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7日

逃出香港,控于大邦 
專欄作家 - 古德明

五月二十二日,旺角民變案被告黃台仰、李東昇獲德國庇護消息轟傳;香港長官鄭月娥不得已,厚顏召見德國駐港署理總領事,抗議「無理損害香港法治的國際聲譽」,中共外交部也抗議德國「干預香港事務」。其實黃、李之獲庇,中共去年就知道,只是阻撓不遂,當時卻不敢聲張,怕新香港「法治」的國王新衣為天下笑,只恨黃、李不與他們方便,把事實公諸於世。

而「損害香港法治的國際聲譽」者,也不只是鄭月娥政府所謂「不察實情」的德國。據香港大學五月二十一日公佈的民意調查結果,市民對法治的評分,以最高十分計算,只得六點二分,是香港易手以來最低;法律界中人成立的法政匯思,上月十一日也發表二零一八年度香港法治報告,謂香港「法治環境風雨飄搖」,當局要不要辯說香港市民以至法律界都不了解「實情」。

最近幾個月,鄭月娥攻府為求火速修改《逃犯條例》,代中共大開抓人之門,不斷說條例不改,香港將成「逃犯天堂」。新香港有多少逃犯,不得而知;但瀆職、貪污疑犯,的確視此地為天上人間,否則鄭月娥政府怎會抵死不肯修訂《防止賄賂條例》,唯恐行政長官都受條例監管。

無論如何,新香港有梁振英者,任行政長官期間,收取澳洲財團UGL重金,秘而不宣;有周浩鼎者,任立法會UGL案調查委員會副主席期間,制訂調查範圍,竟與被調查的梁振英私通;有陳茂波者,任發展局長期間,主持東北發展計劃,涉及家人利益,卻隱瞞不報;有馬時亨者,任鐵路公司主席期間,鐵路建築偷工減料,被揭發後,還獲鄭月娥政府表揚「任內成就」;有鄭若驊者,任律政司長期間,竟以私人律師身份從事仲裁案件,秘而不宣。這些大人先生不但不必受貪污、瀆職審查,還有名譽,有地位。新香港怎麼不是他們的天堂。

至於民主派,則非「法治」不可。且不說佔領運動、旺角民變等大案,只說社會民主連線主席吳文遠,二零一六年向梁振英擲一片臭魚三明治,被法庭判囚三星期,最近上訴脫罪,律政司竟然再告到終審法院。他們這樣苦心建立「法治的國際聲譽」,德國卻似乎不大欣賞,難怪鄭月娥意氣不平。

春秋時,晉獻公受驪姬唆擺,要殺兒子重耳,重耳就四處逃亡,「至齊,齊桓公厚禮」;「過宋,宋襄公聞重耳賢」,也厚禮相待;後來,重耳更獲秦穆公庇護,直到晉國變天,歸晉即位,是為文公(《史記》卷三十九)。不是晉獻公無道,重耳怎會逃亡外國;不是國際上能主持正義,齊桓、宋襄、秦穆怎得名列春秋五伯。

中共詆人「向外國勢力乞援」之前,最好讀讀我國的歷史,還要讀讀我國的《詩經》:「我行其野(我跋涉荒野)……控于大邦(要向他方的大國訴不平)……大夫君子,無我有尤(請勿以此為非)。」德國可謂今之大邦矣。

古德明
專欄作家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