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01日

讚傘運發起人勇於承擔

白夏上月26日現身香港,參加六四遊行。讀者提供圖片

白夏認為,香港的雨傘運動就像當年八九民運一樣,啟發了新一代的年輕人,讓他們知道民主需要努力爭取。與之不同的是,香港佔中運動的主要發起者留在香港,選擇了承擔。

「雖然佔中三子被香港法院判刑判得比較重,但我還是覺得,在香港的法庭被告人有發言權,他的律師也能夠發揮作用,要是這發生在中國大陸,情況會完全不同。香港的司法獨立是比從前少了,但我還是相信法官還是有一定的獨立性。」白夏也留意到了香港4月有13萬人走上街頭,抗議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這個條例引起很大的不滿,上次的遊行示威有很多人參加。今天我聽了香港的廣播,說有一些比較支持中共的人也開始反對這個條例。為甚麼?因為他們也是香港人。」

相關新聞:鮑樸堅持出書 無懼成桂民海第二

信民間力量 對港前途有信心

近年香港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出現倒退迹象,悼念六四似乎也變得越來越困難。支聯會的六四文物紀念館在成立後遭其他業主投訴而被迫暫時閉館;好不容易搬到新的地方後,卻又在開幕前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此次關於六四30周年的會議也必須選擇在台北而無法在香港召開,只因為參與會議的人士如王丹、吾爾開希、封從德等人皆在港府的入境黑名單內。白夏對今次會議無法在香港舉行表示遺憾。

不過,他同時表示:「雖然香港的情況一再惡化,但香港的自由度還是有的。這次關於六四30周年的會議沒有選擇在香港開,那是因為許多參加會議的人不能入境香港,但關於六四的研討會還是能夠在香港開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說一國兩制已經完全結束了。我覺得香港(言論自由)的空間比以前要小,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空間。比方說,六月四號在維園會有很大規模的燭光集會。」

白夏表示,北京當局擔憂香港的民主運動及言論自由會影響到他們的管治,因此才會如此想方設法地控制香港輿論,而為了控制香港輿論就必須控制立法會,必須控制香港的社會運動。儘管如此,白夏仍然對香港的前途抱持一定程度的信心:「香港的司法制度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獨立性,哪怕中共的壓力再大,我相信香港民間社會對於自由信念的傳承還是存在的。」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