喊,早已弄不清是思緒還是情緒較混亂了。今天回想那個時刻,她說一個巨大的衝擊,因自小從家人口中得知的六四,是一件充滿陰謀論的負面事情,「聽到屠城兩個字,我心情好複雜,到底件事係點?係咪佢哋想影響我嘅政治觀點?」

那是一個嶄新的經驗,她形容那一夜,是自我身份認同的轉捩點。來港以前,她從沒懷疑自己「中國人身份」,這個身份和愛國情懷,是不可挑戰的,不能超越其他身份,「我突然醒覺,對國家、歷史嘅認知,原來一直都係假嘅!一部份歷史被刻意修改、偷走,嗰一刻我好憤怒,反思愛國作為至高無上情懷嘅諗法」。對很多人來說,六四燭光集會行禮如儀,沒有實質的作用,但對她來說,集會的最大作用就是「存在」,在球場上數萬個臉孔中,哪怕只有一個抱着好奇心的女生,從「愛國」的桎梏中解脫出來,集會就有存在意義。從那晚開始,黎明不再被愛國、民族主義框着,重新審視自己與國家的關係。
■記者梁嘉麗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