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4日

蘋論︰
悼念六四的反共恐共情結 - 李平

維園的六四燭光,哪怕是在風雨飄搖的日子,哪怕是在香港民主自由被烏雲籠罩的日子,都不曾熄滅,也不會熄滅。六四30年,維園的六四燭光依然在中港兩地政治黑夜中閃亮,但也有人把燭光移離維園,甚至放下白燭。六四還關不關香港事、香港還要不要悼念六四?其中糾結的是反共或恐共情結,如果回到港人聲援八九民運、悼念六四的初衷,可望凝聚更多共識,可望凝聚捍衞我城自由、推倒送中惡法的抗爭力量。

中共追殺講獨 觸發恐共症擴散 

六四30年,意味着當年呱呱落地的新生代已屆而立之年。悼念六四的薪火傳承近年爭議不斷,一方面是由於20至40歲的青年佔香港人口約三成,即六四屠殺發生時10歲以下幼童及近10年開始關注政治的年輕人兩大人群,他們對六四的記憶、感受相對淡薄,沒有當年百萬人上街示威的刻骨銘心;另一方面,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中港關係的疏離、衝突,香港人身份認同問題加重了中國民運、六四的距離感,對中共政權的憎恨難免波及與中共相關的人和事。

當中國戰狼滿世界耀武揚威時,當中共直接插手香港管治、西環號令中環時,所謂「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毋寧說是「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壞,香港更壞」。當中共熱衷於吹噓人類命運共同體時,越來越多的港人希望與中港命運共同體切割,越來越多的港人反對中港融合的政治、基建工程,越來越多人不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政治訴求。

在恨屋及烏的心態下,連支聯會的名稱也受到質疑。支聯會全稱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但面對中共黨國不分的現實,難免有愛國變愛黨之虞。在這種心態下,民主陣營,包括傳統的民主政黨和新生的本土派政團,不時因政策的歧見而相互攻訐,是否悼念六四、如何悼念六四的歧見甚至走到了分道揚鑣的路口。

不可不察的是,憎恨中共以致恨屋及烏,都未脫離恐共反共的基本心態。中共的邪惡、沒有道德和法律底線,無論是以史為鑑,還是面對現實,不只讓人憎恨,也讓人恐懼。在香港、在台灣,恐共症尤為嚴重。中共、港共近年以大炮打蚊子的方式追殺港獨講獨,讓香港的人權、自由受到前未有的侵犯,更觸發恐共症的擴散、觸發反共力量的增長。

悼六四聲勢壯大 助反送中惡法

不可不察的是,在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上與毗鄰的中國切割難免有恐共症下鴕鳥心態之疑。旅美歷史學者、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前院長余英時曾指出,中共對台灣滲透無孔不入,台灣不少人患有恐共症,但是人民不應被中共繁榮、強大的表象所蒙蔽,從中共維穩經費超過國防經費這一點來看,這一政權已在無比的恐懼與慌亂之中,正符合「日暮途窮,倒行逆施」的古語。余英時的評述是針對台灣政情,但顯然同樣適用於香港。

不可不察的是,香港無論是30年前的百萬人示威,還是30年不間斷的六四遊行、維園燭光集會,反共、恐共並不是主題、不是初衷。對民主的聲援、對自由的追求、對人道的關懷、對屠夫的控訴,才是港人的心聲,這個立場不因身份認同的改變而改變,這份熱情不因地域親疏的改變而改變。回到這個基點,無論是因身份認同或恐共而與中國切割,還是因反共而堅持聲援中國民運,都可以走向合作的道路,尤其在中共、港共加快推進送中惡法的今日,悼念六四的聲勢、力量壯大一分,推倒惡法的聲勢、力量就壯大一分!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