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5月2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壹週刊:
直擊健身中心𠱁買會籍 
押客過數逼拍片

剛投身社會工作的苦主,稱被Z Studio騙去5萬元,是她所有積蓄。

今年4月消委會罕有點名批評四間健身中心,涉嫌以不良手法誘騙市民簽約購買會籍。然而,譴責之後,騙案似乎未見平息,更有日漸猖獗之勢。

一位剛畢業的苦主向《壹週刊》表示,被位於西洋菜南街的Z Studio健身中心哄誘,簽下會籍合約,再被職員「押送」至自動櫃員機過數,事後更被要求拍攝影片,於鏡頭前承認是自願簽約方獲放行。現時有30多名市民向區議員求助,涉及金額約200萬港元,由於職員事先取走合約和過數單據,區議員指警方或海關難以立案處理,變相求助無門。
記者:曹 雨 
攝影:善 也

被消委會點名批評的四間健身中心分別是位於旺角西洋菜南街的S.M.L Studio/T.I.A. Studio、Fitness Express Company Limited、A Plus Fitness,以及位於銅鑼灣的Legend Fight & Fitness。根據Z Studio職員派發的卡片,其電話與Fitness Express Company Limited之電話完全相同,登記地址同樣是萬高商業大廈。

記者親身前往Z Studio放蛇直擊推銷過程,約下午4時,已有數名健身中心職員在街頭到處截停途人。當記者途經萬高商業大廈,馬上有一位女職員截停記者,遞上一張寫有Z Studio字眼的泥黃色卡片,並以「幫幫手,做完這一單就可以了」哄記者上樓,其間並未提及Z Studio是否健身中心。

進入中心,可見數部健身器材,亦見到有其他職員正向市民推銷。未幾,女職員隨即離開,轉由另一位職員推銷,並聲稱會贈送一個免費的身體檢查給記者。做完身體檢查,再轉由一位聲稱是健身教練的男子為記者分析身體狀況,並帶記者進入一間小房間繼續推銷。

遮掩內容 哄簽九萬元合約

為了說服記者,他不惜以私人照片示範健身效果,其間男職員拿出一份文件,但遮掩內容,沒有顯示價錢,只催促記者:「一係你簽咗先。」被推銷接近一小時,男職員見未能成功,決定改變戰術,由一位女性職員以溫柔聲線繼續推銷:「你擔心甚麼呀?健康都很重要的。」由於記者堅持不簽署任何文件,最後才能安然離開。

然而其他苦主卻沒有如此定力。一名苦主接受《壹週刊》訪問時表示,被Z Studio員工截住並勸誘進入健身中心,被纏擾了近一個多小時,由於急於脫身,在壓力之下說會考慮一下,職員馬上拿出三個方案,事主當時隨便選了一個:「之後他就拿了一份文件過來,但沒有說是甚麼,我也沒有注意,然後他只是說這裏要簽名,我就跟足指示簽名。(簽署後)他鬆開手,我仔細看那份文件,才發現原來這份是合約。」

該份健身合約的金額九萬多港元,事主剛畢業出來工作,沒有多少積蓄,她憶述,當時立即表示未能支付九萬多元,職員竟先扣留事主的背包,並要求另一位職員帶同事主去自動櫃員機,拍攝一張戶口結餘的照片證明事主真的沒有足夠金錢。當職員看到事主戶口只有五萬港元,馬上聲稱可以轉一個一年五萬元的健身方案,要事主即時過數,完成後職員馬上搶走過數單,更要求幫事主拍片,於鏡頭前承認是自願簽約:「當時有六、七個職員,其中一個拿着手機拍片,幫我簽單的職員就站在我身邊,問我是否自願……其實我第一次拍片是不行的,他說我沒有笑容,然後他就要我拍第二次,我當時真的很害怕,所以就完全跟着他的說法。」

苦主的年齡大多介乎18至26歲,入世未深,由於職員取走合約和過數單據,付款方式通常是直接過數或轉賬至職員的私人戶口,又要求事主簽下聲明或拍攝影片,承認自願簽約,令執法部門難以立案,追討亦非常困難。除了Z Studio,亦有苦主表示被另一家同樣位於旺角的S.M.L Studio騙去金錢。

「消委會冇用 報海關都冇用」

S.M.L Studio早前被消委會點名譴責,投訴更達99宗,是被點名批評的四間健身中心之冠,然而這間健身中心依然繼續開業,一位聲稱被S.M.L Studio騙去17.2萬元的事主表示,S.M.L Studio的員工態度極為囂張:「他不斷說我犯法,又說可以在小額錢債審裁處告我,又跟我說消委會沒有用,報海關也沒有用。」區議員袁海文近期收到不少市民求助,他認為,海關舉證甚為困難,執法阻嚇力亦不足:「當消委會點名,海關執法後,都仍然有如此多投訴和苦主……現時的執法和冷靜期的規管,保障消費者都是十分需要的。」

記者前往兩間健身中心對質,Z Studio的職員只表示負責人不在此處,S.M.L Studio職員亦聲稱負責人尚未回來,但提供了一個聲稱是負責人的電話號碼。記者隨即致電負責人王先生,他態度極為冷靜地表示:「其實你們所說的個案,有一些我相信已經報了海關,或者已經交給執法部門處理,這方面的事我亦不便透露太多。」

他亦承認有職員為簽約者拍片,但聲稱這只是行業的既定程序:「我以前在大公司工作過,很多大公司不是簽完合約拍片,而是商討過程已經有拍片。」被問到消委會指S.M.L Studio極不合作,拒絕調停,他暗示消委會處事不夠中立:「如果(消委會)肯略為以宏觀,或者中間的方式去處理,我相信不會有這麼多公司不理會它。」

眾多苦主求助無門,大律師陸偉雄建議,以集體的形式報警會更有說服力:「自願,可以在不清楚情況下自願,可以誤導了你,因此你才接受,因此你那時的自願是可以推翻的,如果苦主有10至30個,明顯不是個人懦弱的問題。」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